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回复: 2

1712-2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03: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玛尼堆

钻入云天。高原的风
读飘扬四季
的经幡。每一块石头,都是硬了,或更柔软的心

攀登,几乎立体了的膜拜。五体崇拜之书
由高原红,
包括脸色和心脏的,
磨练的,或原本的基色,描写

呼啦啦,不是朗诵。心声外露
原生的节拍。
被扯向四方,
祈福芸芸。
我这个过客,只有敬仰的份,在日月山


◎ 二郎剑,花田

剑归瑶池,二郎也趟过这花田吗
黄锦地,花在纺织金毯。
蜂蝶说——
该写写,它的翩然小飞
和嗡嗡叫了,
这是诗的序曲,也是套路

田间,一条小路隐没至天边
幸福的人儿
在花簇里,依偎成双
白纱,在吮吸
——高原的甜
“彩蝶儿,你不要搅扰我的蜜月”


◎ 心净如湖

读这清清的海湖,得由轻风翻页
薄薄的,水页褶皱
——涟漪。飘向远山,隐约的岸
作为水天的过渡色
碧蓝与碧绿,含混出天平线
云朵,开在上面的花
来自湖水,它依旧带有湖的味道
可爱的,淡淡的咸。在天上
已不可触摸,张扬的双臂
唯独食指,指向云彩。依恋
倒影,补偿远久的心思
走上高原,湖比海大
辽阔之水,必涌入胸怀
由不得你,不淘洗心内半世尘埃
圣水,青青的海湖,已不知道
你在融入我,还是我已融入了你

2017年12月25日16:48:51


◎ 短命艺术

雪原,趋于核心区域。这个山水画图
涂抹——
依然在,进行时。

只有冰城,躁动不安。冰雪江湖
当然,钟情于雪。
那些祭拜
仪式老套。
萨满,风情锣鼓,旗帜下的贡品
族群在大礼参拜

阳光下,那江,那冰,那雪
耀眼光明
牛马,狗。忠实的朋友
你要竖起耳朵,听古老的歌谣
并同我一起舞蹈

冰世界。短命的重现。演绎短暂里
的悠久。
地理的凉热——
心底里,只敬畏自然。不论艺术


◎ 奢望,近你一寸

群山,连绵如卷。松翠于间
断崖沟壑
冰潭深涧
所有的曲面,怎可由画笔描述

峡谷,大江水在冰下长流不息
浩气的渊源
——界江之痒
熟于,不毛小村

短居。刻画过的心的图腾柱石
——玉成于
水成岩。现今古稀之年
我只想再近你一寸,近你一寸啊

2017年12月22日


十二月,秘籍

在十二月,前锋阵列里
隐藏了太多的密码
每一支冷箭
温度的元素,都在向严寒发酵

膨胀出的冷主题,用固有的
或新套路,抢占着所有的锋面
它们试图
掏空天空直到大地的暖

天蓝蓝,被镀膜了图层
透明的冷要冻掉你的下巴
黑白色的图像,恐怖天空时候
深浅不一的云笼罩人间

白雪飘飘,那是它在诉说
一种新鲜的爱抚,冬的秘籍里面
应有之意,只有诗可以解读
——“温暖是爱,冷冰冰也是”

2017年12月14日05:55:19



陶罐记

林地,新移栽的桦树
根部旁边,躺着三个陶罐,粗糙的样子
被熟视无睹。这个隆冬薄薄地
第一场雪稍微掩饰了它,空心里的悲哀
偶尔路过,莫名的挂念
竟印记在脑子里,某一个小角落

陶器总是羞于清醒。仿佛沉睡
是它本有的品格。史上最著名的文字
——不愿瓦全。可碎了
它依然被视为记录文明的碎片
黑夜来临,地面射灯幽暗
我的几行字有如磷光伴随。伴它安详入睡

2017年12月15日05:22:34



十二月,月光冰冷依旧

身陷海洋的月亮,被海冰冻结
在冰山一角,放射微弱的光
月宫,琼楼玉宇。融合着海冰的咸味道

桂花树,银装素裹,比太空不胜寒
黄色的小花朵,演化成更加
细碎的晶莹的繁华

海流在冰盖下,旋转无常
它的搅动,明显输给了贝加尔风
进而形成了这个十二月的小布局

谜语正在一步步被月光揭示
活灵活现的冰凌常常引发形象思维
短暂的潜移默化触发异想天开的灵感

思想者往往过于理智,他们放弃了
许久的乡愁,近日才又一次被
诗者哀伤的谢幕激活。而月光冰冷依旧

2017年12月16日18:39:09



雪城,心灵之约

穹顶的雪,让午后的阳光格外明亮
都市的地标,显得愈发神圣
洋气十足,与虚构无关
内部的史料,演绎冰城的博大精深

鸽子自由飞落,鸽哨轻声回响
蓝天的云朵,洁白如雪堆放
祥和坚贞如冰,游人只管游览
享受少有的,冰冷的洗礼

索菲亚,盛名久远
它的十字高耸,影子却被雪地淡化
它几乎被所有的手机收入暗箱
但那可不表示信仰

十二月,冬之至。太阳回归
万物充满期待,分享浮生的恩宠
光芒将使冰雪化为甘泉
心灵之约,冰城没有荒漠

2017年12月17日18:50:04



滨州老桥,枕木记忆

陪伴,不是陪衬。老桥还硬朗着呢
铁轨横亘。在某一个角度
夕阳的余晖,被折射
让你来不及躲避,耀眼,如针

桥下,明冰如镜。一如百年时候
只有那,永不封冻的清沟
——裸露的江水
它的,呼吸,还在演示生命的活力

热气腾腾,或弱如游丝
都是来自大江的心音,飘荡的符号
被枕木记忆。老机车
在桥头睡意沉沉,它的汽笛

——哞哞之声,以震耳发聩之势
夹入史册。中东铁路
——荣辱年华
个中滋味,在老电影里,淡入淡出

2017年12月18日04:49:12



外滩,芦花敢与冰雪竞自由

夕光透过这片林子
月隐约起来,在雪雾之后羞涩。
请看,雪。也知时节
江水远离。冰不懂薄厚。一个劲儿地冻,冻

外滩。水草枯黄,小草原一片萧瑟。但未定格。

小雪,大雪。花颗粒,万物的定影剂
冬至的风景
不再渐变。茫茫,被白油彩锁定
湿地雪原。芦苇肢体,早被几度冷风抽干

风呜呜。芦花敢与冰雪竞自由
栈道,谁在?几点动感橘黄,点缀褐色弧线

2017年12月19日03:35:07



公交车站

旅游鞋里,脚趾一次次被小猫咪舔咬
那节奏,好着呢
真真的感受,把冷冻的密码刻画在脚底板上

小时候,我是喜欢猫的。姥姥说
它,是老虎的师傅
今天,因为怀念。我再次用猫联系冰冻的脚

老七十,到了姥姥当年的年龄
生命阵势
何惧那一点冷。联想,总是那么温暖

2017年12月19日04:26:24



幻觉的故事

雪花飞舞。镜头透过它的间隙
拍摄花白的丛林。光秃秃的桦树干
眼睛依然雪亮,与我在单反里
对视。仿佛它已入定,而我的视线一次次
弯曲下来,假装向遥远的地方看去
雪使大地明亮,却让空气暗淡
几只喜鹊,在稀稀落落的树冠上一动不动
鸦雀无声地听雪飘荡的音符
多少年来,它们就这么无奈地活着
在我的镜头里,偶然的发现
锁定了风景里必然的故事,飘雪的季节
有人是节日,有人默认为悲哀

2017年12月19日05:23:18



冰雪世界,七个音符

1.
冷风,以北。松花江被圆盘锯切割。
长方冰,
规整如长城之砖石。
里面,鱼的灵魂,还在游动呢。

2.
冷宫殿,冰雪乐园。去往幻梦之路,盘旋时尚
炫由灯生。
星光闪,月色净,
变了形的霓虹,闹花灯

3.
谁知道。变形,夸张,卡通有多累
为两个旦(诞)服苦役。
驯鹿,松树,老人。
雪橇,关东叫爬犁。

4.
岛屿,不会发光。它的名字,却充满阳光
——似乎中国,就这么一个
叫做太阳的岛屿
它在冰雪铺满的水上,温暖着。

5.
缔造一个世界,只用冰雪。严寒的宠儿
就该是在隆冬诞生
心,透明。
外衣——天赐的,由这个城,渊源派生。

6.
大江,不苟苦乐。回家的路就在冰雪之上
游乐啊,当思蜀

岁月的记忆,总归是纯白的。

7.
家,院子里。歪歪扭扭的雪人
既然,你围我的格子围巾,
那就长点心吧
请再次把我的表情,定格。

2017年12月21日03:23:53



十二月,冰河弯弯

河道弯弯,冰也弯弯
河园顺势把自己,画成乐团模样
钻天杨,耸立成排箫
北风一来,它呜呜地领奏
序曲,的冷。开始铺垫

园区的复调,百年古木
自成一派。老榆树,被啄木鸟
敲击出的木鼓声
没有忧郁,多有沧桑。低垂的
枝杪,霜花欲滴

青松,是十二月主旋律
的演奏者。它的有关命运的乐章
让你百听不厌
娓娓述说,浸人心扉
谁能说,那不是你走过的路

2017年12月12日03:53:36



十二月,麻雀

夜,被十二月的暮色逼近
风成了唯一的介质
榆树,稀稀落落的干支戳在淡淡的蓝里
跳动的音符,依然保持固有
的弹性。这些个不知严寒
又固执的小鸟,排列成安神曲的
乐谱,那些倾斜的
褐色,即将变得越来越黑的线条
某些天然的交叉,产生出
的和音,突出了傍晚的变奏
那些唧唧喳喳的混响,仿佛在讨论
夜晚套路里的分歧
十二月的傍晚,它们的感觉甚好
落雪正在一点点从枝丫跌落
它们又将成为这些榆树的占有者
直至明天的黎明,曙光泛起

2017年12月11日03:58:24




安阳河园,那一尊玉色雕塑

小堤坝,掬起的那一捧水
在十二月,结成
半个月亮。河湾便恢复文静性格
坝下,小水帘滴落的情志
冷艳如珠。活水
升华的雾气,缭绕幽情

岸上的跳水孩童,一如既往
那雕塑上,眼眉的霜
也无法,让其老成
童心。凝固在内里,那是工匠
刻画的心思。透过河冰
我想再次数出孩儿入水的涟漪

2017年12月8日17:08:04



安阳河园,十二月风

都市。安阳河园
十二月风,被严寒感染
黄色的防火旗
哗啦啦,飘个不停
旗帜周围,春天移栽过来的桦树
光秃秃的白,树干林立

它们在模拟村野
——界江岸边的小景观
冰河,空旷的河床
稀稀落落的雪上,间断着斑驳的阳光
游鱼,都钻入宫殿
水晶花穹顶,宛如星空

萧瑟,也有好风景
雪花在林间
为安睡的生命唱歌。冬虫,在地底下蛰伏
河园静默,休养生息
许多的幸运
都藏在这个小生态里

2017年12月6日21:44:21



白绒花

冬云,低得可以触摸
浅灰色的主调调,蕴涵季节的天使
无风的午后
阳光,再次被盐白隐去

白色的野味,只有在这个时刻
可以分享,你的脸颊
感到的温凉,独特得如千手爱抚
绒花,滴落无痕

音符,漫天。是谁在制作爱的变奏
凌乱就凌乱一点吧
童年,那时候总想在上面
走出点花样

到老,情趣依旧
坦步雪地,脚印谋划的人生
又一次被心爱的颜色覆盖
绒花,为啥总是隐含我的思绪

2017年12月5日05:47:22
       


安阳桥,跌水

黄昏殆尽。渐变色源自
晚霞,又一次升腾
金黄富贵,粉红温存
冬季的云彩,在差解人意

小树林,树杈间偶尔透过的霞光
铺在空地上。雪上的蓝
与落叶上的橘色
辉映的画图,冷暖相间

漫步的人,时而搀扶着
走进夜色。安阳桥上,路灯闪烁
河道,冰底下,细微的流水
在跌水处,散发傍晚的暖

2017年12月5日14:53:37




远山,飞往更远的海

浪平静下来。我沿着沙滩走进这一片海
百步之后
我被海的苦味道
飘起来。我平躺在海面
略略感到,心在随波逐流

很快,到了那几块礁石那儿
这个天然的盆景里
我自然成为一条热带的小鱼
天上白云悠悠
我只会在海里的云朵间畅游

有风吹过,点点飞鸥,足够浪漫
波澜,冲击石窝
浪花把我送上滩头。椰子树
的阴影里,温暖如春
候鸟,不只是说说而已

——赠志斌

2017年12月2日05:14:55



一个葫芦坐落在渤海北岸

从辽河算起,往西,直至长城脚下
沿海,平野走廊
一个岛屿名字
或者成就一座城市。我想
用这个葫芦,藏些酒令,对海畅饮

冬,对海的情趣全都融进
第一城雪。漫飞轻舞
姿态,形同爱人的抚摸
除了亲爱
容不得你有其它感受

在国际和平广场,观沧海
雪幕,蒙蒙
点点渔舟,再不必在乎,古往的硝烟
盛世水墨点染的
梦中画卷,已被巨轮扯向四海以远

2017年12月1日05:35:40
1
发表于 2017-12-29 04: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兄晨安!!


发表于 2017-12-29 04: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兄大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