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46|回复: 0

旅游系列诗(1-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3 15: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旅游系列诗(1-10)

“夕阳红专列”(组诗-旅游系列【1】)
文/ 山城子


散沙式集合

通知是晚上十点半
九点半农民朋友就吼上门来喊
——走就走吧

一群一伙地挤在转盘边
看着远处烧烤的灯光说笑
或搜搜挎包
仔细一回证件

大巴终于来了
小导游们大呼小叫“站成两排”
声嘶力竭了
然都不识数似的混乱一片

就混乱着上车吧
谁都想抢个先


跨越子时的等待

十一点到了安顺“专列”始发站
发车从凌晨2时改为3时半
本应就寝睡觉了
我们却坐在候车室
慢炖时间

个别混入队伍的年轻人
横在椅子上响鼾
一大厅的夕阳红们
只会干巴巴地眨着昏花的老眼
或轮换着造访洗手间


与怀旧相适应

负重数百米距离的竞走
跌跌撞撞忽忽悠悠
我们从候车厅到了“专列”上边

伸开逾了古稀的老腿
爬向上铺再也不像年轻那时熟练
我与摇着头的电扇回忆从前

七十年代的绿色车厢
当年曾骄傲地穿越万里江山
本来退了,却来为我们填补怀念


排队接热水

整整一个白天旅游公司不管饭
老伴儿预备了方便面
向前越过四节车厢才能排队接水
(向后则需要越过五节车厢)
心情无论如何燃不旺煤炭

燃不旺水不开就温吞着吃吧
这颇适应老人们爱受罪的习惯
自然也有盒饭叫卖
商业暴利最喜欢繁衍旅游团


走走停停

躺下身子就天昏地暗了
我一直睡到早上八点
强睁眼睛往外看
慢悠悠的“专列”还远没出黔

走走停停
也许是特意适合老人们的闲散
天黑下来时(走了18个钟点)
总算到了湘潭

2014年9月16日22时-17日•事
2014-9-25 •诗


在伟人的故乡(组诗-旅游系列【2】)
文/ 山城子

夜宿韶山

这个由冲而村而乡而市的地方
是我数十年前的向往
行程上标明驻足株洲
缘分却为我们实现了久存的念想

忽然,我与老伴儿有了新居似的
彩电空调热水澡像家一样
两大张床铺被褥干干净净的
睡入梦乡也觉得宽敞明亮


新神话

新神话可是为伟人树立新的形象
韶山导游一见面就侃侃而讲
一是铜像经过井冈山汽车抛锚
原来是领袖要在那儿住一晚上
二是铜像落成广场时日月同辉
说有一位人民日报记者拍到了影像

后来参观时确有这样的相照
只是上午十点的月亮怎会面朝夕阳
如今的ps技术其实可以镶个满月
又何尝不可以加上明亮的太阳
我的认识实在是一种广告
以配合地方满街出售的敬仰


关于献花篮

导游在车上侃侃的落足点
是要我们团体游客集体购买花篮
每位,韶山十五,花明楼十五
一车人才四百五十元

导游费了许多唇舌还有人不交
气得那姑娘后来变泼妇而变颜变面
等到了广场(伟人铜像)再说
到了。“没交钱的出列”一声凛然

每天来的旅游团数十个而上百
铜像附近却只有二十几个花篮
料定那是反复使用的敬仰的道具
竟忍心这样亵渎敬仰者的情感


红烧肉

这是毛老人家饮食的最高享受了
我们午餐晚餐都有一碗
特色是又香又软

不由想及昔时领袖的家事
读大学的小女儿回家吃饭舔盘子舔碗
舵没掌好他面窗流泪呀
却清醒不到今日商品经济共富繁衍

如何不醒来看看
红烧肉谁家想吃都很平淡
不必说出来旅游哪个不消费数千


炭子冲

最理想的农居
数十间土木屋座落高地
面向数十亩的池塘有鱼有荷
塘上的矮山风清林密

山水田土清逸宜人
不然如何孕育出一个少奇
呜呼,国家元首任上成为囚徒
古今中外最最荒唐的唯一

从故居出来
我坐在塘前陷入泥泞的回忆


从宁乡到韶山

矮山下的坝子平展展的
一块一块的稻谷金黄
一簇一簇的人家小别墅楼房

后来山势渐高渐密
风景怡然,从这个主席的故乡
到了那个主席的故乡

手机本来想抢几个美丽图片
只是太兴奋了一味观光


韶山冲

门前的游廊回环如曲别针
三路纵队打开来不知要排几里长
眼睛都远远地盯着
那几间土木茅草房

到了伟人的住室
疑惑怎有个武警战士的塑像
幸亏他的眼睛稍稍动了一下
否则我的判断多么荒唐

转出来在池塘边
我把相机对谁了故居字样
一个接一个地留影
毕竟这是个太阳升起的地方


2014年9月16日晚--17日晚•事
2014-9-27 •诗




路过广州(组诗-旅游系列【3】)
文/ 山城子
在北站滞留

早晨,我睡醒不久
“专列”就在广州北站滞留
没人知道开车的时间
因为是“夕阳红”旅游

心情不必焦虑
毕竟算是到了羊城广州


在站北滞留

一车的30多个旅游团
一堆堆地停在背面的出站口
一直看不到有大巴来接
不停电话联系是一个个导游

终于蛇一样地爬过广州站天桥
来个小伙子自说姓刘
领我们拐进窄巷子
没吃午饭的老人们一路急走

宣布许多纪律
是在终于上车之后
接着就开到中山纪念堂
说只给我们二十分钟自由


中山纪念堂

这回出来与辞世的伟人有缘
因为都是不收费的景点

时间紧只能拍拍照
来不及看那些发黄的历史照片


像极难民营

相隔三天半,珠海的大巴
把我们扔到广州站附近的一条街
连同凌晨四点
塞进车肚子里的盒饭

哇,我与老伴儿还有那些老伙伴儿们
一下子都成了难民状
就蹲在马路牙子上往嘴里扒拉
戏称这是“难民署”发放的午餐

有些招架不住的是绿化带
白色垃圾还点缀着残汤剩菜
一个环卫工人两手不停地清理
却清理不完一脸的无奈


滞留站前广场

从十二点半一直等到两点
才让进站
九十分钟的热浪
把我们烘烤在水泥地面

进站就看到了消息牌
开车时间改为下午三点半
就一团团地滞留没有座位的候车厅
极无聊地消磨时间


没联系网友

若是事前知道
我们还拥有这样一大块时间
无论如何也给军区的网友挂个电话
站里站外,也好见个面

不会再去南游了
也不知这是个大还是小的遗憾
2014年9月18日和9月22日•事
2014-9-29•诗


深圳(组诗-旅游系列【4】)

车上看海

车于高速高速地疾驰
我凭窗看海
数不清的船只一晃而过
许多故事在海岸徘徊

刘导提及“画圈”的伟人
提及时很饶舌地表白
进入市区指一幢楼让他的游客看
说六万一个平方啊,嗨嗨

“嗨嗨”得很是意味深长
仿佛说深圳人已经富到九霄云外
他没说他能买几平方
故意的笑声一点不坦荡胸怀


“遗憾”这个词

今天,“遗憾”这个词儿
被来自黑龙江的刘导用得如炒白菜

“世界之窗”啊,不看多遗憾
“航空母舰”啊,不看多遗憾
“深圳海滩”啊,不看多遗憾

不看,你就等于没有来到深圳
不多收你们啊,每人一百二十块

(其实,这都是不收费的景点
无疑是“零”团费惹出的无奈)


世界之窗

这是第一个可以下车观光的景点
本来没交钱的六位应当例外
但刘导没忍心把他们圈在车里
这样或许大家都愉快

不过就是个很人工的地方
若没政治意义谁也不会远道而来
自然得要拍拍照留念一回
私人快照拍一张人民币才五块

参观航母

交钱时我就想一定要登上甲板
回味一回当年与美抗衡的前苏联
下了车人们就向海岸急奔
却不知要从哪里才能登上大舰

(打听到入口处的工作人员
说老人凭身份证可以免费上去参观
但一刻钟的限制
已经没有了回旋的时间)

这时才发现没有了刘导的身影
转回去才在车旁撞见
说下车你们就都跑到前边去了
有我没我也就是站在岸上看看

(稍有一丝被骗的感觉
算了,总得有些事情让人汗颜)


车上风波

一位老农民要求刘导退钱
因为刚才没有下车去看航空母舰
同时也不想玩下一个景点

刘导说:我已经把钱数上报了
退钱是不可能的了
又不是我不让你下车去看

老农民知道钱还在领队的挎包里
于是一激情就要去挎包掏钱
“你敢动抢,车上有摄像,我报警了”
刘导紧急地一阵霹雷闪电

老农民僵住了
乡亲们赶紧围住刘导好言相劝
刘导这才把要报警的姿势撤销
说,就是坐车也应当花钱


海滩风光

无疑是休闲的好地方
只是游人太多赶不上大东海的海南
十年前曾去踏沙觅贝
诗意仍然在椰风中翩跹

这里人工的几个人塑
不伦不类的高大在诺大的海滩
最风景的还是三口之家们的海泳
做爸爸的拍照录像很欣然

我老伴儿卷起裤管迎着浪花
让我数码照片
想一想就这样吧
二百四十元买了两人三处的留念

2014-9-18下午•事
2014-9-30•诗


关于出入“境”(组诗-旅游系列【5】)
文/ 山城子

出境

谢谢不是护照
而叫“通行证”
觉得可笑呢
我们其实没有走出国门啊
香港主权早就回归了
为哪样要各自设境
八万人列队
两三个小时地等


入境

山连着山
水连着水
偏整一片地儿建立关口
长长的通道
还嫌不长
并联的曲别针一样
让同胞来回转场


再出境

由香港乘船去澳门
也要履行出境
都是特区、都是资本主义吗
只是敛财的方式稍有不同
一个金融中心
一个赌城


再入境

“再出”时我们凌晨四点起床
“再入”后已经十一点钟
五个小时的时间啊
空耗了多少人半天的生命


又出境

我们这个第7团
集体拒绝进入赌场
这个澳门导游爽快
说早点送你们出境
才下午两点
我们就随着人流
走过了长长的大厅


又入境

又入境已经是珠海了
深深懂得了什么叫折腾
身心疲惫呀
发誓今生不会再出入个什么鸟境

入到境内
等到下午三点半多了
还不见来接的车影

2014年9月19---21日•事
2014-10-7•诗



遭遇香港(组诗-旅游系列【6】)
文/ 山城子

题记:这里写的三个香港女导游,也许是太个别的,不幸被我们老人团遭遇了。
相信港胞绝大多数都是好人,但在资本制度及其文化的熏陶下,人们的思想倾向,基本是拜金主义的。
而品性恶劣的人,就不择手段,且挖空心思,其劣迹实在让人不齿。可我忍不住还是要如实齿一回了。

下马威

刚刚入境上了个倒短的车
香港女导游就寻机下马威
一位老农民被往里狠推了一把
且大声吆喝“往里去!!”
老农民有些生气地回了一句
女导游立刻大发雷霆
直吓得任谁也不敢言声
(都以为遇到了个精神病)

继续下马威

到第一个所谓“景点”“黄大仙”
导游给了团友们20分钟时间
到时间领队数人少一个连忙去找
原来那个八十二岁的老头儿
找不到车了,正在院里转

女导立刻大声警告全车的人
这样的事绝不许给我重演
晚一分钟你也自己打的来追
追不上晚上你别想住酒店

(人生地不熟啊,手机不通
我和老伴儿心里直打鼓点)


实施下马威

午餐后七十八岁的黄奶奶有点呕
她不敢呕到马路上,去找卫生间
老妯娌陪她一起去的
女导来了领着我们找车七扭八歪
(不知道车是不是故意停得老远)
领队连忙去找那呕的老妯娌
女导立刻电话,我们开车了
你们打的来追赶到莲花景点
(可怜我们的领队-小女孩子太柔弱
被可恶的港导抓住了弱点)


加剧下马威

太柔弱的领队(旅行社陪导)
被强令换了香港手机卡
还强令印发有领队手机的名片
人手一片。香港女导说谁再掉队
就自己打公用电话与你们领队联系
公用电话——自己投币
(我心想,千万别掉队呀
哪里去换香港的硬币?
尽管香港我有两个网友
可这里废了我的“移动”手机)


第二个女导

原来第一个女导是临时代替
临时代替也这样用尽心机
下午五点第二个女导出现了
苦穷——说自己的女儿读书开销大哩
崇富——恨不能把自己嫁给赌王去
说明天就是购物了
说感恩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说香港住两个晚上就要两千多人民币
你们那点儿团费够干什么嘛
全都是我们老板给你们开销滴
做人你不能昧着良心不是
明天——人人都要买东西


购物珠宝店

在表店滞留将近一个小时
老农民腕上戴上了香港的大手表
然后进入珠宝店
二导命令我们的小领队挨个登记
已经过午了
只有十一人购了三千余人民币

二导对小领队霹雷闪电
“这么点点臭钱够干什么用啊
快都让他们回店里去!不买?
就别想坐车吃午饭住酒店了!”

太懦弱的小领队诺诺地说
“我再去做思想工作。”

硬是又憋了一个小时
憋出了将近两千元的人民币
“这女人也可怜,怕是穷极了!”
老农民们老姐妹们窃窃私语


高价乞售纪念品

回酒店的途中
二导借口给我们开车的老司机
说帮他卖给我们点东西
好在是香港回归的纪念品
你们总得有点爱国主义
一点也不贵,五样钥匙扣
才一百人民币
小领队立刻帮助收钱
我老伴儿小声说我们一家人
就一个人买可以嘛
小领队觉得有理,说可以
(老司机头发都白了
他车上货架上的货
我计算一下一两个月都卖出去
至少可获十多万人民币)


高价强售纪念品

早晨四点就起来了
集合向出境的码头赶去
他们是变着法地敲诈勒索
不然怎么换了导游换了车

第三个女导游开始洗脑了
说登船必须有莲花陪伴
下面谁小声说了句什么
三导立刻训斥成厉声大喊:
“谁再说话,我让她立刻下车
没人管你,自己去找船!”
车内立刻鸦雀无声了
三导继续把高价强销铺垫

接着小领队就帮着发货
这回必须是人手一件
三十人三千元只差一张毛主席了
三导大把大把地收钱

车已经停下了
八十二岁的老头口袋已干
“你不交钱,车就不开
你可不能耽误大家上船!”

可怜的老头尴尬得仿佛被罚站
邻居忖不住代交了一百元

(谁知已经到了码头边
她指个路让小领队领我们自行出关
接着,三导就没了踪影
庆祝自己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诈骗
后来我们到了珠海
那个会奏国歌的莲花售价五元。)

2014年9月19-21日之事-
2014-10-17•诗


澳门印象(组诗-旅游系列【7】)
文/ 山城子

07团的导游

07团遇见了一个爽快的男导
说你们的心思我知道
不想花那些没用的钱
自费180元的参观或参玩的
大赌场项目干脆取消
就看看那堵墙吧
还有渔民信仰的妈祖庙
再就是纪念回归的广场
到那儿拍拍照
至于购物,那几个店必须走到
想买就买,不买也请走一遭
——说实在的
整你们的钱,能有多少……

一车的老农民听乐了
说还是澳门人好


08团的导游

07、08两团是一个寨子的同胞
07遇到08就将消息报告
说180那儿我们不去了
08说,呀你们的导游真好

后来他们也交涉了
他们的“导”说死也不取消
但农民们就讨价还价了
最后是140元人民币成交


以赌致富啊

说什么是政治特区
我看货真价实的经济特区
大陆上赌博是违法
这里却靠开赌场致富
世界上除了梵蒂冈
哪儿也找不到这样的去处
香港那三个女导
都把赌王挂在嘴上揣在心里
巴望着去认干父

2014-9-21•事
2014-10-18•诗


珠海(组诗-旅游系列【8】)

入境滞留

先在大厅滞留
小领队联系不上珠海导游
出了大厅在广场继续
来车不知道什么时候

等吧,只能等
反正老年农民们的时间
绝对不是金钱


车过海滩

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来了一辆车把我们接走
一位男导说我临时替代
你们导游还在广州

车过海滩
这是写明的车上观光景点
那个菩萨摸样的标志艺术品
站在海里也不把手招


韶关酒店

终于到了酒店
我与老伴儿住进电器不亮的大房间
服务员挺热情
拿来一个插线板
电视开了
还烧了一壶开水和我们攀谈
原来这是韶关市政的招待所
平时常常空着许多房间


四点起床

这是第三次被规定四点起床了
我们不过住了五夜的旅馆(另两次是六点)
那位苗族的老女人
招呼同伴儿总在三点半
走廊上她挨个门地嘭嘭嘭敲
没睡醒的我无奈地心烦
后来才知道起这么早是去购物
有两处专门的大店等我们送钱


导游乞卖

昨天在广州没来得及接我们的女导
脸上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说我们这里的导游是没有工资的
只能借车上卖点儿东西挣点开销
现在请你们品尝一下珠海的鱿鱼丝
这可是没比的鲜美味道
我老伴儿说你不是规定车上不准吃东西吗
导游说,我是指你们带的饼干面包
……哦,哦……
后来,老伴儿恻隐了还是掏了腰包


购物刷卡

这是个卖床上丝织品的很规模的大店
我疑惑他们怎么会开门这样早
(后来悟出是专门给旅游团开设的
一天数万人从澳门归来的游客被整体打包)
促销人盯住了一对儿老农民夫妇
价位由四千多直跌到两千的丝绵被套
老妇说只有一千七百块钱了
促销人说好吧那三百请导游给你补交
导游通快地拿出银行卡就刷了一下
刷来一百七还是三百四我们不知道

2014-9-22日•事
2014-10-21日•写


在“珠宝”公司(组诗-旅游系列【9】)
文/ 山城子

进入中山市

行程中意外地进入伟人的故乡
可惜不能去纪念馆参观敬仰
大块的时间给了“珠宝公司”
被挟持了的旅游团无法可想
看看就看看吧
不买你珠宝就不会上当


好大好大的“珠宝”公司

不是商业繁华的地方
很僻静又很气派的建筑格局很漂亮
太宽敞的行廊与大厅
太豪华的陈设与装潢

旅游团一个接一个左转右转
两个团进入一个洗脑的课堂
清一色的女服务生一个比一个西施
有的还被冠以“经理”装相


很现场感的骗演

我们7团与10团进入一个大教室
讲解员自我介绍,然后播放珠宝录像
进来一个被称经理的女人假装耳语
讲解员立刻关掉录像请求客人们帮忙
说公司领导要来检查我们的工作
千万给我美言几句哦多给我鼓掌
一会儿真的进来一位穿着随便的男人
笑容可掬地嘘寒问暖然后开始演讲


老板的儿子
演讲的人称自己是老板的儿子
一直赌石在云南
说新近回来看到中央的一个文件
我们这儿八家珠宝店要关闭五家
哈,我们遇到了困难
真心求大家帮忙啊——在网上
请为我们“••珠宝”美言
为了感谢,发给每人一个玉扣
这可是经过国家鉴定的A及品
小意思啦-不成敬意,帮我渡难关
这是我们生死存亡的问题啦
卖不卖货无所谓了-只要网上点赞


一瞬间

开始我还觉得他们可能要作戏
后来听他侃侃而谈甚至风度翩翩
那一瞬间就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了
老伴儿说咱们回到家就上他们网站

老板儿子说“好了咱们一起走走
我陪你们参观参观”
柜台前就看那些金镶玉吊坠
他说“这款式是我设计的你们看好不好看
今天我高兴我打折,谁喜欢
2、5折伍佰元——破例只收三百
(好像又心疼了)只限6件…”

话音一落,这些爷爷奶奶们
瞬间就各拿在手里两三件


最高“境界”——赌销

卖掉近二十件的300元之后
老板儿子盯住了我
说老朋友咱们就做个游戏吧
喊漂亮的经理小姐拿来纸笔
他写了三个数字:
1680元、999元、666元
看看你对我的信任度吧
你可以向我交出任意的一个钱数
然后,我可以什么也不给你
也可以给你个大惊喜
这叫赌信任度啊!如何?

火辣辣的眼神望住我
仿佛暗示给我的当然是大惊喜
然而我清醒了
恍惚中好像看到了他的秘密
如果我选最好的信任
给他“一路发” 数额的人民币
他会馈赠我标价8000元的物件
而实际价格要缩水十倍

我说,我没福分,囊中羞涩了
他立刻有点落寞失意……


圆骗的网页

回到家时我真的找到他们的网页
清清冷冷放那里是圆骗的
再说哪里有什么中央文件
哪有强令关闭企业的道理?
于是我百度一下这家珠宝的名字
却看到一堆上当受骗的信息

有的称标价两万多的一件玉制品
折到肆仟伍佰元人民币
但买回来却疑为假货
可又无法找到确凿的证据
有的称那些所谓国家鉴定的A品
其实或者就是小孩子的玩具
还有人统计老板的儿子有十几个
还有女儿也临场撒娇演出打折感谢
大故事都是一样的
临场表演稍有小异

2014-9-22事
2014-10-23诗


归来的反思(组诗-旅游系列【10】)

便宜没好货

俗语有言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
服务性质的“旅游货”
也不能图它太便宜
幸而身体还好
起早贪晚的折腾也经得起


何来的“低价团”

这很成章顺理
毕竟是“特色”的市场经济
缺陷哪里是好克服的
都要削尖脑袋占一席之地

你低,我比你还低
于是发给地方只能零处理
商家立刻来联手
于是高价出售冒金冒玉的玩具


原始积累

说到底还是资本的原始积累
不是掠夺就是圈地
只是方法要隐蔽得多花样得多
圈地不再用马
掠夺不再枪毙


拜金势不可挡

经济的发展势不可挡
拜金的趋势也势不可挡
无数的腐败就是铁证
这旅游的奥妙小事一桩
别投诉了
我贴个真相的帖子
没两天就被贴吧删光
毕竟网络也是人间
不公平的社会关系
那个公平哪里会来赏光

经历隧道

既然人类社会还处在资本隧道
一切经历都是正常现象
至于梦想的马翁的那个“入口”
既隧道的出口还在遥远的地方
不要问具体还有几个世纪
天上依然挂着不会老去的太阳

2014-10-23于筑城观山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