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回复: 0

1月作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9 00: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行

他们在开会
我在读诗
他们在杀人
我在读诗
他们在卖笑
我在读诗
他们在拉屎
我在读诗
他们在写诗
我在读诗
我读到余秀华的
《二致雷平阳》
里面写到
西行
我抬头看他们
他们每个人都在
西行的路上
而浑然不觉
2017.12.30


穷途

你赶到我身边
你重新打开我
你在我的土地上种上花
下一场一场的雨

等到山又青了
草又绿了
雾又散了
天又蓝了
你又离去了
2018.1.5


下雪了

祖国的大地上下雪了
祖球的大地上下雪了
祖宙的大地上下雪了
但我在的这一小块
没有下
没有下
不是因为气象部门颁了一块
“阳光城”的牌子。这个原因
但此时。此地
确实阳光普照
我从屋里出来
来到宽阔之地
我说。下雪了
2018.1.7


人世值得相拥而泣

有时候我觉得这样的日子
是最理想的
上上班
写写诗
打打麻将
看看电影
睡睡懒觉
偶尔
一个人
去后山
陪落日
发发呆
2017.1.9


打的

从三岔马路到四中
约6公里
堵车
才5块
从四中到县政府
约4公里
畅通
却要10块
我给过5块
司机也不好说什么
但有人
被收15
今天又从四中到县政府
我故意给了20
司机补了10块
所以估计
10块是常态
2018.1.10


《为你再写一首诗》

走在街上,我想为你再写一首诗。
为你再写一首诗,我就停止想你。
昨天我盘算了一下,这几年我写的所有诗,80%都是为你写的。
这让我感到迷茫恍惚,觉得自己过得一点都不宽阔。
我甚至和她们交媾时,都当作是和你,我知道这有多么不公平。
当我叫出你的名字,世界都会静止。
余生本不长,我想先放弃你,再放弃我。
走在街上,没有什么阻止我为你再写一首诗,但却突然不知从何写起,也不知写完后,能不能停止想你。
2018.1.16


山中

早晨起来
面向太阳
霞光万道
射着尘世
小溪潺潺
小草颤颤
时间从我身旁飞过
我看都不看它一眼
2018.1.16


另一个她

算来
算去
艰难活着
只为遇上
另一个她
一样的眉眼
一样的腰身
一样的乳房
一样的小溪
一样的
在最动情时轻呼
八戒
2018.1.16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2017.1.20


一条信息

有一天他突然感觉
他是
一条信息
他将自己发出后一直没有收到
回复
他走去阳光下
他走在空气里
他走向人群中
他走着
走着
他回到床上
用手指
将自己
删除
2017.1.24


另一个我

20岁结婚
30岁离婚
40岁再离
50岁只身走四方
拜会天下豪杰
阅尽世间春色
60岁归故里
种菜、发呆、撰文
70岁萌发第N春
迷上青年小尼姑
80岁,通透,清明
90岁一命呜呼
与天地同息
2017.1.25


有一首诗

有一首诗
还没开始
便已结束
有一个胎儿
还未成型
胎死腹中
有一粒种子
还未受潮
不能发芽
有一盏灯
放在暗处
有一个安详的世界
从没点亮
2017.1.26


人们

一茬茬被时间收割
对爷爷和孙子有印象
就不错了
若能见到曾祖和重孙
何其幸运
他们饱尝甘苦
他们迎风喧哗
他们莫名繁衍
在活到干枯焦黄时
和一枚刚破土的新芽对视
互不知对方为何物
2017.1.28


童年

读诗时
猛然发现
自己没有童年
并有些微的恐慌
和茫然
其实
开车时
听音乐时
甚至赌博时
做爱时
都有这种感觉
只是没有现在这样
强烈
2018.1.2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