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7|回复: 4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我的眼里只有光!——光之教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02: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我的眼里只有光!——光之教堂!(摘自百度搜索 并留下连接地址见下)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9&wfr=spider&for=pc

在日本大阪一处看似平常的居民区中,隐藏着当今享誉全球的一位建筑设计师的成名作。

这个仅仅百余平米的建筑,采用了最简单的混凝土材质,整体构架是一个长方体,而最里侧墙壁看似简单的处理,却为它带来了蜚声国际的影响力。

这就是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光之教堂一个十字架形状的墙面镂空,将室外的光源带入室内。

肃穆而立,不禁会想起圣经在创世纪开篇时的记载: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光是将万物有别于混沌的初始力量。因为光,这个星球有了绚烂色彩;因为光,我们看到了景色的千种幻化。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从燧人氏钻木取火到爱迪生发明电灯泡,从古至今,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孜孜不倦的去追寻着光,感知着亮。

就像莫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 1840-1926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

有人说莫奈改写了西方绘画史的进程,有人说莫奈是个爱妻狂人。

对于前者,历史从来都是后人的评说,身处时代洪流中,谁都无法知晓自己到底对后世会有怎样的影响;对于后者,如果你知晓他在妻子卡蜜儿去世的三年前就已经和第二任妻子羁绊在一起,又该如何评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创作中的莫奈在我看来,那个留着大胡子、据说性情很温和的男人,情爱于众人而言是自己的私密,并不需要一次次在谈及他时被拿出来大书特书。一个在暮年乐见山水的老人,也一定没有世人所认为的什么改写历史的野心,他更像西方美学史中的一位隐士,一朵绽放在空谷中的幽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Impression Sunrise莫奈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被视为印象画派的代表作他说:我想用一种鸟儿唱歌的方式画画。

这句话在东方用一个词来总结就是——写意。

不过和东方写意不同之处在于,莫奈所追求的是对光的写意。

蒋勋在谈到莫奈时说:在莫奈的世界里,没有单纯的颜色,他的颜色是一种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Water-lilies如果你只单独看一幅日出或者睡莲,或许对蒋勋的这句话还是懵懂于心的。但是如果你看过莫奈的24幅干草堆、30多幅鲁昂教堂以及93幅睡莲系列画作的话,你一定会理解,为什么颜色是一种光。

莫奈追求的从来不是精准的结构、精细的轮廓,他所热爱的是对光的呈现和表达,他用他毕生的时间去描绘着那旁人画不出的空气美,他用他的热爱向百年后的世人传达着曾经教堂前的巍峨庄严,曾经日式花园中夏日的清风,和荡漾在水中的波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莫奈和他的日式花园这座桥和桥下的睡莲是他画中的常客曾经的追光少年,随着时光流逝早已隐匿于光影中,而他留下的画作,除了被后人标榜出一个美学派系之外,还在向人默默传递着一个信念——专注。

这世间能流芳百世之人大抵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天赋异禀,无论是天资过人还是富埒陶白都在此列,他们有的是资本;

一类眼光独到,他们可以洞悉时代洪流的走向,提前掌控自己命运的船桨,他们有好的机遇;

一类精诚所至,在他们的人生中,天赋和运气或许都不是最好的牌局,但他们却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专注。莫奈就是这一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The Walk, Woman with a Parasol诺贝尔奖获得者Herbert A.Simon曾经提出过一个刻意学习模型,后被人们整理成为一万小时天才理论:一个人在一个固定的领域投入一万小时,就可以成为这个领域的天才。

而这一万小时的积累如果不依靠专注,根本无法达成。

如果不是专注,有谁会对着一垛干草堆从春画到冬?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莫奈画过的、各种光线和角度的干草垛如果不是专注,有谁会在视力受阻时依然坚持涂抹着心中的光影?

如果不是专注,我们又怎么有机会看到屹立了600多年教堂的光影变换?

如果不是专注,我们又如何感同身受的去体验那一池睡莲的千姿百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Red Water-lilies专注成就了莫奈,也成就了他所代表的印象派。在全球范围内但凡涉及到西方绘画史的展览,就一定会提到莫奈以及印象派。

假如你现在坐标北京,你不妨可以去清华艺术博物馆去看个展览: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3: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Walk, Woman with a Parasol诺贝尔奖获得者Herbert A.Simon曾经提出过一个刻意学习模型,后被人们整理成为一万小时天才理论:一个人在一个固定的领域投入一万小时,就可以成为这个领域的天才。

而这一万小时的积累如果不依靠专注,根本无法达成。



【阅读感】

专注:使每个人的创作梦想成为可能。诗人也不例外。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3: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感】二


我曾经掩饰白发,但今天我突然发现:那是黑暗中的光明。

当你从满头的黑发中,看见第一根白发时,你在意或者不曾在意,或者下意识的拔掉它……你已经离光明有了可以抵达的距离。

当你的白发越来越多而黑发越来越少,你已经穿越了一片片人生焦虑的黑色丛林,而人生顶层的光辉正以白色呈现——银色的光晕。

在昏暗的光线中,一头银色的白发令人肃然起敬。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3: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日本大阪一处看似平常的居民区中,隐藏着当今享誉全球的一位建筑设计师的成名作。

这个仅仅百余平米的建筑,采用了最简单的混凝土材质,整体构架是一个长方体,而最里侧墙壁看似简单的处理,却为它带来了蜚声国际的影响力。

这就是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3: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乎可以说是我第一次学习贴图。


如果贴图比写字更便捷,那又何必拒绝——一个诗人内心虔诚的表达。、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语言)文字是最便捷的表达方式——在艺术的领域它几乎是万能的,但今天它在速度上显然已经落后于直接而直观的图片……难怪,当下人们对语言的敏感直线而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