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3|回复: 0

顶针欣和蝶小妖《被一枚乡音吻痛》(外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1 14: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顶针欣和蝶小妖《被一枚乡音吻痛》(外三首)


《被一枚乡音吻痛》(外三首)
文/蝶小妖

乡愁滑进冬季
赶夜的雪
其飘扬的姿式令人沉醉

这是我爱你的方式
静静站在远方
在一段情节里
慢慢地写你。我想喊你一声
以折叠的角度,深入的深度,痛的速度

老屋透出灯光
我不觉寒冷
村头的白雪
安静地吻在我的眼睛
我的额头
我的马尾辫上
•
马尾辫上/ 山城子

马尾辫上,遥远到我的青春
没有记忆
记忆里只有吊着的两个
粗粗的傻辫儿
以及后来的齐耳短发
那是我现在的老伴儿

后来我教高中
坐到教室的后排向前一看
至少三分之一是马尾辫儿
上学的路上更有无数的钟摆一样
悠荡悠荡的背影
熟或不熟,我能在悠荡中判断
有时也会喊一声
一位我任命的课代表
•

《背景》文/蝶小妖


临风养一些细小的山水
誓把你迎回
隔岸的枣树林
正是我的背景
拾级而上的层叠。像极了一种乐器

凝望。从起点望到终点
我们
在平常的日子里,偏安一角
一草一木
多么柔软的排音
再来一点色彩
一勺阳光
新的交叉口,音色的衔接刚刚好
•
音色的衔接刚刚好/ 山城子

音色的衔接刚刚好
只是我的凤凰琴比较古老
弹不出柔软的排音
只任意恣情地乱跳

那时我希望它能跳过三百六十华里
到一所乡间小学
老来信的她也许正在讲课
一心想让她美美地听到
•

《没离开过》文/蝶小妖


当时光精确到数字
那些符号
仿佛是一只小鸟的黎明

小村依然安静
不死的白杨,在半空练习
露出悠远的微笑
一株新生的植物,深陷于泥土
无意间放光

你从没离开
粘在我袖口上的目光,从一座乡村移到
一个城市的入口。在霓虹灯下翻飞
数十年,给予我无数馈赠
•
无数馈赠/ 山城子

无数馈赠都来自哪里
自然也有你文字的表情
每天我都像一只快乐的云雀
在你诗行里沐浴春风

是的,我没有离开
极少离开我的笔记本屏幕
哪天都阅过千山万水
感恩诗友们温暖的心灵


《记忆之外》文/蝶小妖


的确。思乡
这是个疑难杂症
在梦里打滚
现在,你来医治,我来护理吧

高跟鞋当当作响
踩醒早醒的鸟儿
时间面无表情,再一次
碰痛未愈合的伤口
那些黑色的伎俩,已在记忆之外

站在冬天最冷的地方
心,每打颤一次
骨子里的思念,就露出破绽一次

2014.11.23-30
•
露出破绽一次/ 山城子

露出破绽一次没关系
我的文字时不时就回到辽西
不是打起黄莺儿
而是把我父兄的坟头寻觅

草茎瑟瑟站立在寒风中
述说当年怎样不堪的情境
俱往矣
我也已年过古稀

2014-12-11于观山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