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7|回复: 0

4月的诗3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 06: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军工,抒怀

劳动节前一天,天格外晴好。
梨花,开出一嘟噜一嘟噜的圣洁
军工操场,提示我
这是五十年前来过的地方
海军系教学楼,哈军工
最威严宏伟的建筑,几经变迁
依然屹立于东方都市
船舶工程学院,这牌匾
悬挂出独有的历史沧桑
尽管它的兄弟,早已转战各地
那些火种,军工的长青之树
已梁柱百出,支撑共和国大厦

仰望陈庚将军的塑像
不由你,敬仰之意油然而生
我出生在您的太岳军区
那个小生命,已年近古稀
今天在这儿祭拜将军
思绪已遥寄太行,仿佛
听到八路军号嘹亮
看到抗日烽火熊熊燃烧
而今,你领军的军工科技
已斐然天地海空,国之重器
层出不穷。你该欣慰
世人,包含那些敌视者
都在惊诧,慨叹

2018年4月30日



见证

攀登,群山低下于越来越。脚步
在腊月的日子里跨越。
山冈雪路,跋涉的印迹深深。
拍摄沉降的夕阳,诠释
追求的应有之翼。
见证太阳最大的那一刻,
那殷红血色,那老人般的大心脏。
想必在雪后黄昏的写意,
只有年迈的影人,留此纯真。
落日之魂,在无限好中
续写不了情缘。夕阳
不再回忆,步行者亦不再踏步。
2018年4月29日05:48:15



花约

在城郊远眺都市。黄昏,好时光
在色调的和谐。缤纷的晚霞伴随,落日,
美一点的降落,缓慢呈现。
剪影,在天边油画。楼群折叠成纸。
错落有致里,高高的烟囱,
有点白烟就更好了。好在有火车通过,
汽笛长鸣,添加了画面的生气与动感。
这个北方的都市,还挣扎在
概念的早春里。杏花刚刚开放,
就有强烈的风想复辟严寒,这对花的摧残,
也在骚扰哈尔滨小姐姐的裙装。
“没什么可怕的,我不可辜负花的约定”。
她知道,往后这儿将是花的世界。

2018年4月28日06:07:42



手记:瞬间风

瞬风,已达七级。浪涌上沙滩
清洗一冬尘埃。柳丝
绿出了弹性,
相互抽打着,过滤风波。

江坎,逆来顺受
草地青黄混杂,蒲公英报春的花骨朵
摇摆不定。白头翁
吐出的花丝,倾倒在地。

狂风让植物界乱了阵脚。
花树,落英。
枯枝断裂,凌乱不堪。鸟雀
甲虫,随风或自保去了。

江河森林田野绿世界,都向往宁静
甚至空气,自身。

2018-04-26 23:11:12



星宿引

三更夜,晴得透明。启明星勾引
雄鸡长啼。
马厩木槽里,牛马嚼食的谷草已尽。

牵马人,手拽缰绳,马匹打着响鼻,
依随人意。庄稼院,
黎明前出征,套马车去铲趟地。

车老板未扬鞭,马已奋蹄。东方亮,
星辰牵得红日升。
田野。你可猜,那是谁个宿将?

2018年4月26日



手记:与猪猪说

猪猪。四个小兄弟,就如一个队伍。
痒了,就给你挠一挠,
舒服地躺下吧。小可爱尽情享受,爱的抚摸。
你们的归宿,没有钉耙给你,
当然也不会,去西天,取经受封。

现在,你们那么白净,说明你们
已经是老祖——净坛使者的传人。
春光甚好,想必冬日更好。日子就是这样,
期待你们别生病,吃好睡好,幸福成长。
享受过程,是一句箴言,你懂吗。

2018年4月26日05:07:50



血色自由

墙纸是自由的
画笔是自由的
雕塑是自由的
女神是自由的
枪支是自由的
扳机是自由的

2018-04-26 04:19:12



手记:雅丹蚀

西北风,凛冽或温柔之刀。
用时光,雕刻于无影。谁还敢说,泥土无有生命?
这个城不光属于魔鬼,
也有小妖巡海。

卧佛,或巡游道人,在此脱胎换骨。
书生偶遇佳人,
那可不是狐仙。鸟兽当然不可或缺,
只是形变的让人猜想非非。

如果有征战,必有战船列阵,万帆齐发。
好风景,当属长河落日,万马奔腾。
在这个魔域,
你我若漫步游历,渺小的直到蝼蚁。

风蚀,鬼斧也罢,神工也罢,
让你懂得,什么叫可望,而不可及。

2018年4月25日21:21:36



手记:古镇风

雄狮一直镇守着盛满古风的古城。
旌旗猎猎,石头人,
在城墙上纹丝不动。他的血液凝固多年,
初心犹在,耿耿于怀。

眼下,市井在不断变幻味道。
石板路的尘埃,
被春风吹来,又被夜雨冲去。
客栈在仿古,酒肆也是。

钱庄屋檐下,制钱被放大。
孔方兄,锈迹斑斑,孔雀蓝与祖母绿
交错出历史故色。廊柱
新油漆,粉刷出古色古香。

十字街。鼓楼高耸威严
将军蜡身,栩栩如生。
刚好春雷又捶
牛皮大鼓,敲出古战场回声。

箭楼,红夷炮于无声处,
仍在镇守宁远州城。
你若漫步或登高,念思古之幽情,
就观沧海,慨叹明清遗风。

2018年4月25日15:54:12



手记:古柳曲

江边,古柳。低垂的柳丝,
穿起黄艳艳的毛毛狗,
像竖琴轻轻弹拨春的歌谣。

百灵,正从这一棵树,
跳向另一棵树,
它在找寻有关季节的乐理。

它对古柳情有独钟,虽然古谱略显低沉
可它依然情愿
歌唱高亢辽远的背景音。

在古朴的缝隙中,听到一曲抻向新生代
的乐音。百灵,春之歌者。
让人听到你翻唱的,新杨柳枝。

2018年4月24日21:21:44




小花旦

满树的花骨朵,闹得枝头弯弯
蜜蜂,这小坏蛋
抹着花粉,冒充花旦



手记:梨花漫

西峰以西,过了一谷又一谷。
慕名寻觅,
心动如车,加速在颠簸的山路。
攀爬,躲过谷雨下的泥泞。

鹿鸣,以及它的回声,让山谷
添加了预料外的野趣。
看鹿身,
错落了梨花。鹿苑更显勃勃生机。

谷口在即。累来也无踪,去也无踪。
花香已惹得游人醉。
漫山遍野,铺天盖地,我拄着的小拐棍,
也空想变成一课开花的树。

你看那些花,又把小兴安岭
装扮成冬天。满树淞花,
如云如雾,
香雪海又制作春寒料峭。

山之韵,在眼前的那棵老梨木,
它花簇仰天,长笑。
宛如我,蓬乱的白发,
试问九天:为何此谷风光独好。

2018年4月23日08:05:15



手记:鸳鸯飞

鸳鸯飞在一个伟人的公园,
尚志大街,兆麟公园。这个将军的路和园子。
老人们在这里休闲着,伴随将军。
或者将军,在陪伴都市的幸运,市井的幸福。

儿童,在旋转木马上,跌宕奔驰,欢声笑语。
湖泊里,脚踏船扑打扑打,
飘浮,游动,唱欢歌。
飞船在半空,倾斜着转。培养少年的勇气和理想。

鸳鸯在老榆树上,卿卿我我。时而落到水中,
掀起水花。
它们的游动,激起绿色的涟漪。给春寒里
的都市,添加春意。

摄影人,架起长枪短炮,捕捉鸟的英姿。
他们不搅扰这爱情鸟。
只是记录,那鸳那鸯,它们比翼的飞。
亲密的游。以及生态里的真爱。

2018年4月22日



手记:谷的雨

谷雨的姊姊,雪儿嫁给冬季了。
春雨,作为嫁娘,陪伴过她。
到了这个节气,雨不再羞涩,也不吝啬。

田野在甘甜里复苏,它翻个身,埋下新种子。
不出几日,
成片的小生命将携手而出。

娇绿再一次描绘春光美。
谷的雨,
你润物无声,赞颂你,当然也无须歌唱。

2018年4月21日02:51:41



谷雨,山谷的雨

悬崖,高耸在黑龙江大峡谷。
旁逸的五角枫,
到这个节令,依然有红叶子坚守在枝头。

谷雨是个好节气,黑龙江面,
残冰流淌,送严寒东去。
枫树和那些阔叶的姊妹树,都在忙活着制作新叶子。

山里红、山丁子,要先打花骨朵,
然后用粉红招蜂引蝶。
冰凌花,匍匐在草丛,重回卑微的生活。

2018年4月21日07:58:18



谷雨,峡谷的雨

谷雨,也是峡谷的雨。
它一来,兴安杜鹃的异族兄弟,
那布谷鸟儿就兴奋异常。

它总是憨厚地唱,边塞迎春曲,
那节奏,
当然也要由啄木鸟敲击。

鸿雁飞过兴安岭时,掠过山巅,
雁阵要为这峡谷的乐章,添加和声。在山里,
由于峡谷,雨下得别有风味。

2018年4月21日07:48:08



手记:蟒河潮

童年的蟒河,嬉闹的乐园。
少年,不知愁滋味。
太行那边飘过来的云,浑厚到阴沉。

风不大,雨丝飘摇不定。瓢泼过后,
后续的雨滴,淅沥不断。
因为雷电,小伙伴迅疾从河道里跑上来。

大人们护着他们,各归其主。
河水浑黄起来,咆哮起来。一头黄牛,
并不惧怕这迅疾而来的春潮

它在洪水里横渡,凫向彼岸。它的犊子在那边,
那仿佛磁石。(长大了,
才知道,那是在诠释,舔犊之心)。

而我在岸这边,在舅舅的呵护下,
遥望这童年的风景。一个小感觉,深埋灵魂深处——
春潮可怕,而牛令人敬仰。

2018年4月20日11:08:16



手记:粉红时光

一年一度春风,吹得天翻地覆。
唯独它的暖,摇动花树的腰肢。拂面花骨朵。
可那不如说是狠狠地亲吻。

那种激烈的爱,在枝丫间晃出了新蓓蕾。
情窦,欲开,总说是羞涩所致。
粉红,或者桃红,更是惹风怜爱。

摇红漫漫,愈加多情。春光里,樱桃花,
织情丝的网。
挑逗记忆深处的迷蒙,那花前月下。

2018年4月19日04:52:17



手记:芦苇心愿

冰冷的水面,波光粼粼。
斜阳的光,
飘洒过来,
方才让你感到春的暖意。

蒹葭的尖尖角,稚嫩
探视新一季的时令。
暖阳,让它感觉春寒,
不像想象中那么可怕。

晚风,充满善意。小叶子晃着头,
向春天致意。
可惜那些昆虫,还没有来得及蜕变。
多少影响着画框里的美感。

好在候鸟儿,正好归来,
路过休整也好,留在这里也罢,
这种参与,让芦苇感到快意:
苍鹭,你留下好吗?

2018-04-18 06:56:11



手记:连翘花开

楼前,小树墙干枯样子,一冬天被熟视无睹。
几日大风,吹得天昏地暗。
大树和草地,摇摆与颤抖,运动着植物群落。

行走其间,你得躲着风背着风。
偶尔抬头,树墙中似插有干枝梅。
吆嚎,那不是一串金吗?

一枝独秀,唤醒百花。春在萌发,生机讯息应时而来。
花季反转雪城。
诗将为大风歌,放声高唱。

2018年4月17日18:12:50



手记:怪石林

不单是奇异,可以描述。
铁骨撑起的山脉,
唱大风歌。
风凌石,耸立在峭壁,布奇形阵势。

锋利的长剑,斜指云天。
青铜锈,大笔染抹悬崖。
雕刻铿锵玫瑰,富贵牡丹。
也有温柔姿态,绯红莲荷,暗紫玫瑰。

鸟兽当然不可缺或,
带大嘴的头像,任你想象,
俯卧悬崖的狮身,暗藏威猛。
龙蛇,与鳄鱼同在。

妙不可言的,该是鲸鱼仰天长啸。
洞天吞吐祥云。
有诗飘过,它在找寻,
人类该居于何处。

2018-04-17 08:22:51



鸳鸯小赋

乘风而归,驱赶春寒。
兆麟园林,都市人间。
池塘春水,清澄涟涟。
彩凤求凰,素鸯爱鸳。
深情所致,梦绕魂牵。
双双对对,涟漪圈圈。
卿卿我我,亲密寻欢。
平湖穴巢,巧手营建。
孕育新仔,香火相传。
人鸟睦和,生态美颜。
冰城风光,颐养永年。

2018-04-17 05:18:17



松林小记

松鼠领地。春天迟缓的脚步,令人厌烦。
踩踏出的山间小路,越过山脊。
山峰顶上,风化的山岩一年年,融进贫瘠的土壤。
山脊线随缘而安。它一直是,阴阳两坡的分割线。

走行的人,穿过它,去往阴坡。
松林茂密,树干高耸。
黑毛的松鼠,时而跳跃,时而窥视。
它的领地,包含所有的空间吗?

地面的山路,正绕过松林的边缘。影人无意闯入宁静。
偷拍是需要境界的。
仰卧,找寻,瞄准。
这很容易被小兽误解。

它们被人类惊吓,而生出的敌意,
似乎已融入基因。
拍摄失败,在所难免。
搅扰了它们的生活,人类的确应该羞愧。

2018年4月16日08:38:11



手记:风雨过后

风雨过后,云雾正在散去。
树林恰好清醒过来。
有些高大的树,比如橡树,
它的芽孢开裂成一朵朵黄花。

小小的稚嫩,镶嵌在枝头。
我几乎没有见过它开花,
现在却有赏花的感觉。
那种淡淡的黄,仿佛槐花,
似有淡淡的的清香味道。

在山野的组合里,
在清新的春香里,
在群落的色彩里,
我看到了最好的过渡色。

这个是一位老人,
独到的眼神才可以看到的。
这正应和了,
我忽然想到的词汇,舍我其谁。

2018年4月16日02:25:37



概念春天里的野性

到了晚春,丁香闹了起来。
丁丁的花,一穗穗,一摞摞,让树弓起腰肢。
春,是不会拒绝颜色的。

丁香,仙子的彩裙被香气蜡染。
碧溪潺潺,水流弹出的花粉的韵味。
这一片花海,不食人间烟火。

温馨里掩盖着美的野性。
宛如这都市少女,不惧春寒,
在概念的春天里,早早穿上了短裙。

2018年4月16日02:25:37



习习春风

松花江,在春雨中重现温情
最后的流冰在透明的水里,玩变形记。
还没有流过松浦大桥
它已无影无踪。也许这是
在玩春冰归化,返璞归真。

春来江水绿如蓝,都市的魂
在律动。它的精灵,江鸥扑打着嬉戏。
奉劝路过的候鸟,停下来
休整联欢。那些鸣叫里的音韵
仿佛美声里的春之歌。

2018年4月15日05:43:44



渡船启航,想起冬日的骆驼

即使有春风,江面也那么平湖。
汽笛长鸣,宣示春江复兴。
在九站,摆渡船,载着松花江,
正驶往下一季。
冰不是荒漠。水,也不是。

严寒里,冰面那匹骆驼,
你去往何方?在岸畔,
我宛如在这渡船上,看到你的影子。
船的笛声里,我还听出
你抵抗寒冷的鼻息。

2018年4月15日05:47:10


木头贝壳

林海之春,从黑龙江边攀登
从尚待融化的冰面起步
从二道沟南岸的岩石底下起步
从开放着冰凌花的山坡起步
从长着疤痕的老桦树旁边起步

歌中唱到——
兴安岭啊,高又高
鄂伦春在这里打獐狍
我听过,一个传说
一对母子,在这里追赶老虎

春风正在启蒙绿
山花最早苏醒
山峰,我也要登上你
看蜿蜒的黑龙江
摆向哪方,你现在依然白色笼罩

山顶,雾凇。人间的树
奇异起来
胜过仙境
甚至我的睫毛,让我
晶莹成一个不崇尚仙家的道人

这棵树,也不是神
尽管许多人
拜它为山神。那许多的红布条
许愿着太多的美好
我只是抚摸着,它的疤痕

那个褐色的贝壳,并把它
与远方的海,联系起来

2018年4月12日09:26:05



钟爱夜雨

黄昏,极为友好。淋雨的旋律,
悠缓宜人。石板路,
随性的图案,与夜雨本是故交。

东风已过。静幽幽,园林内路灯橙黄。
雨丝,断断续续。
看得出,白日移栽的丁香

恰好正是时候。这些丛生的灌木
一簇簇,干枝枯芽
它哪知甘霖夜至?润土无声。

索性关闭阳伞,淋湿白发
也许会焕发,往日青春,是这样吗
钟爱暮色的老者?

2018年4月11日06:57:43



雪城四月天

雪城四月,终于下起了关门雪
白茶般飘下来的雪花
用雨滴,落下了冬季的门帘。

季节的门槛不再冷漠。
都市森林进行曲,用振奋的节奏
唤醒,万类草木竞自由。

它们纷纷出笼自己的心曲,涂染
春的画布。三维空间才刚刚沿
时间轴指向,呈现立体春色。

色调的转换,让诗措手不及
它竟不知道这时节该穿
怎样的花衣裳,才可以搭配春的旋律

2018年4月10日21:10:54



四月春讯

林中四月,寂静地等待一个对话
白桦很适合作树林的使者
它皮肤的皱褶间,无数只眼睛
摄入许多山间冬季的讯息
它现在,独立山巅。瞭望天空
神情温和。白云悠悠而来

这一次,飘下来的还是雪花
但落地已是雨露。其中夹带的信纸
描画了新春的蓝图
老桦树以山的名义接受它
并以此为原点,策划新的年轮
当然,还要把植物的语言

翻译给动物伙伴以及昆虫听
让所有的生命都再
律动起来。在新的时光里
再生新的缤纷色彩,理所当然
还要孕育,创造出新生命
解读四月的雪,这讯息绝不可忽略

2018年4月9日05:56:12



开江记

飘过来的乌云,其实没有那么黑
以至于那颜色要比春寒
更为逊色。江冰已经断裂
明晃晃的水,开始连成一片
小冰絮在大块流冰之间缓缓流动
并越来越小,直至变态为水。

春江,脱胎换骨。疼痛吗
江边上的人,挚爱大江
是从心里边的。七十年来
一直是这样,每一次的眺望
就像看望至亲老人
渴望一江水,焕发青春

母亲河,心底的爱称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称用的
只有你的血管流淌的液体
有它的因子,你的脉搏
与它一起悦动,你才可以
成为它的女儿,或它女儿的姐妹

2018年4月8日06:46:27



树洞故事

树林还在,雪原正消融殆尽
熊迹,也就是山坡枯叶下
残留的蛛丝马迹
得以再见天日。这春光里,诸多的遗迹之一
尚有奇特的味道留存。

棕熊曾是这一带的主人
它的回归,使这里又一次成为
野性的山林。作为证据
树洞不再隐藏,多年的沧桑
挂在天仓里外的毛发

熊的笨拙里,有着灵巧的元素
你看到这些树洞,不得不
佩服熊,选择里透露的智商
变腐朽为神奇,在它那儿
是那么轻而易举——

冬眠的居所,随遇而安
蹲进去,舔着自己的脚掌
避着严寒,有时候还照着暖阳
封闭一段时日
期待轮回过来的春光

2018年4月6日15:37:58



柳丝扣

在寒风里飘摇。
芽孢的个性,只按自己的生物钟行事。
从米粒开始,包裹。
像宇宙那么膨胀,
一旦刮来东风的剪刀,
就裂变出新春天。
一串串祖母绿,赛过垂挂的珠帘。

晓燕飞飞,卿卿我我时刻,仿佛
追忆往日春华,
岸柳近处,泥草房遗迹全无。
新屋,檐下。
哪一处营造爱巢,新屋子老主人,
用眼神对话——
你若衔泥筑巢,我便为你吐絮杨花

2018年4月4日12:12:54



丛林里的花样

复苏已渐变成季节的主题
稍加细心,你就会发现草坪的
枯叶子下面,绿在暗自
浓烈,暗自唱那首苏醒的歌

沙果树在逃脱,休眠的慵懒
那残冬的绞索——
枝丫间的雪,都被融化了呀
花骨朵,你快穿透那个薄薄的壁垒

今早的旭日红彤彤的
那是在召唤你,它要给你涂抹
新春的妖艳,你却说
把那给桃树吧,我只要一点芬芳

2018年4月4日02:51:43



春暖引

偶尔的暖,春天的毒药。
它让春寒混乱不堪。
草坪,枯叶下的绿,有意萌动
却一次次被寒流击中。

秋天的留黄,再也无法坚守,
灰白染的那些个草
像极了祖母们的头发。
期盼,毫无用处。

顿时的雾,遮挡住旭日和霞光
雾散去,还有薄云。
混乱的风,让时光分不出
这个时候是早春还是残冬

田野的脚步,胜过人脑的昏沉
丁香沉稳,桃树伤心。
车辙铁了心要引导诗歌
一路走下去,冲出重围

2018年4月2日05:39:15



鸦鸣(微组)

1

酒旗,东风。
杏花村那边,只有一杯残酒。
闷在心头。


2

节令。一层薄纸,被清明点燃。
我特想返回温暖的子宫。
从那一边,载入人生。


3

雪消融,枯草现身。围着荒冢。
老镰刀收拾了它们。
燃三炷香,跪拜,念念有词。


4

老杨树,干枯的就像是死了。
老鸦窝
高高在上。这褐色的花朵。


5

有的飞起又落下。有的在歌唱。
嗓子都沙哑了。这一天,
摇滚的调门,比往常中听。

2018年4月5日06:10:39




微诗4首

破土

草籽,或宿根。共有的基因
源自何时,何方?
谁才可以读懂,土壤之魂



原型

起早,阅读。
这个原型
来自知青时代,起早上地耕耘



移植

移植山林,倒过来说
把我栽进森林
那是只为,心灵融进年轮圆心



盐白

波浪,无休止。拍打
珊瑚碎片
海洋的白骨,魂魄苦咸

2018年4月2日20:34: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