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回复: 0

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子


削掉它的皮,
我将某个日子生吃掉。

日子从肠道溜走。
在未来的一日,
我又看见它的皮,
浮在清水之上。

有时候清洗一下,
连皮带壳生吃它。
煮熟的日子,
我一直在添薪,烧火。

日子溶解在汤里,
也许还有一些骨头,
我一直在啃着它的坚硬。
吮它的骨髓。

削掉的皮,
去掉的鳞片。翅膀。
掏肠刮肚。
丢弃了日子的大部分。

至今,我仍在小火炖着某个日子。

却仍爱生吃绝大部分日子,
不用添加人类灌输的味道。
用栗罂壳调火锅。
用福尔马林泡鱿鱼。
用硫璜熏烤出蜜枣的红皮。
这些日子西装革领,
外表光滑诱人,
内骨已经腐烂。
我远离了这种日子,
只顾吃下,
我的方法。
吐出我的思想。

并且,爱上雪白的牙齿。

眼晴,耳朵,鼻子。
文学,诗歌。
都已经陈腐不堪。
我咬紧新鲜的日子,
不去听它的喊叫,
闻它的酸味,
看它的褪色。

过去是一杯苦酒,
或甜酒。
已无甚要紧。
舌尖,往往被触角捕捉,
那是刚刚爬过来的钟点。

咬紧它,
如青草,或刚刚开着的花。
也许,
是一只透明的翅膀。

我的嘴唇,
吞入了它。
我爱上这样的日子,
健康而肤色艳丽的一天天。

我的牙齿锋利,
而且雪白。


201710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