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回复: 2

一月20日前的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05: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老家济源

在古井边上,那棵皂角树,正在画
心里的年轮。
新圈圈,当然还没有记忆
即使有那么几环,记载些往事,那也
如我的记忆,残缺不全。

井,早已被辘轳废弃,井绳不知去向
井盖子,黑到近乎腐烂
脱落的树叶
凌乱不堪。伴随它的,还有时不时
落在树杈上的喜鹊和乌鸦。

院墙那边,摆放着杂物。那些家什
渐渐被岁月遗忘,只有那顶
锈蚀的旧钢盔——
抗日的战利品。
承载一段,父辈书写的家史。

2018年1月1日05:05:02


◎ 关山雪

开始只是眺望。界江边,南岸,有孤山突兀       
船在山下过,神秘感
总在,撩拨你。猜想甚至,遐想。

军旅。总是与神圣相连
营盘如铁。
屹立于山顶的哨所,远胜青铜打铸的剑。

登攀,被敬仰的动能驱动。说是小路
也不为过。盘绕山坡
山林的风由于江,而呜呜鸣响。

山顶上,边关雪托举的白桦
睁着共和国的眼睛
松柏——,用国防绿,描述兵的坚韧。

这里,很零度以下。诗歌感慨
自己第一次尝到
被冻结的滋味,也许动情就是冻情吧。

2017年12月30日05:36:07


◎ 天边,谁在布阵

天边。岸,芦苇洲,冰面
荒原和庄稼地
还有野柳树
被雪锁定。我好大的莽原

没有风的雪野。适合远行
那些沼泽
冰封的水泡子底下,好像
还在继续更深的冻结

冰的湖泊。又一次被严寒立体起来
那些泥鳅,哈什蚂
感受不知真假的冬眠
它们在问,僵硬,属于死亡吗

芦苇在冰雪里挺立着,深褐色的
菖蒲凌乱不堪
倒伏于地
距离它们不远,春季在谋划布阵

2017年12月31日02:29:59


◎ 经幡,自在诵读

强劲的北风,用小雪缝合
山峰的缝隙。
雪线之上,经幡自在地诵读
旷世箴言——

几朵雪莲,在玛尼堆旁
硬生生地开放
它们的花瓣,与悬崖上盘旋的山鹰
解构着相框里的诗意

朝拜者,匍匐在雪地
圣洁着自己的灵魂,阳光复出
扑啦啦——
经幡发出的禅意,似乎与光明和暗淡无关

2017年12月31日16:15:44



◎ 冰洞

在空中飘舞,竞自由的时候
如闭上眼睛沉睡着飞行
随意,被风主宰
“湖面太开阔了,我愿意降落在任何一处”
醒来时刻,它已落入冰的平面设计

雪后,是个好天气
冬季的雾,凉而清新。凿冰者
完全听从把头的号令
冰穿子——
古老的利器,崩起朵朵冰花

冰眼洞开,大网入水
绞盘,缓慢转动着期待
已没必要,了解冬捕的原理
出水便是冻结
它说自己是冻鱼,而不说是死鱼

2018年1月2日06:15:46


◎ 给冰瀑的抒情

瀑布,终归于平静。冬日
气温的无影手
如工匠塑造神奇,雕塑亦或浮雕
唾手可得

冰花簇簇,明月如银
冰世界,一线滴水
玉成的丰乳,用晶莹哺育天使
亦或红尘子婴

奇异的山峰,倒挂丛林
里面似有
喜鹊登梅,凤凰于飞
隐约还有有关移山的寓言

悬崖,镶嵌的画幅任尔遐思
银钟敲响的节奏
洽与鼓角相闻。风展的酒旗
你是否在替我为冰瀑抒情

2018年1月4日04:40:56


◎ 一条无鳍的鱼

雪橇犬,心的动能,释放在隆冬
寒冰上,你是一条无鳍的鱼
在急速迅跑
法线那边,你的影子,确在水中飞行

小寒之世界,松花江宛若明镜
你,镜像在
冰的那一面。水流中
真的鱼,见不得你拉雪橇的样子

——犬啊。你的主,视你如己出
他与游人的讨价还价
是你劳累所得
可我不知道,有没有你的心思在里面

2018年1月5日06:11:40


◎ 莲子说

第三场雪过后,野塘。莲蓬
独树一帜
折腰时,方露本色
寒风肆意。冰冻结的枯叶
又一次被雪掩埋

野荷的营盘,立体颤抖,独守严冬
莲子,对风雪
用它纯洁的心,读严寒的阵图
——十面埋伏
也有相反的调子

添加一个因子,入基因链吧
气候在变,世界在变
编织全新的密码,应对
异化的铁律
莲子及所有的草籽

2018年1月6日06:27:16



◎ 雪地虚线

树林那边,雪烟迷蒙
山路,从十二月即与冰雪结缘
蜿蜒尽头,直到没有车辙
跋涉,雪洁白到你的膝盖

直到你抬起头,看见
一条虚线,从雪路斜插而过
瞬间,你的猜想
丰富到联想,脑筋的缝隙

雪地。天书,由谁印记?
这个地域,人类才是客
风电树,高于原始的树林,也不证明
这里是你的领地

鼠类,田鼠,松鼠以及鸟和野牲口
我爱抚你,雪上的足迹
我愿意用我的快门
拍摄,你的影子,让它们不再虚幻

2018年1月8日03:42:29


◎ 一片冰心

冰面上,风雪一次次擦影像的镜子
夹层的冰花,按它的想象
卡通人间景色
我的素照,仿佛一匹牦牛
行走雪山。而你在山岩缝隙开放
如雪莲在山风中,抖动的花瓣
那一栋树上的雪屋
可以想象成洞房。雾凇当然是婚纱
那些动物,从大象豹子驯鹿
以及蚂蚁蜘蛛,飞翔的大嘴乌鸦
每一颗心,都被凝聚在冰里
默默无闻素描这世界大爱无声

2018年1月8日23:12:05


◎ 江雪写意
       ——赠阿L

踏雪,倾听不一样味道的
脚步声。脚印探访
雪路的肋骨,硬或柔软
北风遵循,它的铁律
“大风,须得三天狂号”

冰块,竭力阻滞桀骜
江面,冰惯用
四方连续,缔结坎坷
“顶风上”,大江的儿女不分老幼
骨子里嵌入的性格

深一脚,浅一脚
仿佛行走人生
躺卧冰雪,犹如回到老爹的怀抱
滚一滚,雪中洗尘
往后的行程,何惧苍凉

2018年1月11日05:47:40


冰雪启程

景阳街尽头,松花江宛如长龙
不见尾。江堤下
游乐的人们,欢笑出
冬日的暖意融融。
雪圈的加速度,当然也来自重力
斜面,不再理性
在这儿,感觉才是硬道理。

冰道透露的青白色,把动感
衬托的无与伦比
童趣的探索,源自摩擦系数
对速度的刺激。严寒不应
被称为怪兽。三九天
的花朵只为勇敢者而开
小蓓蕾,赶快用滑行启程人生

2018年1月12日05:03:09


冰雪上的草窝棚

同一条江,移植的小场景
柴扉,上方临摹的大字
——赫哲,二字夺人耳目

雪的墙,围起来的小家园
展演另一个世界
草窝棚记忆的俗文化

苦乐酸甜,如白桦林里
攀爬的山花椒
把野味道添加进渔猎人生

在江面的冰雪上,草窝棚只是
一个游乐符号。我零距离
的贴近,才是一个默认的祈福

2018年1月12日05:28:17



雪人共同体

三九的雪,有着非凡的意义
冷得过度而又默默无声
零下,从来都是冰城的一面旗帜
所有的园林,还有路
都成为雪人的王国,在外滩
首次按年号,塑造人类精灵
——2018位,雪先生
雪夫人,还有雪的孩子傲然
林立在湿地雪原,寒冷
的创意,蕴含心灵的回归
众多的名字,折叠在不同的
语音硬盘里——
溜冰圆舞曲凭空而起
华尔兹让雪城再一次成为
东方巴黎,世界那么大
雪的时尚传递出音韵,又让时空
如此渺小。人类所有的种群
都有一个雪灵魂,融入雪的都市
——浓缩的共同体

2018年1月12日13:29:08


雪山,喜形于色

盘山路遵循动力学原理攀爬
弯弯绕,贯穿山林而行
夜雪初晴,柔软的零下冷
不时偷袭你的锐度和孔洞
除了搓揉跺脚,运动成新的选择

林间,小路被覆盖的雪扩展
这秋季早已熟悉的路
充满新意。甚至可以往你的
雪地靴里灌进凉爽(或冰冷)的雪
雪底下的枯草,用羁绊提升体温

有风吹过。松针的雪跌落
出全新体验,开始的融化
在脸上,滚落成异样的泪珠
惊疑之后,脸部肌肉趋于欢欣
你将因严冬,喜形于色

2018年1月12日15:50:30



木材东街的精神胜利法

木材东街,蒙蒙亮被轻柔的雪花延迟
早市的叫卖声,来自电磁
冻结出来的聪明,由十二伏电瓶
制造声能。传声筒,无限重复着怪怪的
声音。广告蔬菜或水果的价格
勾引你的脚步走向与速度
目不暇接,有时候到让你无所适从
冒蒙,买些并不廉价的东西也未可知
懊恼当然不必要,一丝丝懊悔有时
还会一闪而过。最好的安慰
“下次我不买你的东西”
——我逛早市最常用的精神胜利法
2018年1月14日05:37:40



晚晴(微组)

娇艳,如春
点开花丛的密码,心灵的钥匙
在执手之间


豌豆花开

绿意,捧起的花,怎胜过人面桃花
在东北
都感觉到,无形的气场


鸟儿猜

趟过溪流,
重温爱情,
时光在诗情画意里倒流。


鸟儿村

美在多情,羡慕好风景
仰慕
兄嫂的诗意人生

2018年1月14日06:00:50



◎ 蓄势待发

极寒时刻,北风用无影手
编织冻土地的披风
严寒下的绿,模糊着麦田的经纬

白绸缎,麦田的迷彩,它覆盖
的滋味隐藏了来春的密码
根须僵硬,与土成一体,那不是死亡

那是在熔合固然的势力
——发芽势
它懂得蛰伏,仅是缩回来的手臂

它在期待一个号令,千军万马
好穿透节气
的壁垒,出击成新的春天

2018年1月16日06:14:21


◎ 对你的偏爱,是腊月雪烟

漫舞得毫无章法,那日且过
北南,横行霜雪
呜呜地,穿过柳林的风,如刀
刮裸露在外的脸。少年
不知苦滋味,行程只当是
长征之征程,不是狂热,只有豪情。

直至,老来的不了情
红袖章,似乎还在心灵深处隐秘
爱,或痛
夹住,人之初。混合于形而上下
腊月轮回,烟波浩荡,松江冰厚
非一日之寒也

2018年1月18日05:10:31



◎ 鱼翔冰底

江冰,平静的透明的墙
被雪花水墨渲染
神秘的风,带去山谷的爱意

枫叶子,在冰层上下燃烧
山鹰盘旋出的火焰
驱散了灰蒙蒙的冷空气

冰底下,透明的火里
鱼在翱翔。那是我的前生
如今,我的知己

2018年1月19日20:15:08
1
发表于 2018-1-28 12: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101 会员作坊
发表于 2018-1-28 13: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改为二月收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