查看: 234|回复: 8

微刊【当代分行】05期 大诗界论坛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5 19: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6-26 05: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老师辛苦!转发。

点评

谢谢哑哑总版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6 07:47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07: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19-6-26 05:49
天荒老师辛苦!转发。

谢谢哑哑总版关注!
发表于 2019-6-26 09: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兄点赞!


编安!

点评

见不到完全的[当代诗词]和[当代诗歌]版本,看来做成刊中刊很难成立。 天荒老师的编辑范围很广,《大诗界》一月一期的节奏是跟不上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 22:41
发表于 2019-7-3 22: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见不到完全的[当代诗词]和[当代诗歌]版本,看来做成刊中刊很难成立。

天荒老师的编辑范围很广,《大诗界》一月一期的节奏是跟不上的……

发表于 2019-7-3 22: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代分行]、[当代诗词]确实是天荒老师的一个编辑创意。
发表于 2019-7-3 22: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代分行】05期
大诗界论坛诗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一朵花枯萎的边上
◇ 卢兆玉

一朵花枯萎的边上,
除了一朵花,
还是一朵花,
她枯萎了我的目光。

但她枯萎的边上,
可以衔接得更广——
比如崇山,峻岭,
比如流水,海洋,

比如更多的诗人,
更多的诗行,
他们一一的排列开去,
枯萎的花远了……

人们的眼前,
将重新一亮。

但我,
还是记住了那朵花:
她的枯萎,
她的孤独,

她的无助,
她的没有泪水的哭泣,
她的无声
而又无息,

她失去了滋润,
太阳是她的毒焰。


收获马齿苋
◇ 山城子-李

黔中
界首铺的农家朋友
虽小我们几岁
也已古稀

就在他们家门侧
的田里
生长着这种野菜
不认识

我们去年发现的
已然打药
太可惜

今年先下手为强
都帮着讨
足足洗了
一盆

一盆的朴实  友好
一盆的
情谊

儿时的口味
故乡
辽西


又想起浮生
◇ 孔祥忠

青浮在水面。微小的波动
让山动感起来。那些树,不光是树叶
连树干都在随云彩飘动
鱼儿上树。胡须,在变黑
惊吓了鸟儿。它飞翔,无落脚之地
它无法飞出水面,波澜的密度
--水分子在挽手。
水底下的石头,光滑得无法爬上
沙滩。小龙虾游动
不如说是,随波逐流。水草比
山上的草更幸福,它享受着
水,空气和阳光的三重营养。
人海里,枯黄的草,在一天天
幸福地老去,不再忧郁和焦虑


泰 宁 印 象
◇ 哑  榴

每一座山
都是一个奇迹
每一道沟
都是一个内心的传说
每一次相遇
都是一段不老的奇缘

当海耸立成山,山裂为缝隙
山溪变成湖泊
山裂扩大成山峽
山岩上石洞星罗棋布
写满丹霞传说
省咯了多少山崩,地陷
惊世一瞥

古河涛声澎湃。犹闻于耳
旧迹只如鬼斧神工,令人无限畅想
一场山洪仿佛只在昨天
印迹仍留在尚书第半壁老宅
汉唐古镇,两宋名城
隔河两状元,一门四进士
金溪岸上,风水轮卷动
好山好风好水
一代一代,人杰地灵


爱情狂语
◇ 彭三县

我在失意的希冀中遁入石头,如遁入永恒的天空,
我衍生着雷电,雷公电母腾开他们的宫庭,
且由我灵魂的存在,处处拯救人间的痼疾和不幸。

我——来——了——!
一切都那么倥偬,又那么清醒。

瞎子看到事物,如我降生时目睹光明,
聋子听见声音,如我断脐时耳闻赞颂,
哑巴亲昵语言,如我咿呀时自封乳名。

我来了!像我的生命死亡着诞生了!
——这是我最隐秘的最伟大的爱情。

我在沉寂的骚动中遁入石头,如遁入纯洁的天空,
我衍生着风雨,风伯风师收起他们的行踪,
好让我新锐的出巡,事事布道唯美的思想和言行。

我——来——了——!
一切都那么珍重,又那么高迥。

贪婪皈依高尚,如我染指时得到灌顶,
浮躁看好平静,如我焦渴时接受清泠,
悲观感谢乐观,如我梦破时实现美梦。

我来了!像我的生命死亡着复活了!
——这是我最隐秘的最伟大的爱情。


麦收三微
◇ 鲁午坡

1

云是自由的
凹瘪的麦不会怨尤雨的缺陷
初夏依旧记住一片金黄

2

镰刀闲挂南墙
无力捡拾一粒汗珠
麦田始终顶起草帽颜色

3

麦与七七菜一块长大
希望与苦难只隔一道墒
金黄与绿色都沉甸甸的


父亲留守家园,而我远游(组诗)
◇ 冀星霖

一、你在露台喂水

你在露台喂水,像喂食小时候的我
一再斟满彩色玩具水壶,轻轻喷洒

给收留的鹦鹉喂饱水和小米,翅膀长成
打开窗子,它飞一圈还回来,学你咳嗽
给废旧洗衣机里的金鱼添一壶新汲的水
红色的、金色的、黑色的金鱼游得更快
浮起、沉落、左右奔突,并不撞在一起

它们都是你的孩子。兰草也是你的孩子
月季花开花落,每一瓣都是你的孩子
缄默或闹腾。我也是你的孩子,在异乡
学你偷偷长斑纹,当眉毛花白归来
还学你举起玩具水壶,喂养那么多的小孩

二、你在小园栽菜

你在小园栽菜,用桑树围成篱笆
我会像骑在你的肩膀一样,爬上你的树桠

新翻的菜圃里泥土坎坷,蛐蛐鸣叫
我曾在你刨起的土块缝隙中捡拾蚕豆
和绿麦穗一起埋放火烬中烧烤
我还掐断新葱和薄荷,揪起姜娃娃
一股脑儿投放你钓来的鲫鱼汤中烹煮

墙角的葡萄藤与何首乌枝蔓缠绕
仿佛我上小学时,你重述多次的故事中
薛家父子和课本中的李杜王孟血脉相关
我却能辨认出楼上窗台探头探脑的花蓼
等十年养成,还母亲三尺青丝

三、你在林子中采果

你在林子中采果,积攒冰箱深处
说是别处城里吃不到这样纯正的野味

我还着迷你在秋天捡来的蘑菇
梯度均匀的灰色鸡棕,扬起帽沿
洁净的容颜喜气洋洋,像你拨开草丛发现时
男孩子一样满心欢喜;金黄的谷熟菌
扎堆若笑,一时间,整个家园稻花飘香

青苹果喝多了酒,红着脸说远山清岚
野草莓捧腹而笑,跑到松树荫外晒太阳
蝴蝶假装不恋花,飞上高高的树梢
我看见月亮快要圆了,就提前往家赶
不误人间中秋,向父亲分食一瓣苦荞饼

四、你在路口想起我来

你在路口想起我来,念叨我的乳名
像随口嗑一粒瓜子,咔咔嚓嚓

清晨的时候,我从东门走,迎迓阳光
冬天我却喜欢走北门离开小区
寒风正好掩饰我不小心溜出眼角的泪花
是的!父亲,一朵雪花正好撞上腮帮子
凉丝丝,好提醒我留心路面结冰,不再莽撞

我如此健康,双臂有力,迈步从容
拎起拉杆箱离地两拃,不让滚轮发声
怕骨碌碌的响动在你的伫望中偶尔飘荡
我还在举手投足之间,下意识地挺直背脊
怕你发现我些微的驼背,喟叹光阴


给父亲写诗
◇ 秦巴山夫

父亲与草之间的纷争
缘于他的那一亩三分地
他的地里只能生长五谷瓜果,养家糊口
认了死理的父亲
心里再也容不下一棵草
跟草较上劲的父亲
一头扎进大片大片的农事里,深入浅出

除草时的父亲,像一位除暴安良的义士
挥舞着得心应手的家伙什
摆出铲,薅,拔,埋的招势
为他那些称作
水稻,小麦,玉米,大豆,高粱的兄弟
打出一块立足之地

父亲把草折腾得死去活来
父亲被草折腾得腰弯背驼
除草的父亲,更像一棵草
有着一个简单的愿望
活命

当父亲御下繁重的农事
放手人世间的恩怨情仇时
竟与草达成了某种谅解
选择与草毗邻而居


山    鬼
◇ 歌未竟

山高郁郁,草低青青
传说中的鬼
究竟有多美……
头戴花织的环,身穿花织的衣
轻弄朦胧的腰肢
舒展清晰的玉臂
回眸一笑,万物萧条!


天    堂
◇ 陈炜潘


青草爬进山羊
面对着眼前
悬崖绝壁式的生长
渐渐地曲折陡峭

需要多少
小山丘一样的风吹
少不了更多
低洼状态的日晒雨淋
只能向前
只有渐渐的冰冷萎缩

临近人工木刻的宽敞
满嘴肉香
紧贴着人工纸糊的平坦
满肚子甘甜清爽

通向天堂的一条小路
注定更多的山羊
千万亿万
才能铺设出一级级
进入厚厚的云层
天堂更在云层的远方
苍茫无助地
仿佛一叶枯干的草叶
风吹着只会沙沙摇晃

即使搬进千载难逢的皇朝盛世
温度也必须始终零度以下
只取冰冻的效果
确保羊肉短时间内新鲜
羊心纯洁坚定

通向地狱的大道
只须灵魂
因为看不见
摸不着
草只需生长
越嫩绿越旺盛离地狱越远
羊只需吃草
越肥壮越甘甜离天堂越近

什么也不用思想
真理永在牧羊人手中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编辑制作:天荒一隅

出版:2019年6月25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稿   约  ←

作品要求:来稿内容要求格调积极、健康向上,可读性强,自检格律。须声明是“原创首发”。剽窃别人的作品以及一稿多投引起的纠纷,由作者负责。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并附200字以内作者简介、和生活照至少一张。来稿两周内如果未被采用,作者可自行处理。

投稿信箱:kngxz@163.com
投稿微信:ziyewkx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