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0|回复: 0

[博客] 2018年12月诗歌练笔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5 11: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的说辞

有些日子没有与你见面,与你唠叨,我的亲爱,我的阿哥
这段日子我很寂寞,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让我身心受到折磨
今天,我非常幸福,开启了话匣子与你叙谈
让纷飞的雪花将郁结于胸的思念覆盖浸润
让生黄梅朵的阵阵馨香沁透你我心田!
2018年12月7日


距人间很远

这段时日,我仿佛坠入深渊,于人间遥不可及
我用尽全身解数,冲破围堵和 羁绊
我梦想乘飞速列车越过天堑
我回来了,纵使我仅仅是个南郭先生,
也要混迹冬季的队伍
聆听一首首迎春曲,
2018年12月7日


友情变奏曲

我只想站在你们的旁边,抿嘴品尝你们的蜜甜
心中想的不是钻戒和玫瑰,不是婚纱和红地毯
只想一只手儿,悄悄把我冰凉的手心儿温暖

从不做公主的梦,只想有一个农夫
帮我使牛打耙,让小溪边的竹林
有寒鸦筑巢,繁衍

不求锦衣玉食,只求蓑衣斗笠,将蓬壁妆点
夜晚的米酒,能够醉出几朵云彩
挂上那个羞涩的脸蛋......
2018年12月7日


青春指南

青春将我指引,鲜花,缀满了度过的华年
未曾虚度,心意满满
不一样的青春年华,写满不一样的精彩
填满了曾经的每一帧抹掉的画面
2018年12月7日


星星掉落在泡泡浴里

七仙女思念凡间,趁月黑之夜
悄悄来到九寨沟的五彩池
白雪挂满池边树冠,沉沉甸甸
池里汩汩冒着股股暖流
沐浴着仙女凝脂般的身段
2018年12月7日


好久不见“好酒”见

——感怀与向希、倦客、永祥、向一、牟勇聚会

倦客约定老码头——不挥黄手绢
围坐火炉,无求斋里抿春雪,品梅香
梅花三弄虚空弹
话当年,絮今夕,寄来年......
2018年12月9日21:32:16


多年以后

回忆那些过往
留下墨迹的宣纸早已发黄
落款的印章,成了绛红
更加深沉难忘
2018年12月19日


我将消亡,赶在消亡之前

腐朽成殇,逃不脱的厄运
消亡之前,赶快出土冒芽
让枝叶茂盛,枝干生长
孕蕾开花,结果繁衍
给世间留下遗存
别无他念
2018年12月19日




意欲

至今,未曾就此设下一个梦想
迷迷茫茫的日子
矢箭一样——飞过了蒲公英的团伞
石榴花的红妆,
荷莲的青花骨,撑了又收
银杏的卷边裙幅青了又黄
一头青丝,在雪天漫步
就成了偕老的白霜
2018年12月19日


盲证

我似乎患了红眼病
满眼满眼的红
替代了青枝绿叶,五彩霞光
我仿佛又患了夜盲
满天的星星,刺得我
泪如泉流,扑簌簌将星星和月亮擦出荧光
2018年12月19日


拼接

不想锔那些碎得难以镶拼的碎瓷
无法填满走过的那些凸凹不平的脚印
擦拭不掉淌在心间酸甜苦辣麻的血痕与泪痕
让其散留吧——大漠,荒山,沟壑......
处处都可以作为埋葬他们的坟茔
2018年12月19日


越过黑暗

前面有人擎起了火把
召唤着三岔路口的盲者
向我前行
一群扑火的飞蛾,趋之若鹜
哪怕——前往赴死!
2018年12月19日


明明是他、她、它

是谁,不是谁有何区别
何苦计较
只是——把握好自己
行的端,站得直
我们的书写——只为开心!
2018年12月19日


可以幻想你吗

胖嘟嘟的小脸儿,白生生的藕节儿
吮吸奶头的小嘴儿
抓捏另一个奶头的嫩姜瓣儿
不断蹬腾的那一双小脚丫儿
至今甜在我的心坎儿
2018年12月19日


阳光中的沉默

你一改习俗,不再从晨早到沉落西山
目不转睛,仰视那光芒四射的阳光
我看到了你
——正午时分,背着阳光,
低埋头颅,苦思冥想
做一个叛逆者——谁也未能把你怎样!
2018年12月19日


看不见的邻居

十五年的友邻前年突然卖了房子
听说价格不菲,郊外置一套小居
环境优美,惬意安宁,余款留养余生

如失亲邻,心痛不忍

新邻开始装修
成天敲得噼噼啪啪
从不指责发声,新邻
多次上门道歉
我说“无须,无须
装修,哪能做到悄无声息?”

新邻需要赶在明年夏季入住
让孩儿秋季入学社区名校
——人心都是肉长的!
2018年12月19日


冬日暖阳,一缕亲吻

有些畏寒,迟迟不肯努开羞赧的小嘴
她想听天籁般的轻声耳语,为她哈口温暖
静候,冬日暖阳,迟来的一缕亲吻
她定会欢欣鼓舞,展开舞裙
2018年12月21日


遗落的花瓣

再美的容颜,终会珠老花黄
舞裙,终会褪色,破烂,凋零.....
遗落的花瓣,落入大地荒野
沤烂成泥,熏香大地
2018年12月21日


鲜花盒子里远古的穹音

盒子里的诗页
夹着一枚昔日花瓣
色泽早已不再鲜艳
故事却很清晰
朗朗的诗行
多像昔日牵拉的红绳
缠绵的词语,咿呀着远古的穹音
2018年12月21日


猜想第一天

心急等不到豆煮烂
钥匙转来转去,急出一身冷汗
这间梦想的小屋
怎就打不开门锁,隐藏的故事
读不到开篇

一点不像老屋
隔着门扉,草屋,牛肋窗
还有挂在屋檐的高粱、玉米,辣椒串
一幅丰收的年画
迎面铺展!
2018年12月21日


空房间

这下好了,空空如也的小屋
我早有打算
书屋是我的第一
取名“梧桐居”
我要用悬铃,叮叮当当挂满

还有那间小厨房
定要作出香喷喷的菜饭
酸甜苦辣麻咸要样样俱全

至于那间做梦的小屋
只要能够放下散架的躯壳
让她的梦,用诗词歌赋
将枕席充填
2018年12月21日


打开门,眺望吧

寻找西岭的雪皑
门泊东吴的船帆
远观游人沉浸在如画的风景
你在窗前
将风景录入眼帘,收入画卷........
悬挂在那一面落地窗前
2018年12月21日


谁在浅眠里,驾驶着一首诗

多么想,在浅眠里
梦见你从南国走来
亦如从前,一对目光炯炯,深情的眼

多么想,你头顶白霜,在大雪纷飞的冬季出现
结结巴巴:“白头偕老”
白头偕老——我们终于在迟暮里实现!
2018年12月21日


记忆从黑暗中升起

其实,一些记忆
总是不分白天和夜晚
随一棵小草,一块砾石
一个身影,或者一缕浮云
从脑海里蹦跳而出
虽然画面不再完整
情节却是依然明晰
2018年12月23日


夜灯

还是那么明亮
牵拉的双手,沁出了汗水
夜话,还是那么温馨
耳廓,依然热辣辣的
虽然时代不断更换
那盞夜灯
依然照亮着
一颗温暖的心
2018年12月23日


阴影

旧时的暗疾
自敷自疗,结疤,痊愈
缓慢地从心里移除
留下最敞亮的一幅剪影
2018年12月23日


伤心城市

万万没有想到
梦寐以求的北京
是令我心身汹涌澎湃的都城
当我无数次静静地坐在宽广威严的
天安门广场
望着流光溢彩的天安门城楼
金水桥上耸立的华表
流星般飞驰而过的车灯
心中的豪迈油然而生

当我踟蹰去到后海
颐和园和天坛,地坛
坐落在阜城门外的校园
心里,又不免涌出
擦拭不干的眼泪
2018年12月23日


小可爱

你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时代里降生
红红的脸庞,胖胖的手手和腿腿
多像一个人参娃娃
白生生的藕节

你跟随着母亲,风里雨里
在应该是最和平的时代
却冒着枪林弹雨

露宿车站,街头
顽强地长成了一棵茁壮的幼苗
又早逝在枝繁叶茂的青春
让我心的痛处,无药可医
至今,无以痊愈
2018年12月23日


深呼吸

回忆那些痛,抚摸那些伤
我的呼吸再也不细,不匀
时间一晃20年
依然忘不掉你的猴皮
你的乖巧
你脆脆朗朗的读书声
还有你对父母,公婆
姊妹和孩子
细致入微的一份份深深的爱心
2018年12月23日


迁徙

不仅仅是住居
跳跃式回忆
那些零零碎碎
是如何一步步跨过了漫长岁月
走到如今
深深浅浅的脚印
都是那么沉甸甸的
留下一个个难以忘怀的故事
如今,想要回收,码子,书写
岂止万里长城
2018年12月23日


婚礼摄影师的奇遇

那天,一对缺了牙的伉俪
牵手走来,要我为他们设计一场
补办的婚礼
原始,老套,陈旧......历久弥新

翻箱倒柜,找出一幅对襟小夹袄
挑绣,福寿安康
女式的棉袍,猩红热烈

根本无需导演,两个老疙瘩
自然天成的深情
让我的奥巴斯
喀喀嚓嚓
风也似的扑捉
那些深情余光里的远古回忆
2018年12月23日


雏菊&野玫瑰

相得益彰,开在旷野
开在我的心里
雏菊安于路边荒坡
低头沉思,与路边的小草儿和睦为邻
色彩有黄,也有红、粉.....
来者不拒,任人采撷.....

野玫瑰喜欢依徬山坡
与荆棘为伍
喜欢用艳红照亮路人的眼睛
浑身长着芒刺
严防侵犯,极力捍卫着自己的爱情
2018年12月23日


守夜人

早已守得油干灯尽
将鲜活守成枯槁,将彩色守成黑白
依然不离不弃
有灯,无灯,依然没日没夜
对着墙上那个小相框
呢呢喏喏,蠕动嘴唇
叨着说不完的絮语
2018年12月23日


最后十天

截至今日,最后十天已经只剩八日了
2018即将与2019告别

2018——一个多么不平常的年份
改革开放40年
新的征程即将从零再开始

告别了票证,告别了蜗居
告别了曲曲弯弯蒙昧的探寻......
2018年12月23日


你好,圣诞

一个西方的节日
好与不好与我毫无关系
仿若青柠的歌词
只适合年轻人哼哼唧唧

我喜欢守在清明和除夕
怀念先祖的英灵
盼望来年,能否带来好运
2018年12月23日


我为什么感到悲伤


我不应该总是感到悲伤
风干的眼泪早已成为过往
故事可以挂肚牵肠
回忆将随着返回键
沿着来路欣赏旧时风光
用现代化的三D予以录制,循环播放
2018年12月23日


无人接听

无论高科技字码发达,阴阳之间
也是不通讯息

拨打的电话当然无人接听
还是改用字码录入
找一个合适的时间
用诗篇,铸就冥纸上的钱串
在你坟前烧钱化纸
2018年12月23日


雪落在草坪上,应该是欢喜的吧

青青的小草儿,一直等着,白头偕老的那一天
等得心涸身枯,须发黄灿
你始终隐身不见

今日,姗姗来迟,带着
铺天盖地的白白的大绒被
圆了梦幻
好暖啊,好暖
从此,我们将一起
在这床大冬被里
白头偕老,白头偕老
长睡,冬眠,不再醒来......
2018年12月25日


夜与雪

你是趁夜黑偷偷来的
悄无声息
把我的棂窗用一帧帧冰花妆点

春日图画,春歌缠绵
为我驱走冬日严寒
2018年12月25日


阳光的味道

带着一丝丝微寒,一缕缕温暖
融不化冬雪,催不开春花
还有板着凛冽的威严

草儿用生黄的躯干顶礼膜拜
腊梅用馥郁调制射线
红梅,白梅暂时三缄其口
只等——吹响冲锋号的那一天
齐刷刷展开笑颜
2018年12月25日



嗨,朋友

我们相距很远,也不知道是女是男
经纬和时差,都是沟坎
与文字结伴而行,与逗句相依相伴
穿行在字里行间,尽显舞姿
你唱罢来我登场,友谊连绵,连绵......
2018年12月25日


失落的馈赠

压根没有失落,将其里三层外三层
裹得实实严严,从来不让人发现
自个儿也不轻易翻看
那些墨迹,虽然已经有些变淡
字句却依然热气腾腾
泛着青春的热血
昔日的容颜
2018年12月25日


素履之交

此生,与你结下不解之缘,是我之福份
不想你为我开出木棉和玫瑰
也不求你为我结出芒果与荔枝
只想与你一道,踩着一路砂砾与杂草
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此生,笃定要和你走在一起
直到把我送到一处荒无人烟的静地
灰飞烟灭......
2018年12月25日


万物静默如迷

解不开就不解
猜不透就不猜
包括一些古墨与古迹
永远不要去动一抔土,一棵草
打扰她的沉默与安宁
2018年12月25日



点点滴滴

不计细微,藐视渺小
蕴含的能量,可谓千钧
善于珍藏
一些渺小,一粒点滴
以滋润行将干涸的思绪
2018年12月25日


目光映像

不要被表象所惑
潜心,觅想,寻其本真
彩衣里也许裹着骷髅
绣花枕头,也会裹着败絮
褴褛的衣衫里
也许有珍珠般闪亮的启明星
2018年12月25日




“不羡神仙不羡仙,山水为林君作伴”
是我最喜欢的诗句
也是我步所不达的山巅
那就脚踏实地,踩着砂砾
在荒凉的戈壁滩)
一步步跋涉
把一幅风景画遥望,远观!
2018年12月25日


美棠

差一点就把你误认为
以《棠湖》命名的千万枝海棠
以及成都的府南河,浣花溪和人民公园......
只开在一年一度的三月天

原来是你用60年的思念
描绘的18册心灵画卷

何止一个甲子永不褪色
给世人留下的鲜艳
超然于天物与纪年
2018年12月25日


梅子青时

行为举止也是生涩的,懵懂的
喜欢在墙角边斗蟋蟀,捉蚂蚁
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一些傻呆傻痴的话语
直到长大醒事,才感到窘迫
面红耳赤直抵脖颈
其实,有什么要紧啊?
“童言无忌!”
2018年12月25日


薄荷微光少年时

“童言无忌”,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都属年少无知
不过,那些烂漫与天真
童言与童趣
再也无法演绎
2018年12月25日


蓝色马提尼

你是何种宝贝
让一个老妪如此陌生
是该染染苍老的白发
磨磨锈蚀的脑筋

换一换那一副老土罐土碗的酒具
把舍不得开的那瓶
孙儿从加拿大带回来的冰葡萄酒
用蓝色马提尼,斟杯,畅饮
2018年12月25日



说一点酒话,唱一首情歌

此生,第一次畅饮
味道特别爽口,别有滋味
从小失去母亲的孙子
磨难,早熟,让他成了速生速长
成了一根梁柱,顶着尘世的风雨
展翅打拼!
心中的痛楚,一口抿吞!
2018年12月25日


气球、彩条、奶油蛋糕

都是少儿的喜爱
童心未泯的老疙瘩
今天也打心里欢喜
2018年12月25日


只爱陌生人

也许如面前刚刚铺上的一张白宣
将节奏和韵律任意挥洒
随类赋彩,迷醉于形似与神似

还可以,龙飞凤舞
留下题跋与拓印.....
2018年12月25日


尝试即虚妄

青葱和稚嫩早已远去
我已无计可施
检索三千汉字,盘活格律与修辞
咫尺之幅,聚合千树万树梨花
千山万水,越篱墙,穿幽径
轻扣——那扇石狮守着的老宅门
2018年12月26日


每一台飞行器,都是期望

我想用弹弓,越过高高的院墙
给你送一封鸡毛信
端端地挂在你的格窗
不知你能否及时读取
我知道,那确实太过原始

还是借助微信给你留言
或者与你直接语音、视频
希望你选择接听
2018年12月26日


沾水的记忆

夜雨打湿了我的枕席
芭蕉的泪嘀嗒一夜,不停瞬息
直到清晨依然牵麻掉线,哭哭啼啼
湿漉的心,还在梦里浸泡
落在纸上的慢词
水花四溅,将一张生宣
润得湿漉漉,水淋淋
2018年12月26日


衰颜

行至暮年,渐老渐衰的肌体
无可抗拒
雏鸟的歌,回响耳畔
石榴花开过,果子里
塞满的故事,依然亮晶晶、蜜蜜甜
青皮裹着的核桃仁
一旦剥开
满脸的沟沟壑壑便会显露无遗
2018年12月26日


狂想曲

喜欢蒙族的踢踏舞,更喜欢羌、藏的歌庄
那份威武与雄壮
总会让我丢掉矜持
围着篝火,手舞足蹈
将脸蛋儿着上羞羞的酥油红
忘乎所以
2018年12月26日


逆水寒

不忍回顾那些过往
太过凛冽,太过严寒
让她沉入海底,潜藏深渊
永不打捞,浮出水面
坐井观天,任世风云卷云舒
高挂蓝天
做一尾暗河里透明的小鱼儿
将过往看穿
2018年12月26日


刺猬的孤单

用万般无奈,将一身的毛刺紧裹为团
躲避强敌的进犯

一个守望者,将岸栏磨出木纹
也未看见那只不知何时返航的船帆

寒冬已将河面冰结
那双扶栏的双手
已被冻疮布满......
2018年12月26日


雪来不来,你已经来了

盆中之都,难见雪之一面
你的肆虐,遍布地北天南
确是难以翻越围堵的屏障
进入芙蓉锦官

只有你的寒气,偷偷侵袭
芙蓉城的夜晚

银杏将金绣的叶片
铺满大街小巷,科大校园
游人如织,迷醉于那片金黄金黄的地毯
我也曾忘情地飞跃在科大校园
迎接你的不期而至,带来的惊艳
2018年12月26日


从秋天到冬天

从一条金光大道徐徐走过
道路越走越暗
仿佛用芊指
从龙头抚到凤尾
声音渐变

那又怎样?
秋走了,冬来了
离春天就会不远!
我会在严冬里
静候春的呐喊!
2018年12月26日


慢调子

你行色匆匆的脚步,在我心间嘀嗒嘀嗒猜出了响板
那份急迫,那份慌乱,这隆冬肆虐的刀剑
你让我有何心情
哼出那些咿咿呀呀的慢调
让霜风减速,冰雪化软?
2018年12月26日


凉风有幸

在冬至的羊肉汤锅里
享受一丝温暖
在这个节气里
冬阳,也寻机爬上了
灰蒙蒙的雾天
给萧瑟的冬,平添一丝温暖
2018年12月26日


美人在骨

一身景泰的绣花旗袍,修出了你的瓶景
声声琵琶,扣响了盛珠的玉盘
轮廓分明的跳色滚边
把你亭亭玉立的骨感
隐隐凸显
美人在骨,也在裁缝匠心的针头麻线!
2018年12月26日


春天回到梦里

盖因昨夜冬日暖被?
我竟一觉睡到九时十分
一场酣梦,洋溢着暖暖春意
花间蝴蝶找不到落点
鲜花儿朵朵,举着花伞
等待蜜蜂儿前来采蜜
忙乎乎吃过早点
白生生的小发糕,犹如荼蘼花
香艳艳的骨朵儿,糯香若蜜
2018年12月27日


无涯

难得在冬季,看见湛蓝的高天
那丛三角梅如冬日焰火
温暖了我的诗情
望着万里晴空,朵朵白云
陡然间成了一只雄鹰,在白云间穿行
一只蜜蜂儿,在花丛间寻找
一首诗的诗眼和结语
2018年12月27日


断裂

时过九点,太阳还不肯露出笑脸
灰蒙蒙的城市,车流高峰逐渐减缓
我刷了老年卡,坐上空置的敬老座位
准备去一趟水街
看看冬季不敢出门的木斧老

车内开着暖气,暖身暖心
当我一出车门,凉风便直抵背心
收紧围脖,快步前行
用体热驱赶寒冷.......
2018年12月27日


雪落肩上

那是六十年前的经常遭逢的情景
你总会用一双大手,为我拍打,拂去
再大的雪天,对于我们都毫不畏惧
偷偷溜出校园,去到离校远最近的地坛公园
两颗心热,催开了梅朵,暖化寒冷
2018年12月27日


没有目的的抵达

那时,我们如一对稚嫩的春雀
懵懵懂懂在冬季里觅食
饱尝一段刻骨铭心的甜蜜
谁也没有防范
偷猎者不轨的眼睛

被棒打的一对雀儿
南北分离
一曲隔世孔雀东南飞
没有新的填词,遥无归期
2018年12月27日


六十年

整整一个甲子
完完整整诗歌轮回
如历三生三世
你已老去,我也步入霜期
时间永远不可能倒退
退到我们遥远,温暖又寒冷的北京
泪泉早已干涸,泪管也已阻塞
我再也挤不出太多的眼泪
而滴在内心的泉流,依然汹涌澎湃
落在纸上的杂章,断句
需要费力组合,排列整理
2018年12月27日


抽离

煎熬而过的六十年,让我们步入暮年
你过早地离世,我想,你并不安宁
那是由于我的过分牵挂
不经意间,会时时打扰你的安眠
我的唠叨,唯有与你一人倾述
但愿神灵能够赋予你一份感应
让一份旷世之念,如太极图腾,
首尾相连,阴阳相继
2018年12月27日


过分美丽

在我看来,怎么也不算过分
一种原滋原味的“土老”
淡雅得无杂
平淡得无奇
沉默得无语
就是如此,却超过了世上
用所有元素晕染与粉饰!
2018年12月27日


一个人的绝妙宇宙

喜欢独处,哪怕身在嘈杂的客厅
公交,地铁.......
也总能够把心收回来,收到字里行间
收到一首诗歌里
独自吟哦,低吟
唯有你,能够使我
在一个绝妙的宇宙里
畅游太空
深潜海底.......
2018年12月27日


阳光中的安宁

我喜欢在阳光中
听风,听雨,听鸟鸣
听森林合奏,竹林潇潇
山涧,小河,流水潺潺,湲湲
喜欢眼观
黄沙飞舞,白云悠悠
夕阳照耀湖海
粼粼波光
交响合鸣
让我在阳光的宇宙间
享受心的安宁
2018年12月27日


草香

那是家乡的味道,母亲的味道
许久许久没有闻到家乡和母亲的味道了
自从农村实行集 镇 化改造
我家的茅屋就成了回忆
竹林盘就成了梦想
酸酸草,马鞭草,马齿苋......
全部成了心中的想象画
香气,却一直弥留在我的深深的记忆里
2018年12月29日


草莓之夜

草莓喜欢在夜间将蜜汁密醸
更喜欢用蜜汁灌满心房
着艳浓妆
等候朝阳打来射光

等你提着蓝儿前来采撷
逗你垂涎欲滴,情不自禁
亲吻——那颗砰跳的心房
迷醉他乡
2018年12月29日


白纸黑字

还留在旧时窗棂
屋顶茅草,牛肋。房梁
袅袅炊烟,小溪,土路旁

草泥脱落的泥墙
竹编的经纬还是那样密实
却敌不住古老的故事,穿透篱墙
落在那些坑洼不平的地上
黑纸白字,依然在我心间闪闪发亮
2018年12月29日


诺言成为虚影

一诺成谶,仿佛早已成为过往
丽词,早已生满鹦鹉羽翅,绿绿的彩妆
光怪陆离的霓虹和高科技合成的混响
哪有马王堆的编钟
声音醇厚,深沉,悠扬
发黄的残卷,永远遗存着
抹不掉的昔日的墨香
2018年12月29日


永远不会凋零

一场雨夹雪,昨天来了
今日依然在蓉城肆虐
锦官——森森柏香
面对雨雪,依然挺拔傲立
雨雪,停不停,走和驻留
他都将拥抱青翠
永不凋零
2018年12月29日


零度以下

原以为,成都的温度
再冷也不会低到一个负数
昨日,他却敌不住北雪侵袭
到了零度以下

我也体验了,负数的寒冷
雨雪刀刮
可我的体热
最终,还是将负数融化
2018年12月29日


盐的代价

麻辣鲜香再也引不起味蕾的兴趣
那些不咸不淡的日子
却在记忆里历久弥香
虽然早已成了虚幻与梦想
2018年12月29日




我知道你的城府很深
心平如镜
隐居深山,不想听见世上那些嘈杂
也不愿有人
扔下石子和砂砾
打破你已经尘封的心......
2018年12月29日


平凡的一天

一早起来,换尿片,穿尿裤.......
打理老伴洗漱
固定的自熬“八宝粥”
冬菜肉馅,水蛋,荞面馒头,豆腐乳

先生和着八宝粥
吞下那些日日不得或缺的降压药......
而我呢,依然日日打扫,日日人会打脏的
一间间小屋
然后,才能够开电脑,敲键盘
记下日日的流水兼鸡零狗碎的杂物
2018年12月29日


沉闷日记

日子总是一天同似一天地度过
日记也如蚂蚁
成天出出进进,忙忙碌碌
今天收获的是一枚菜叶
明天找到的却是一粒枣核
或者一根啃光的排骨
没有鲜花和爱情的日子
沉闷得日记想翻墙从
断壁逃出!
2018年12月29日


我对世界熟悉已久

世界,犹如幻化无穷的万花筒
奇花异草,珍禽异兽
造山运动形成的奇异地型与地貌
只能在“人与自然”观看
微信分享——一些凤毛麟角
谁能说“对世界熟悉已久”
2018年12月29日


陡峭的山坡

昔日,易如闲庭信步
如今峭如如珠穆朗玛
只能遥望,无以企及
心未老,腿先老了
就安于山坡下那片草坪,或者湖边吧
躺下,可以眺望你
与悠悠白云谈情说爱的巍峨的山巅
荡舟,可借助小舟
将木橹当旗杆,留此存照!
——我登上你的山巅!
2018年12月29日


陡峭的爱

一条地球大裂缝
将我堵隔在攀爬的此岸
雪线上的莲花
一年四季扯着酥油嗓,不停呐喊
终也无计可施,越过那条深壑
向悬崖挑战
泪——暗流成河,冰挂前川
2018年12月29日


一些虚幻的

已成心中的壁画
于山之悬崖
水之飞瀑
湖之倒影
柳之水袖
挂在我的残壁
一幅一幅活色生香
点燃心中的灯盏
2018年12月29日


徜徉

徜徉在锦城湖畔
世纪城水天相连
听说你是世界的缩影
只要在里面转上几圈
亚非拉美,便将游个遍

可惜,我无数次路过你的门前
也曾在锦城湖畔,遥遥远观
我怕一旦进去,便找不到回家的路线
2018年12月29日


百媚千娇

我用一幅锦缎
裹了又裹
生怕颜色漏出
染花了一张素白
我愿将那颗素心
留到阡陌爬上山坡
白雪覆盖山巅
一尘不染
2018年12月29日



沉睡的房间

在闹市里沉睡
需要定力,紧闭的北窗
雨夹雪呼啦啦的飞,一丝小小的的缝隙
也会入侵

我在南屋里沉睡
听不见北风
却看见低处屋顶绿化植物
被融化的雪湿得水淋淋
伸出的懒臂又缩了回来
再睡一会儿吧
干脆睡到自然醒
2018年12月30日


重生之舞

喜欢在音乐里散步
舒缓白日劳累的肌体和神经
自舞伴患病不治
便再也没踏进一步豪华惬意的舞厅

有些已经停业,有的旋律依然悠扬
无数次路过,痒舞瘾和脚板心
尽管如此,再也没踢踏一首乐谱
哪怕炫舞腿脚和腰身——由此变得僵硬.......
2018年12月30日


试着属于你

迟迟的,我后知后觉
亦步亦趋
你给了无尽的眷顾
也给了我无尽的温馨
如今,我已经迷恋上你
决计将我的后半生
交付于你
2018年12月30日



苍茫之水

漾漾的沧浪湖
不分昼夜,都在诵读着
杜翁的石壕吏
白乐天的卖炭翁
余光远的乡愁
也会让你胸中荡起连绵不断的波澜
一艘小舟,停在岸边
随时等待,你的篙杆和桨撸
摆渡前行
2018年12月30日


清澈

你的心是透明的
甚至让我数得清水底的沉石和水草
以及其间悠游的小鱼
你的陈年旧事,如天然壁画
清清晰晰刻在崖岸
云霭萦绕其间,欣赏拜读
我把相思豆,结成一串项链
悬挂胸襟
2018年12月30日


不毛之年

我用葳蕤的杂草
为你铺就了冬床与冬阵
我采来荻花与芦絮
为你制作一床暖暖的冬被
我用肩挑背磨捡拾的柴薪
为你生一堆篝火
为一个不毛之年
燃起了暖意
2018年12月30日


不曾抗拒

还有最后一天,多想拉住那枚转动的时针
哪怕稍慢一点,让我凑足一些“银两”
偿还那笔原本不愿拖欠的“秋债”,于年关偿还
让我轻装迈进,一个崭新的年成
2018年12月30日


奈何情深

也许,不该如此滥情
一枚残缺的叶子
不该动不动就去无端联想
一片六角雪花
动不动就对失去的裙摆
痛楚,惋惜
一个模糊的背影
动不动就想借用返回键
回放昔日风景......
2018年12月30日


还乡

异乡流浪经年
忘不掉对家乡的怀念
当锦衣还乡
你可否还是那样一个
青葱依旧的少年
一个黄花盛开的乡姑
将竹林茅屋深深眷恋
2018年12月30日


雨花亭

依然屹立在古墙头的那个转弯
遥望着我的老家
竹林森森的农家小院
烟雾中,仿佛看见了
童年的欢笑
少年的烂漫
看见了父母
成年忙忙碌碌,在那片麦黄秧绿的田间
2018年12月30日


桃花酿

饮一杯吧,为远行留下家乡的味道
走到哪,也不会把风向看偏
记得桃林里,有盘虬的挽留手臂
还有桃花般不舍的容颜
2018年12月30日


怀旧之水

雪依然在蓉城郊外飘飘洒落
城里,却融于半空
我躲在家里,以键盘取暖
消磨年关最后一天多的时间
旧事太过纷繁
只能够捡拾一些片段
打湿纸的一角,留下一些墨迹斑斑
2018年12月30日


动物世界

每日必看的电视节目
现实难以亲眼看见的
可以借助摄影者高超的技术,敏锐的眼睛
艰辛的付出,精湛的技艺.......

动物世界的生存环境,人类难以企及
处处潜伏着危机,又处处充满着
雷同与不一样的爱情与坚贞

动物世界,远胜人间繁花似锦
2018年12月30日


风波

来自蜂飞蝶舞
总让花儿摇头晃脑
迷离眼睛
谁能定下心来
静于茶座,深吸,慢饮
品出人间滋味?
2018年12月30日


余恨

该消的就消了吧
该忘记的且忘记
留下一些美好
如一幅上好的画
可让枝叶上留下几个虫眼
石头缝下晕染几笔泥淤
2018年12月30日


驯化

可训可化就要千锤百炼
可熔可塑
就要舍得刻刀和柴薪
哪怕一堆废物
也要变废为宝
造福自然与人类
2018年12月30日


我们是活在碎屑里的人啊

在浩瀚的宇宙,我们活着的世界
真的细如碎屑,我们也形同尘埃和蚂蚁
连能够发光的萤火虫,有时也难比拟
故此,我们永远不要自觉高大而忽略渺小之躯
2018年12月30日


天堂之镜

在一场虚幻的梦中
我长出了鲲鹏的羽翅
翱翔在太空里
浩渺的太空,犹如想象的天堂
静得浑身发怵
流星从身边擦身而过
就要把我撞得粉碎
我力比天神
小手指一点,力搏千钧
轻如弹指,旋转着飞得远远,不见影子......
梦醒时,我依然似梦似醒,雨里雾里
2018年12月30日


你描述的心疼是什么样子

没历经切肤之痛,难以描述
痛过,又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故此,我打算尽量用一些欢喜
冲刷那些痛楚与疤痕
让其沉渊,陷井,深埋,窖藏
永不开封!
2018年12月30日


凌晨摘下面具

真想沉睡不醒
永远生活在美好的梦幻里
没有邪恶,没有嫉恨
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是是非非
任叶长叶落,花开花飞......
2018年12月30日


就像夏天结束了一样

洗净一身的汗渍
只留下夏花的鲜香
等秋叶渐变
秋风渐凉,等一片秋红
将诗句染上金色夕阳
2018年12月30日


我不在这里

你不要等,也不要感到孤寂
与那盞小桔灯对对话
慢条斯理地翻翻,给你留下的本诗集
我笃信,那么多的絮絮叨叨
总有几句能够让你开心
2018年12月30日


温柔与善待

尽管你的头发已经熬成白霜
你的滚热已冰结透凉
你也不愿打开调色板
将素洁的心儿
染上一丝彩妆
2018年12月30日


蓝色茉莉

今天,要去赴一场约会
选一副绿松石耳坠和胸坠
配上一条猩红的长裙
再穿一双红色五寸底高跟

一束蓝色茉莉
抱在胸前
心中的斑斓,你想象想象
美!还是不美!
2018年12月31日


修行

闭目,沉思,默诵
仓央嘉措的经颂
才旦卓玛一腔高亢
萦绕耳畔
无需掀转那一排排的经筒
带着唿哨的风,会让五彩经幡
飞舞翩跹
2018年12月31日


俘虏星空

我没有信心俘虏你
星空的美,我只在卫星照片和科幻里看见
便做了美丽星空的俘虏
迷醉于星空的浩渺
梦幻般地蓝
钻石般闪亮的星星
2018年12月31日


一号公路

千条万条,早已成为高速
穿山,跨海,越壑......
速度把经纬缩短
将思念,用快捷弥合
2018年12月31日


宿醉

喝一杯应该恰到好处
高原红开了
石榴花红了
芙蓉花粉丹丹的
淡黄黄,嫩绿绿,粉白白
谈吐,优优雅雅,徐徐缓缓
读诵,音韵悠长,铿锵有力
因此,小饮,如此正好,无需贪杯
2018年12月31日


虚构

有否那么一天
我用完了家存的所有宣纸
填满简陋的电脑贮存
心中的那些老故事再讲只是重复
昏花的老眼,可否出现崭新发现
炼就新颖的叙述方式?
2018年12月31日


要死就死在你手里

死在哪里不好。为什么非要死在你的手里
我想死在悄无声息的夜里
或者死在一首没有写完的诗歌里
让一具木乃伊,作为诗歌的尾句。
2018年12月31日


新约,旧约

都在那一沓沓发黄的书信里
履约的人早已离去
每每翻阅一次
都会引起古泉喷涌
按捺不住的叹惋与抽泣.....
2018年12月31日


揣摸

许诺时的心境,也许就是心中的祈愿
未曾想中途会出现变故与不测
你喜欢的川西坝子和森森的竹林盘
早已和你一样,杳无踪影
2018年12月31日


就像女人揉面

过年了,包饺子是大多数地区的习俗
而我的家,应该属于“八大碗”的地区
包饺子只是因为难得的小假
为忙忙碌碌的日子备足一点应急
韭菜、芹菜、蘑菇、木耳肉馅
女婿义不容辞
揉面擀皮当然属于小女
挽起袖子揉啊揉
将一吹就飞的面粉
揉得又绵又软......
手臂和手心揉得又胀痛酸软
至于包饺子的技艺
老妈的手艺,无人可敌
2018年12月31日


坠入云朵

云朵早已一个跟斗
坠入老家的那条大南河
与岸边的小杨柳缠绵悱恻
鸳鸯和野鸭
悠游其间,和谐而快乐
我看见,你在柳岸边
牵手着矜持的娇娥
2018年12月31日


疑心

我怀疑,你对邻家小妹动了心思
滞留在那个竹篱小院
丢魂似的,来来去去
喇叭花已经三缄其口
不再吹奏那首迎宾曲
你依然守着那一串串挂在篱桩上的果籽
2018年12月31日


别,这样很疼

你说,尼亚奇给我留下一封告别信
从此,我们便南北发相(反向?)而行
我求你,别这样好么
你知道,那颗脆弱的心
会忍不住一分的撕扯与针刺
2018年12月31日



弯道

小巷拐弯处,伸出一枝盘虬的桃枝
像是向我招手,也如与我挥别
花瓣上沾满雨滴,瞬息间即将落地
听到了踢踢踏踏响着快步流星
一双手接住了那些欲滴的泪
2018年12月31日


野蛮生长

墙头上的荼蘼
一夜间葳蕤开放

香透了小院,也香透了
一颗跳动的心房
多想你别那样野蛮生长
悠悠缓缓一朵接一朵慢慢开放
2018年12月31日


北极星的泪

那柄北斗,一直在夜空闪闪发亮
为我指路导航
她不是盲者
也不是找不到前行的方向
只是她没有勇气
翻过那道篱墙
2018年12月31日


每一声呼啸里都有一座山庄

曾经在一部小说
呼啸着一个山庄
时间良久,故事情节
早已在脑海里淡忘
现实里,那幢小小的茅屋
唤醒了我对一座山庄的
深情向往
2018年12月31日


给你几个鸭掌

好不容易,你约我去吃串串香
我说我喜欢生藕的脆甜
粉条的滑爽
你却为我要来几个鸭掌
瞎说那嫩嫩的鸭蹼
特别柔嫩爽口,营养胜过熊掌
2018年12月31日


铁拳和白驼山

也许,你仅仅是茫茫大海里
屹立的一块礁石
不羁的海浪犹如铁掌,成天拍打
试图将你湮灭
我真想做一只海鸥
在那块礁石上驻守
繁衍生息
2018年12月31日




你刻意要离开
我有何技何能
将你留下
你浪迹天涯吧
直到感觉精疲力竭
拖着疲惫之躯
自己回归
我依然会一往情深地等待
2018年12月3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