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32|回复: 4

华夏情思(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4 10: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夏情思(散文诗)
作者:山城子

                    一、溯回稻、粟、丝绸之时间隧道

        这个双休日我变成一条小鱼,溯回了稻、粟、丝绸之时间隧道。才一摆尾,已经看到七千年前的时标。时标凸立在浙江余姚。河姆渡的稻花正开成锅巴的香味,先民遮着荷叶,睡着稻草,听雨后夜里青蛙求偶的欢叫。我很想留在那里被稻秆积压我身,让现代专家考证一条小鱼的蹊跷。
       我一挺身飘落在北方的磁山,大片大片的粟棵在遗址外面摇曳粟穗,还有无数晃动的猫尾巴(后来被称为谷子)。遗址里的石磨转动着一双石头手,黄生生的小米等待神农氏来鉴定。石铲、石镰靠在土墙根,一并等待改造。
       远处的沙漠升起孤烟。一队骆驼与海上的白帆遥相呼应。“蚕吃小米”、“四岁繅丝”。远行者的寂寞正翻出西方人的懵懂作为调料。
       回眸已是山西夏县之西阴村,看村民如何采桑饲养一箩箩丝绸,看蚕茧如何在繅槽中漂洗成衣裳,看村姑如何精织蚕宝、细裁华夏灿烂的阳光。
       我晃晃鱼身穿越地心,到那面看看文明还都在沉沉睡觉。好呀好呀,我相信——智慧之长线积累,必链接整个民族。只需以现代方式,激活所有隐藏密码的细胞。


                   二、春夜,一次遥远的朝拜

       月明星稀。我被一个遥远的思念缠绕。索性起锚。眨眼到了一个古老的地界,适逢黄帝——轩辕氏主持一个盛典。哈哈!那场面:一艘艘船只塞于河,一辆辆车儿滞于道,小米饭飘香。人人绢冠、绸袍,万民跪倒朝拜。高台上的画像神农氏——炎帝。迷眼微笑。
       青铜剑一亮。黄帝高声宣布,开——沙——洗——鼎——
伶伦手中竹条一挥。指挥他的创造。尽是笙竽箫笛,十二律鸣成凤凰,十二个工匠挥羽清沙于高台。青铜大鼎赫然光耀——下令再拜。
      我悄悄挤到前面,与仓頡并排。他当然认识鼎文。耳语与我:“轩辕不贪天功,命我发明符号志下——神农化民耕作、日尝百草;西陵劝民蚕稼、织丝制裳;……听我一条一条宣读吧。”哦哦……
      “文明齐备。黄帝烹粥蒸饭造车制船,炼石为铜。发明太多太多。”仓頡说:“他硬是不把自己的名字刻下。我忖:有多少考古遗址出证——这不是神话。啊!炎黄啊!华夏。我们的祖先和祖国呀!


                        三、飞入美丽的汉字之林

        我愿意天天变成一只快乐的小雀,为飞入美丽的汉字之林。我窜枝啄叶,回游于一个个独立的音节。
        不知是太阳风的作用,还是心被笔划敲响悠长的阴平与阳平,抒发着什么;上或去,铺开激昂与铿锵。枝状、叶形各异。国外的26个字母无可比拟。嗅一嗅吧,各自叶脉流淌着各自的芬芳,组合成每一树的句群,都生长和储存——日精月华。所有这样的美丽源自图画。或者叫象形。接着有会意指事形声衍生,再辅以转注与假借。数万的队伍,三千常用。祖先的锋刃嵌进甲骨、铸入青铜骨骼般坚 硬。长成石碑立满大地。背面的情感沿着萱纸渲染开来。并以隶篆行草的姿势浸透历史。遂有亭亭玉立之墨香,飞龙舞凤之画屏。
       我收束着翅膀,看碧叶粉瓣儿如何开出对仗之序,侍立寺院和千家万户门扉两侧,亦观智慧如何隐形于元宵灯笼红纸,引动一场风雅情商。
        更喜欢闭上我圆圆的小眼睛,聆听林涛万里吟唱五千年之根之干之冠。世上还有什么事物,如斯之完整而丰盈!我如何不天天变成一只快乐的小雀恣情徜徉。哦,这美丽的汉字之林!


                   四、进入青铜世界

        那天,我忽然变得很小,小如蚂蚁。从一幅图进入青铜世界。  
        我立刻感觉肌肉紧缩,楞楞角角地坚硬。碰一碰腿铮铮有声。我变成了一件青铜器,跻身于最发达的商代,与钟、鼎、尊、盔、剑、戟为伍。体会那种美丽、强悍,那种尊严。
        我叩问司母戊鼎与四羊方尊,那是怎样的冶炼与铸造?哦哦!三千年了。我说咱们排着队伍走出来吧,走出来,为什么要藏?咱们是青!铜!!器!!!  
    青铜器的硬朗,青铜器的志向,青铜器的脚步,青铜器的重新崛起啊,有蓝天白云作证,有十几亿的炎黄子孙作证——呵呵,咱们排着队伍出发了!


                      五、坐进来吧!咱俩读诗经

        这是一座奇妙的建筑,简洁而精美。坐进来吧!咱俩读诗经。蓝格莹莹顶棚很高,不要走神儿。那上面站着一个女人,做七彩之修补;也不要出门,外面热得烫熟脚。不怕烫的一个男人,扬眉张弓。
        回过头来,我读风雅,你读颂。其实都能唱,是孔子忘了抄谱。别问是谁驾车巡天,让他追吧,也别向东海张望,那儿有啼血之声。
        收回目光,看七月如何寒冷?有一个肥鼠招摇过街。
        张开耳朵,听河心沙洲有人对唱,别听砍树的声音。
        远处有人打仗了,刀光剑影买和平;接着是发大水,水中站起一位英雄。
        但,咱俩读吧,情节很多。三百零五集,领衔者有赋、比、兴。
        外面都是浪漫的事,源于渴望;里边都是现实的发生,来自欲望。
        外面是黄河吗?恣情流淌;里边是长江吗?浩浩荡荡。两脉同归大海。
        咋就咱俩呢,大家都来坐一坐吧!要坐一坐,这个奇妙的原始建筑可以修补你坏了的心情。


                     六、贴近一株参天大树

       沿着“兮”字笔划逆行,我贴近一株参天大树。我用视线剖开断面,年论数是:2354。根生于风,后植于水,形容不出的茂盛;形容不出的痛苦,都在歌里。
       唱出来了,唱出来了。夹在节拍里的“兮”字,不是虚词,实实在在是一种轰鸣,穿透时空。
       我牵叶在手。细看脉络很清晰。起于诗经,出发后走成独特的浪漫脚步,一双双对仗的脚印。后尘,扬起汉赋。
       我贴耳聆听,都是芙蓉国里滔滔的水声。又不是水声,是别样炽热湍急的心情。
       ——路断
       ——桥崩
       切换成影。但见伊人,手扶高冠之从容兮,长啸九霄而前赴;浪涌汨罗之万丈兮,回眺郢都而顿足。
       斯情斯景
       鬼哭神泣
       我站上“兮”字横梁,瞻参天华冠以膜拜兮,怆然之泪落无数。迷离中,有龙舟竞发天际……


                              七、站在你五千字的张力上

       相同的姓氏与性别,不相同的年龄,至少长我两千五百余岁。我依然能够站在你五千字的张力上,宏观而深奥。触及我脚,衡量我有多重,那就是有多轻。碰我目光,即或一瞬,亦是永恒。
       奇妙躺在石头或别的什么,深入我的骨缝,悟生与死,都是过程。民饥而反。塔起九重。大道以无为有;大德以民为重。
先生啊,你那么早就说清的东西,何以让人世世艰难印证?追你到青城山,香火缭绕,
       松涛幽静。更切近感觉,张力无形。东望红日沉浮,此时谁不愿意化作一缕轻风……


                             八、疯长于后世的智慧

       因你而知最初的那个吴。你的兵器,是一本写满汉字的书。那不是书,也不是竹简,是疯长于后世的智慧啊!
诸葛亮六出祁连也枉然,曹操稳坐于你八十二个篇目,有十三篇支撑铁腕。
       往事越千年。我收回视线。你已经被移植,惨不忍睹。间谍,从军事里分流,流向日、美、欧导演资本大战,用三十六计,计计用到了极限,又永无极限。
        微观到个人,洋商植你于床头,让你生长人才与市场,生长战略与战术,并张开血盆大口。腐败者揣你入怀,随时可以有美人逸出。很难算计卿卿性命,走为上是比较安全的领悟。
        嗟乎!你真的疯了,已然收不住脚步。我十几亿人的声音喊你,回来吧!回……来,别让……善良心痛!回来加入咱们如火如荼、如荼如火的梦!!

2014年11月初于筑城观山湖

发表于 2014-11-6 16: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只有先生有此力作。

其实写作是应当静心的,只有静下心来——心无挂碍,才能思接千载,神采飞扬。我们生存于现实之中有着太多的喧嚣、太多的身不由己,这是尘世给一颗心的励志,任其在动与静、存与亡之间习得辩证。但写作却只能是由内而发的——如一盏灯所发出的光焰。历史是亡的记录,比之实现的生,令时人感觉遥远且也无关时局,但亡的历史也曾是活生生的现实,先民们点亮的不是简陋的火把是永不灭的智慧的太阳,后人的文明有如大地上一槎槎的植物,虽经辛勤耕耘式的成长、雨露的滋润……却离不开太阳的光合。继不继承或者有没有承袭并非时人能够左右。饮水思源,源头断了,纵然是大湖也会枯竭。这就是史为今鉴,其实何止是今鉴,人类的文明原本就是史的不断的繁衍。2014.11.6

点评

为伍兄弟说得很对!中国文明诞生较早,而且一直繁衍下来没有断裂。这是我们炎黄子孙的骄傲,也是我们诗爱者取之不尽的抒写的珍贵的素材。可以古为今用,抒发今天的情感,鼓舞今人的努力,以复兴伟大的中华民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11-6 21:56
发表于 2014-11-6 16: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1-6 21: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伍兄弟说得很对!中国文明诞生较早,而且一直繁衍下来没有断裂。这是我们炎黄子孙的骄傲,也是我们诗爱者取之不尽的抒写的珍贵的素材。可以古为今用,抒发今天的情感,鼓舞今人的努力,以复兴伟大的中华民族!
发表于 2014-11-7 04: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设下的圈套,呵呵,套牢的何止人,连文连字连自己都栽进去了,
栽就栽吧,好在转基因的东西说不准会狠狠教训一下历史,
人认识的历史毕竟不好猜透,也许会认为永远别无天日,
也许栽进去的是草,吐出来的可能是有机物,是活生生的心藕,
哇塞,“历史”沙眼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