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2|回复: 0

留白中的故事也共鸣(外一篇) ——【中诗简牍】58期评论选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2 21: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研读[中诗简牍]|《中国诗歌》第968期2017-04-12 山城子 中诗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中诗
评论
山城子
留白中的故事也共鸣(外一篇)
——【中诗简牍】58期评论选登
原文:
《纯洁关系》
文/秦志良

当一朵花  从天上
落下来,我伸出手
接住  这份喜悦

我在想,大雪纷飞
一个游子如何返乡
他的内心该如何
进行叙述和言说?

雪的白,花的美丽
雪花的洁白,我们的故事
一个从天上来,一个回故乡去

  要表达的主题,就在标题上了。这个我最有感触。
  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淡如水,说的就是纯洁。
  可以引起敏感的,则是男女之交。
  不说两小无猜了,关键是无猜后,还无猜嘛?还无猜,就是纯洁的。
  再就是愿意走到一起,很有共同语言,说起来没完。
  这种情形,我青春时期经历过,中年也经历过,花甲了也还有忘年,一直延续到网络。
  这之中虽没有太多故事,只有片段,但回味起来,是足可以引动灵感的。
  秦老师应当就是这种情形吧?快过年了,要回故乡去,于是想到了谁谁,渴望聚聚吧?
  如何表达这种情怀呢?
  第一节,用了比喻,来描绘当初的相遇;
  第二节,是想到了谁谁,才在心中筹划;
  第三节,终于提到故事,那纯洁的故事。

  秦老师的诗,写得清晰、轻灵、轻快。他给我们读者,提供了很大的留白,这样就好互动起来。于是我共鸣出前面说的那些话来了。同时,我沉浸在许多令人欣慰的可以抚慰生命的许多纯洁的关系来。那些关系,依然关系着,有机会就会重聚在一起,举杯痛说那些美丽的过往,叹惋物是人非……

2017/3/14于文化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捣衣声中深深的乡情》
原文:
《捣衣声》
文/龙歌

故乡的池塘,盛满了透明的捣衣声
每一声,都从塘埠到屋照壁
从空房子到我胸腔,打几个来回
我就像那深入土布骨髓的泥浆
不管你多死命的用棒槌

  首行写到声音。声音是给人们听觉预备的,这都知道。
  但在这里,声音通过动补式双音合成词“盛满”的拟物兼通感式活用,以及形容词“透明”的拟物兼通感式活用,就将洗衣服的声音,完全给了人的视觉。(那些维护语言旧秩序的人,肯定指责这是病句——池塘能“盛满”声音?声音又不是玻璃,何以“透明”?乱说嘛!不合语法呀!)但我以为,变听觉为视觉,从整体上讲,是符合通感修辞格的运用的。而具体到词,也可以看做是词类活用的。不论整看还是零散看,句子已经变得新颖,活泼,从而艺术起来。这就是诗性的语言,亦既艺术化了的语言。
  这声音,是诗人想到了故乡,从而回忆起来的。所以说“到我胸腔”且“打几个来回”。那是对故乡深深之情的表达呀!这情,深切到什么程度了?诗人顺势来个比喻:“我就像那深入土布骨髓的泥浆/ 不管你多死命的用棒槌”,无论如何都槌不掉的了。这样的乡情,是深挚的。

2017/3/13于文化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中诗网》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 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延伸阅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