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8|回复: 0

2018年2月23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 05: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2月23首



◎ 运城说(微诗3首)

你吻过我,或抱过我吗
那时我零岁。而今,我老了想知道那些事
可谁又能告诉呢。菩萨!


走太行

攀上山脊,趟过沟壑
去心一再向往
的心地。汗水的写照,图文并茂


进太行

山连着山,天连着天
苍翠,也会飞翔
那或是望乡的老者,苍老的心

2018-02



◎ 阳明滩,原生灵魂的窗口

野草使河滩,趋于平整
其间,那些野水泡子
——天空的镜片
洒落成秋天的花朵,与秋光
对话。蔚蓝
风景的添加色,让阳明滩
灵魂的窗口
平静出,命运的暗示

天然之形,透出原生的活力
随缘而成的滩涂
在都市边缘
自生自灭。四季风
接生婆般,为阳明滩催生
期冀。隐约的音符
由秋雨弹奏,但下一个乐手
雪,来的悄无声息

2018年2月28日06:28:30



◎ 荷之死

冰房屋下,我说的是冰湖面
以下,冻污泥
裹着的莲藕
整个冬季都在静默

也许它在沉思,残荷的茎叶
枯死在,冰和冻土里
链接,藕丝。母体的脉络

冻结的情缘,被严寒物化
残荷想用第二次死亡
迎春,让新芽在惊蛰日剪断那些

莲蓬,无言的童话
冰清玉洁的好季节,正随风而去
蜻蜓点水,急着在尖尖角着落

2018-02-26 06:38:46



◎ 在阳明滩,我的视野让雪原荡漾

在阳明滩,我的视野
又一次让雪原荡漾。踏着雪,回忆秋日
被冻结的心潮,有一股融化的冲动

眼下,春归在即。撩起这遍地白纱
真是时候。黑鸦鹊,飞翔在草地间,不时在呼唤,新时光的到来

泡沼上,冰面的雪,消融的小水沟
潦草成新图案,宛如贺春
的画幅里,隐约的春梅期待开放

2018年2月25日07:21:38



◎ 阳明滩,苇塘摇摆的节令

在阳明滩,苇塘摇摆的节令
总是被色差诱惑
秋风一起,呼啦啦的声响
像画笔,天天忙乎着
调节多彩的颜料,用草香点缀
漫无天际的画卷,醇厚
野秋天的味道。水鸟流连
悠然翱翔,犹如昭示
返乡的游子,你别再远行
(2018-02-24 12:22:16)



◎ 阳明滩的多情雪

微风,在十里河滩
飘洒雪花
断断续续的情,从天而落。

毕竟到了雨水,这个望文生义的节气
偶尔亲吻你的雪
顷刻,还原成欲滴的露

春的天使,这时候你是手捧不得的
它正在静默里
转化为,孕育绿野的羊水

2018年2月20日04:27:46



◎ 阳明滩匍匐在地的枯草

雪原,匍匐在地的枯草
还有微微摇晃,挺立一冬的苇
它们的根须
都在雨水日这一天开始复苏

规定的知觉,那么细微
土壤里的链条
把散落的基因,那些褐色的珍珠
串联如禅意的手串

驻足河滩,目及之处
早都暗涵春意
你的融入,在可以想象的时日
定会开一朵沧桑花

2018年2月20日04:45:12



◎ 雨水日,江滩随想

去往宫殿的路,那么漫长
宫殿的命运,却短暂
至春来的节令
雨水一到,那些晶莹那些童话
那些快乐过的宫殿
快乐着,就被忧伤所累

春风用无影的手,翻开
老画卷的新风景
残留的冰雪,冰晶里的生命
曾经令人惊喜不已
被暖阳爱抚,不可留恋
一季的冷艳足以看透世事

虚无回归,春雨会掺和着雪
等春雷。开江是迟早的事
消融,让冰雪童话
再一次隐于无形。对于新一季
的期待很微妙,这一点
漫江的冰排,可以作证

2018年2月19日07:01:34



◎ 阳明滩有个雪人谷

漫天雪花,融入冰城的魂魄
冰封的江河
宛如女娲,站立起来
捏把出纯净的人类群体

而这个雪谷,像时光计数器
旋转出年代的胎记
看着有些随意的雪人阵型
似乎在诵读,二千零一十八首诗篇

寒冷的呓语,塑造出的表情包
在微风里传情
每一刀雕痕,都刻画出
心境里头的快乐或忧伤

在这个谷地,我像晶格里
那颗自由电子,随意穿越,转悠
相拥与爱抚。这每一个行为
都已被雪人们,称为艺术

2018年2月18日03:07:27



◎ 阳明滩,被小清风邂逅

新春的河流,爱着早起的云雾
朦胧的草滩
再一次被小清风邂逅

牛羊漫步,露珠遗落
小支流涓涓,轻声哼族群的歌
放牧女子,回放羊角辫子

谁在隆起的岸上露出忧郁
怀想,以往的细节
定格轻轻扬起的鞭子

这一刻,日头已从东边升起
带着你走出迷雾
看草滩与江流,曲折的界线

2018年2月18日03:25:34



◎ 早春歌谣

嘟噜河,弯曲如冻僵的蛇
在雪原盘踞。迷幻故地
将被东风识破。沉睡的岸
总归要苏醒要返青

原野在用关东话,草拟绿色宣言
塞北,以往的流放地
不再孤独,冰凌花柔弱的小身躯
拱开冰雪,迎接出头之日

远方,雁行在蓝天脉动
等你在沼泽,在湖滨
一条不说语的溪流
弹奏迎宾曲,烘托盛大的仪式

柳絮飞天,杜鹃绽放
长空的鹰用翅膀丈量美景
我的故乡,不再荒芜
而熟悉的歌谣,渐行渐远

2018年2月17日06:25:25

   

◎ 尘世不得对经书断章取义

旅行笔记,再次反馈与高原的对话
湖泊的简史,锁定一棵远方的树
东风起,云层之上,一片蝴蝶
迎着晚霞,飞向青海湖畔

季节的王者,舞动的时光
花田旖旎于更远的天际
谁在面对黄花吟,还要进入秘境
回味记忆深处,有关经幡的思念

雪山脚下。遥望天空与鸟岛
时光被折叠的痕迹,从未如此接近
记忆如打坐的莲,沉寂在
真实与虚构间。迷幻的河在倒流

青稞田旁,叩击戈壁的卵石
红柳芽孢毛茸茸,不问过客步履
红嘴鸭,看到的黄河在跳往
到开阔的地方后,才描述春天

它相信湖的彼岸,雪山的溪水
在恒久的花事,群发一些
快被遗忘的信息。锦瑟版的紫燕群
飞过寂静山林。夜宿寺院

青灯黄卷,传出沉默的禅房暗处
的莲花心曲。老树在红墙外
思想人生箴言,一个告诫,不枉此行
你得牢记,尘世对经书不得断章取义

2018年2月16日07:04:19



◎ 国境线以西

界江南去。黑水长流
这个村子,像似一片叶子
永世挂在这棵流动
的大树上,清清的大黑树

故土的子孙,默然一生一世
悠悠岁月地生活,日子
却偷偷地,一年好于一年
感受,在新时光延续

国度,好事连连。民生的
核反应堆,不断辐射
最为末梢的神经,直到
边境,这个小村为止

数字在芯片里,渐变,累积
即将触发临界值的跨越
祖祖辈辈的梦,在沿着
边境线的春光里,迅跑

2018年2月15日03:30:05



◎ 雪花的升华观

东风,你轻一点刮
我的继续,在省略一百度
基本的门槛
我是说我的姐妹对零度
都有惧怕之意,而跨越
在温度领域,向往高端的
另外一个界度,往往是
空想,然而在这个二月里
在春的脚步愈来愈近时
在无声无息的时刻
在无声无色的过程里
我的分子,用隐形翅膀
飞翔在天空,去往新的大地
或回归海洋,更深的蓝

2018年2月15日01:52:44



◎ 旷野回忆录

这一片丘陵,再次被荒草淹没
沙棘树顽强的挣脱,才使它
露出上半身。枝丫上的落雪与黄
或橙色的果实辉映起来
愈加动人,而那些尖锐的刺
成为美丽下面的埋伏
这个上世纪移栽过来的沙棘林
简短的栽培史不知道有没有
记录在果树场的小历史里
那一茬人,以如暮秋的命运
进入寒冬。新主人似乎遗忘着
这个荒芜的角落,好在这个
浅丘陵,并不计较自生自灭的
草莽。沙棘树偶尔会迎接到
以往的老人,来这里探望
他们无言的叙谈,充满老味道
即使手再次被扎破,殷红的颜色
也会是创业记忆,温习一下
疤痕里,苦乐情怀,悲喜滋味

2018年2月9日06:28:22



◎ 锦绣里飘洒的雪花

春光,最早是被雪描述的
这件最容易忽略的事
来自短见,雪是冬季的要素
破译了冬季的孤独之后
雪花被派遣到另外一个季节
比如,江南或更远的地儿
这极易让那里的景色出现奇观
梅花自认为她逊雪花三分白
“我输你一段香呢”
自古仙子多矫情
唯有雪梅谦谦如君子
对此,什么踏雪呀,寻觅啊
的颂扬显得那么俗气而无力
美的密码,其实都在雪的内部
诗不光是破解的钥匙
它更是新时光里面,穿针引线
——编织锦缎的绣娘

2018年2月8日04:07:24



◎ 翩然腊梅

腊梅,开启的新节令
充满光亮,雪像蚕茧裹住蓓蕾
这个冷封锁,看似强大

但对于天蚕不过是断了的丝线
琐碎的白,它那么一抖
便缤纷落地,梅花破茧成蝶

金黄的小翅膀,忽扇着忽扇着
成片飞翔。园子关都关不住
新时光被渲染的金灿灿

按耐不住的佳话,因雪而辉映成章
在北方,我的赞颂如此无力
这更加让我的彷徨,充满想象

2018年2月6日05:56:18



◎ 东风摇曳这片灌木

春风的料峭,在一天天
向严寒告别,山林里
最先感到温暖的,向阳坡前
的灌木,雪衣裳愈来愈薄
迷彩版的披风,被蚂蚁窝
在一个角落,轻易掀开

那些隆起的黑土包,复苏着
周边的冰凌花。迎春是需要伙伴的
土地里的小生命,苏醒的时钟
正被一个节令敲响
蚂蚁们的勤劳,在整装待发

每一个命运的通道,都急切的
在等待春雨打开。山路上
冬季的脚印,逐渐模糊或消失
那些落叶都在树木的根部
找到归宿,湿润在加速它们的
腐化,那是它们进入新轮回
——唯一的通道。

2018年2月4日01:45:22



◎ 立春日开始新时光的编码

地球的基因里,春的编码
自由度极高。此刻它在向各个维度
旋转,探索自然心脉里的底牌
春季的源码,每一年都需要
新的排列和组合,这一点常常被
人们熟视无睹。灵犀的感知
人类胜不过,朴素的草木
它们孕育的春季,富含甜美的味道
以至于让那些鸟类,不远万里
翻山越水,翱翔地找寻它们
使之成为春季编码里
最为震撼的,华美的乐章
尽管里面有阵痛,但周而复始
的升华,隐含着新时光的期待

2018年2月4日02:22:08



◎ 又见山槐树

褐色,尤其透着的黄纹理
仿佛暗藏着思念。内里
坚硬的心
依然挺着往年意志。就那么几年
就那样的相伴,只是铁锨的
木柄而已,只是磨的那样光滑
那样黝亮而已

回忆,总是不计较末叶枝节
劳累也是美好的
农活也是美好的
农民也是美好的
果实更是美好的
记忆犹新的,都是美好的
我的真情,真是永存在那个
叫做兴东的村庄
黑龙江畔的那个村庄



◎ 山花椒(微组)

胭脂扣

彩练系春
岭南,山北。锦簇
不再阴阳两隔


东风破

春的冷,刺骨头
照壁前,绢的梅花搅扰了
东风的阵脚


落日

晚霞灿灿,落日徐徐
袅袅夕烟里,飘渺了过多的记忆
迷茫那帧,断续了伤感思绪


春望

春的肩头,草根
在莽原的雪底下,锁住记忆
萌动希望


山槐树

山脊,盘根于贫瘠沙石
约定在春秋
丛生相携,至死不渝


凛冽

腊八,冻掉下巴的节日
在它来临前夕,分分钟,打开窗户
凛冽就把我击倒。身体连同意志


山花椒

攀爬,远胜过攀登,向往高处
为的是收集更多的味道
藤皮说,我熟了五种滋味


2018年2月



◎ 桑榆非晚(微组7首)


桑榆非晚

春来。暖阳夕至
桑榆情有独钟。寒鸦唱晚
枯木萌动春晓


漓江春

突兀。苍翠
倒影要弄春。竹排上,我撩起水
特想,助他一臂之力


赠你,一本书

东风翻书。好吧,我赠你
一本书,快些
解冻。便可开出彼岸花


良辰

钟,太过古老
没人嫌弃,那些锈蚀的铁。一年
就那么一次,用心头撞响


相遇草堂

倒映。那屋顶从不翻转
诗心如笋。
泥土里,秉性不改


桃花劫

春汛,入戏
小妖艳,粉墨缤纷,怏怏醉落
弄得乌篷,花溪流晕


杏花雨

水城,烟雨如纱
廊桥倒影,谁行舟?杏花飞花
朦胧里竟也惟愿霏霏

2018年2月14日



◎ 风雪驼铃(微诗三首)

文/孔祥忠(天荒)

风雪驼铃

松江,风雪弥漫
江冰坦步,隐约叮当出,五十年前
腊月柳林雪烟里,人在迷茫


锅头

灶王爷之家,饭食与温暖源头
祭祀它,有一个向往
我的小康,老婆孩子热炕头


馒头花

面食里,小花
宛如草原的草根,开在人群之花朵
勿忘我

2018年1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