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9|回复: 1

与美同行(36-4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23 08: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美同行(36-40)
作者:山城子(李)

鲜活灵动——《与美同行-36》

美,咱们沿溪而下,踏响永远的节拍
就会相逢老乡女诗人-她正在渤海边徘徊

山,那就借着初秋的爽风飞起来吧
这晓畅流转溪的尽头就是家乡的大渤海
请抓牢我裙袂的飘带,当你抓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
也会轻化为一朵飘飘的云彩

是吗?早说呀,我一天就抓你一百次
百天后就可与你并驾齐驱万里云天一任自由自在

啊,看到了白浪一波一波的海滩无数的鲜活涌向
伫立的她。都是七彩的鱼儿不知被什么神仙点化
灵动出许多弧。长弧短弧恣情地穿插
她处在灵感当中先别打搅就从海浪的缝隙悄悄听她

美,听到了吗,咱们的老乡诗人在说《回味》:

“雨水天/ 小木屋  长出蘑菇/ 我们坐在童话里  相爱/
春风和煦  推开温暖的门/ 你和我像两只小蜗牛  不动声色/
拖着湿绵绵的尾巴/ 向着各自的一方  慢慢悠悠地爬行”

山,果然很鲜活的一首小诗“坐在童话里  相爱”
多么新鲜的事。“小木屋  长出蘑菇”多么活泼的暗示
那是长出的朴实的爱呀。嘻嘻,真想与你住进那小木屋了
也“像两只小蜗牛” “拖着湿绵绵的尾巴”好传神,有趣极了

美,如果语言有年龄的话这般鲜嫩活泼的就是年轻的语言
年轻的语言出自年轻的诗人之口。读着穆桂荣的诗
如读着一溪下山的春水水珠儿的跳跃,又如草地摇曳阳光
的一朵朵初开的蒲公英,或是雨后窜动枝间的一只只小鸟
鲜亮又活泼,青春又朴实,流畅又干净
这样的阅读效果——美,你就在其中了

山,咱老乡也在听。她在——《倾听,一条河流进春天》:

“春天刚刚发芽  我看见一条河/ 在山的缝隙间直立起来/
一个人同它奔跑  水声  喊声  脚步声/
都被风带走  卵石披着绿色的外衣/ 寻找盛开的蛙鸣”

美,这是这首诗的第一节,我太喜欢这个“春天刚刚发芽”
极像精灵钻进语言带了一股灵气就不是一般的生动了
这就是灵动,灵动得一条河竟能“直立起来”“卵石”
也新鲜地“披着绿色的外衣”灵动鲜活出“盛开的蛙鸣”

是的!山,“盛开的蛙鸣”最具灵气。这是咱老乡合用
“移就”与“通感”格所产生出来的审美效果
“盛开”一般用来修饰花,这里移用于“蛙鸣”是移就格
也是将听觉处理为视觉,又是通感格。而“春天刚刚发芽”
则是省略了具体植物因而可以想象为无数的植物
都“刚刚发芽”。这样就简约出了灵气,就灵动出了魅力

看来,真正的鲜活灵动都风符合语言及事物之情理
绝非乱相搭配。比如说“馒头刚刚发芽”“盛开的钟声”
就离奇得离谱了。钟声单调悠长不比蛙声一片
说馒头开花可以(蒸裂的模样)说发芽就不是人脑的思维了

美,初读穆桂荣的诗作我很惊喜。有诗为证:

“这一瞬间/ 我掉进语言的鲜活灵动新颖别致里/
没人能打捞得出/ 是已潜回辽西/ 到了老乡住的兴城/
叩问《永远的节拍》有多少踢活的小石子/
奔跑在灵感的/ 翩然里/ 这么令人痴迷”(《诗意日志•痴迷》)

我痴迷她的词类活用。这是她娴熟鲜活灵动语言的技艺
“我决定让寂寞安分守己/ 让忧伤多一点牵挂”(《落魄》)
这里的形容词“寂寞”与“忧伤”分别到了两个分句兼语位上
宾前主后,就名词化了。不仅化虚为实且与拟人格的结合
就凸显了韵味的灵动

“寂寞的枝头还站着我的张望”(《爱情鸟》)
“张望”这个动词本身就够生动了
却令它“站”成名词性质,于是就升华为灵动了

“会不会又想那儿  红了樱桃/ 绿了芭蕉~~”(《乡思》)
“红”与“绿”,典型的形容词都作了及物动词用
诚然是对传统的继承属于“形容词的意动用法”
也是从“春风又绿江南岸”里化出所以句子古香古色地鲜活

“把折叠的自己,平平地放在枕边”(《飞》)
“折叠”是动作动词,而用在了定语的位置上
就成为一种状态。有了形容词的功能
这样的语言效果,就别致得灵动

“饮一杯夜色/  干一杯孤独”(《夜》)
“一杯”是描述液态物质的数量词,在句中属于定宾搭配
一个多么美的月夜独酌的意象被灵动鲜活出来了
这也是词类活用的一种…

山,你别说了看老乡的一袭白,正像我们飘来
还有那些欢跳的鱼儿还不快打招呼,把臂膀张开……

2009-9-4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5-24于夏云


新颖陌生——《与美同行-37》
作者:山城子


太恋着那里的秋高气爽,与你飞向大草原吧
去接受一回人生开阔的沐浴
在我们辽西之西内蒙的地界成吉思汗曾策马骋蹄
辽远空阔的英雄故地

也许你从未到过那里,你会感到很新颖,很陌生
给你向导一回吧许多诗人的诗作都曾在那块儿美丽
哦!到了,到了,你看树下那个徘徊的一影窈窕
是不是著名的中间代女诗人我们加了好友的安琪?

正是她,边走边吟呢
沉浸她自己的一首旧作——《晚风》里:

“晚风凉了,夜色刮起秋意,内蒙像一张羊皮慢慢铺开
树的影子凉了/ 静静站在路旁/ 夜色刮起,我们在内蒙的秋意里
守着遥远的草原幻想/ 慢慢进入梦乡//
梦是谁家的孩子/ 一会儿到我心里走走/ 一会儿到你心里走走
在内蒙的秋意里/ 我们手拉手/ 渐渐进入梦乡”

噢!这首作品我曾与我的学生一起学习
学习她的新颖不落俗套的遣词造句
我跟学生说印象到脑子里不仅新鲜别致
且字里行间隐藏(颖)着深刻的诗思与情谊

学生问:“夜色”怎么会“刮起”?我说:给句子恢复通常
当是“走进刮起了晚风的夜色,感觉凉了,满怀都是秋意”
学生顿悟地说:这样就啰嗦起来也不新颖了
又问:内蒙为啥要“慢慢铺开”?答:颖着诗人宽敞的心情
心情何以宽敞?两个人美满呀!

“晚风凉了,夜色刮起秋意”这儿的新颖源于“异配”
就是搭配之异。表面看仿佛有悖事理
影子无所谓凉无所谓热的嘛,“凉了”本不该配在这里
应当配在有凉热的物质名词之后比如“饭菜、茶水、天气”
但把它配给了“影子”“影子”就厚实得可以
你们见过影子的厚度么?没见过自然就新鲜且颖了某种深意
“凉了”的反复是反衬两人被窝里的温馨
温馨就是美满呀!又用了那么多的叠词来悄悄舒缓节奏
一种悠闲的氛围可以悠缓地享受生活、享受美满
说梦的孩子“到我心里走走”“到你心里走走”
没人这样说过所以就新,而且颖着梦也是美满的
还有什么不美满呢?结句“渐渐进入梦乡”
就进入了悠长的美满。如果她诗面上仅仅写了
“秋凉的夜晚美美地睡了,还做了好梦”
那么,透过这个表层能体会到诗里的“你、我”婚姻的美满么?
当然不能。他们的美满婚姻他们的婚姻美满
就是这样用别人没有表达过的方式和方法表达出来所以新颖。

与新颖相亲相近的当是陌生
但陌生往往是一种陌生风格的诞生
比如阿吾的作品初读会觉得进入了一个从未到过的语境:

“该物体产于四川/ 八一年起归北京保管
它长1、72/ 宽0、43/ 厚0、21//
物体为不规则状/ 暂时称作组合式/ 有一个椭球体
两个圆柱体/ 两个圆锥体/ 五个长方体/ 表面呈天然光泽”
(阿吾《对一个物体的描述》)

全诗6节,这是前两节所谓“对一个物体的描述”
乃个人简历。第一节介绍籍贯与读书地点及身高与体形
却这样耳目一新地语言。第二节是描述自身外貌
人体组合是不规则的是第一、二行的意思
第三行写头部第四行写胳膊第五行写腿第六行写身体及手脚
第七行写皮肤。这是阿吾1987年的作品
发表《诗歌报》引起反响。阿吾当时主张“两反”
即“反诗”(反对已存的一切白话诗样式,独辟蹊径)
与“反修辞”(其实是反修饰语)。这是陌生的来源
这样独特的语言方式几乎不加任何修饰语且常常以种代属
大概念代小概念,当然是借代修辞格的拓展
于是风格成一种“原始语态”样式成“纯客观”

借鉴原始语态的客观冷静我也曾打扮过这样的面容:

半径50米的半球体半透明蓬帐
今晨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我是中心
寂寞而惬意。被割倒的稻子一捆捆躺在脚下
湿漉漉不知把什么回忆

一个花季影子贴到蓬壁上一点一点及近
不是侵入是一朵山百合眼睫毛细亮着雾滴
携着她的世界轻轻游动操纵一册课本像操纵方向盘
无声地穿越

我的世界又归于平静和完整做些自己的动作
田埂高兴没人看见大自然促成的偶然
弥天大雾让心灵卸掉一些东西

(2006-9-20于毛栗坡)

这是秋天的清晨我一个人沿田头小路做散步式锻炼
弥天大雾可视的空间极像个的半透明的大帐篷
顶部很圆。人走到哪里帐篷就跟移到哪里
感觉非常恬然。这时一个作野外晨读的女孩
由模糊而清晰与我擦肩而过……回到学校以《穿越》诗录下来
其中的“半径”“半球体”“世界”就很有些陌生的新鲜

山,快打住。我们已经到了安琪的身边
你快匿声。我从后边去蒙住她的眼……

2009-9-5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6-7修改于夏云

美彩漂亮——《与美同行-38》
作者:山城子

内蒙大草原固然可以开阔广阔乃至辽阔你我的人生
却比不了美彩缤纷明朗漂亮的西子湖恬然的消遣
美,今天你也打扮打扮心情和心思
甜蜜地陪你去甜蜜亲近“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的江南

看钱塘潮起潮落这里黄皮肤黑眼睛的兴衰
听白娘子的故事左编右编就是毁不掉小青的青铜剑
“日出江花红盛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是谁巍峨着身影岸上挥着美彩的节拍轻轻拍着江南

一定是毕业于北大的那位才子大卫树了
是不是又来这里寻找他与花瓣公主那种情感的缠绵
看那脚步的踟蹰踟蹰复踟蹰
听那流淌出心的缱绻流出了怎样慢板的诗篇:

“从断桥到断桥到断桥,一路都是断桥,西子湖就累了
躺在江南的枕边,在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的怀中,你疲倦地笑着
山也烟雨蒙蒙,水也烟雨蒙蒙,你笑得我心疼而忧伤,我也烟雨蒙蒙
那些美丽的沧桑做了窈窕的胭脂,你开始有着丰腴的红唇白齿的历史
我徘徊在你心事曲折的长廊,一唱三叹地念着你的名字:鱼,鱼,鱼
你潜伏水底,偶然给我一个惊艳的水泡,我却想拥有是你整个水下的城市
从天堂奔跑向天堂,从伊甸奔跑向伊甸,从爱奔跑向爱,你真的累了
轻轻,轻轻,拍着我的江南入睡,抱着我的鱼儿入睡,我和你眠成永远
………………………………”
《花瓣诗:轻轻,轻轻,拍着我的江南入睡(十四行)
——献给我永远的花瓣公主及爱人》(载于《北美枫》No.1 2006第51页)

他“荒谬”着手法叠印出“断桥”,我就醉了
手法却是诗中常用的传统修词格复沓、拟人与用典
底蕴与颜色就这样漂亮地美彩,美彩漂亮地镶嵌
“断桥”是中国民间爱情传说《白蛇传》中的“关键词”
经过这样的叠印,就叠印出了风光特色和韵味的江南
绵密修长的诗行,悠长至深的情怀,就开始很明丽地流淌了
“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的怀中”吸引着多么巨大的爱恋
三个“烟雨蒙蒙”的反复浓重喧释了“心疼而忧伤”的情感
共鸣在大自然的水水山山,美彩缤纷依然,明朗漂亮依然。
四至八行依然整齐地排列着美丽的长阵,情深意长地舒展
层出不穷的新鲜意象:“美丽的沧桑”、“窈窕的胭脂”、
“红唇白齿的历史”、“心事曲折的长廊”、“惊艳的水泡”
“异配”修辞张扬着现代气息一串串,又一串串
而“鱼”的连用,“轻轻”的叠用,“累了”的反复
“入睡”、“奔跑”的复沓,“天堂”、“伊甸”、“爱”的回环
以及比喻、拟物、排比、排偶等十余种修辞格的运用,使作品
无处不美彩缤纷直观,无处不明朗漂亮直观……

就像特喜欢你,我特喜欢美彩与漂亮的语言
阅读效果不灰色、不晦涩,也不晦暗
能让读者从阅读直观地进入语言的审美过程
光明磊落地坦然欣然就会共鸣更多朋友的情感

所以我也注重美彩缤纷与漂亮绰约地行走文字
2004年我写的《一缕风的记忆》就是这样的一篇:

“说不清你为哪样/ 那么透明/ 隔着婀娜就能看到/ 你背后摇曳的花影//
那是细雨后/ 才开出的桃花/ 红颜重叠在你的脸上/ 渲染着我明媚的心情//
柳叶儿鸟幸福地鸣啭/ 两只蝴蝶/ 翩然在菜花地/ 想及古老的十八相送//
我们不需要再说什么/ 就盘桓在树下/ 保持宁静……”
(刊载《顶点》诗刊2004年第2期)

这首15行的短诗,其美彩的基调在于使用了
“透明”、“婀娜”、“花影”、“桃花”、“红颜”、“明媚”、“翩然”、“宁静”
一系列缤纷晴朗的意象,自始至终地情景交融

其实出其不意的构思也一样能够让文本漂亮美彩
一只轻盈的鸟儿从我的记忆里翩然出来:

“鸟儿看见艳阳/ 飞来站在树上/
它们想:这么好的阳光/ 不能让一个季节虚度了//
一只白鸟飞来/ 一只黑鸟飞来/ 就是一幅水墨/
五颜六色一齐落在/ 无叶的丛林里/ 会是什么样的油彩//
站在树上,鸟就是花朵/ 阳光一温暖/ 鸟儿的思想开始活跃
站在冬天的阳光下/ 鸟儿就成了冬天最美丽的花朵”
(见诗集《云彩草书的丰沛》53页梅边吹笛《鸟是冬天的花朵》)

以往诗中,花朵每每喻青年女子或少年
梅老师这首《鸟是冬天的花朵》别开生面
以花喻鸟,艺术效果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干净漂亮的构思会漂亮出怎样的美艳情感

关键词是“想”。读到“想”,觉得前面的
“看”和“站”也是人的动作。由此我判断
梅老师写的可能是人,且是一“族”人
那末,诗人是在为哪一“族”人群倾情礼赞

以花喻女,是取其貌似;以花喻少,是取其嫩似
而以冬花喻鸟,是取其神似。飞赴无叶丛林的冷寒
去为叶为花,而不负一个季节,其执着坚韧
乃至牺牲的精神,不是已经呼之欲出地明显

梅老师就是梅老师,它不仅是位优秀教师
而且还是一个实力诗人天天坚守着精神家园
分明是讴歌诗人这个生存当今社会夹缝的特殊群体
一个与鸟与花极可相喻的群体正以诗坚持冬天

商品大潮的冲击,群体的裂变与内敛
冷落萧条困境的诗界,确实极像冬天林子的萧然
黑鸟、白鸟、五颜六色的鸟喻不同诗群不同流派
不同风格和品性的诗人们,化叶生花甘愿

甘愿守望冬林,韧忍营造新一重精神圣殿
当今的中国诗人及诗爱者
(有这个“爱者”我就被幸运地划进来了)
无疑都虔诚为圣徒,虔诚为诗国的精干

美呀,你才是美彩漂亮之最
每抓着你的裙袂飘带畅游天下就如痴如醉
鲜彩丽颜都轻柔细腻在你的白皙之下
无法割舍的滋润与欢愉一并伴你远飞

然而这江南,春江花月夜的风情雅地
春也如水,风也如水,夜也如水
花也娇媚,月也娇媚,人也娇媚
牵着你的手儿无论如何不想回,不想回…

2009-9-6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6-8于黔中夏云镇修改



机智诙谐——《与美同行-39》
作者:山城子

美,今天咱们就懒在这山顶上的小区
坐在池鱼台阶的平滑之上同你共赏诗作或诗句
我捧《宁静时刻》(周承强著)手上
你融《云彩草书的丰沛》(合集)怀里
你说诙谐给我,我说机智与你

我以为语言的机智在凸显灵活与省俭的修辞创新里
请看著名军旅诗人周承强下面的部分诗句:
“日落日出在不经意中重叠峰巅/ 阳光血酒一样雄壮”
(摘自《巡逻:残阳如血》)
“年年今夜月光比水草缠绵”( 摘自《中秋夜》)
“风儿吹过脸庞没有北方来劲/ 小雨莫名其妙缠吻花草”
( 摘自《十二月》)

周承强驰骋于边关语态氛围驾驭着拟人或比喻
情感的流露,省俭为既拟人景物也是情感形象的主体
如第一个句子“不经意”和“雄壮”的情感
揉入了重叠峰巅和血色落日里
情景已经不可分割地浑然物韵与豪情壮志合为一起
这两者浑然的方法张显了创新修辞的机智
第二第三两个例子缠绵的思念都在月光水草或风雨

“一只雄鹰悠然叼着军车飞翔” ( 摘自《阔叶遮住的军车》)
“混浊的浪头不时喷出受惊的群鸟”(摘自《营区边的一条河》)

这两个句子的机智依然在修辞的创新里:
诗人以描绘甲事物或它事物的动作衔接乙事物
使两事物复合为一。这是周承强独特的创造
不仅使句子格外省俭,也格外生动出活泼与美丽

山,语言的诙谐多出现在讽喻诗里。可以称为“诗小品”的
可以让读者哑然失笑又有所悟一种幽默的味道与情趣
不妨拿来诗人马也的《悬念》来体会详细:

“听说本•拉丹99% 死了/ 为什么死得不那么彻底/
最好100% 死了/ 那样,他就可以转世投胎/
做我儿子了/ 我,一个默默无闻写诗的/
如果培养出一个恐怖主义的儿子/ 我就可以骄傲地宣称/
——瑞典文学院,拿诺贝尔奖来/ 我是本•拉丹他爹”

两个百分数入诗已经幽默得可以
引入的又是世界知名度最高的本•拉丹
说他“最好100% 死了”然后投胎做他儿子
读到这里你可以稍微停一下想诗人是在骂小巫吧?
小巫能让大巫睡不好觉地球村的公民就跟着不得静寂
他干么要他投胎呢?你得急着往后读
直到最后两行才“图穷匕见”说“我是本•拉丹他爹”
诗人很好玩地捅了瑞典文学院一刀。虽虚晃,却解气
不公平么,小日本和印度都给了中国为什么不给?
我们的鲁迅他们谁可抵?我们的沈从文他们谁可抵?
我们的老舍他们谁可抵?诚然,诗人也不是黑上了瑞典文学院
肯定隐喻着更宽的思域

山,再看马也的《一棵树》也如小品一样诙谐有趣:

“魏旗一过,就是一棵树了/ 每次过一棵树/
我特别留心:是不是真只有一棵树/ 不是的,远不止一棵树/
那为什么叫一棵树呢?/ 这树究竟是什么树呢/
它为什么这么权威/ 不客气点说这么霸道/ 它还让不让别的树出名呢/
这么想着,我们把一棵树/ 很轻松地丢在了后边”

前9行层层推进就“一棵树”钻牛角尖
既然不是一棵为什么叫呢?是什么树?这样权威这样霸道?
不让别的树出名?你跟着诗人也走到牛角尖准备到最后两行
找答案。结果出人意料诗人就那么轻飘飘的把它“丢在了后边”
丢得好!你正要发笑但嘴巴就半开在那了
这么大的一个包袱总得解出来才能笑呀
于是乎你的脑屏幕闪出各种各样长在不同地方的树——
机关、学校、医院、工厂、乡镇、矿山、宾馆、车站、海关
数不胜数。都不是一棵树,都是林子或森林
但真的,我理解是真的,它们其实都叫一棵树
你也叫,他也叫,弄得别的树都不想当树了
你把包袱解到这却笑不出来了。舞台小品
有笑不出来的么?好像没有。多么诙谐有趣

马也他还有一个《等》,也等得诙谐可爱:

“把地扫了,拖了/ 把电视开了,关了/ 把茶泡了,喝了/
把饭煮了,菜炒了,不吃了/ 把灯开了,不关了/
一个人把夜熬了,不合眼了/ 你,什么时候回家了/ 我就安心了”

排比展开,共用15个“了”助词(时态)
前13个都表示实际动作的完成,最后两个则是预期完成
前13个第次排列如层层包裹着什么
最后的两个才将包袱抖开。原来是“我”在等“你”
这首小诗很透明。两口人过日子该下班了一个没下班
另一个系列在家务事中等待看样子要等到天亮
其情令人感动。这样的夫妻生活肯定是美满的
但又怕突然。包袱抖到这里不仅仅是个人情感
还有别的,是多维的。这个多维的显现是“安心”一语透漏出来的
最后这两行诗换个句式就是“你不回家,我不安心”
那么读者必思“你”是做什么的呢?如果没有危险,有什么不安心的呢?
首当其冲是矿工的妻子,再就是驾驶各种机动车辆人员的妻子
还有公安干警的妻子…这样就不能不使读者想及
没完没了的矿难事故的发生没完没了的交通事故的发生
以及法治第一线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战斗。一首诗小品
读下来不要一分钟但所牵动起来的思考和回味
却多得到处都是。这是舞台小品无法比及的
马也的诗小品想象奇特,建构多维,口语叙述,简洁明快
包袱总是在出人意外中突然抖出,意蕴总是在留连之后渐渐明白

谢谢美,谢谢美!听你说诙谐一点不累!

——2009-9-10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6-9修改于夏云



婉约细腻——《与美同行-40》
作者:山城子

黄昏后的朦胧依稀一如婉约的词语
而与你携手的感觉依然是轻柔的细腻
其实更愿意听你讲故事娓娓地流淌潺潺地道来
美呀,你总是令人痴迷

山,那就给你讲一个感动的故事吧
诗人老皮说“蓝不是抽象的事物她的感动从内部开始。”
还真这样因为我走进蓝了且从一些点悄悄钻了进去
果然就被感动了。新一波的蓝向我漫过来时
有两点大红和两点青蓝让我感动得尤其
以至很冲动地想那正是我们家我们俩的美丽
被爱婉约的她们拿去作喻
而我们黔地的晚风与内蒙的晚风凉快是一样的
但,要比内蒙湿润柔软得多就可想而知我们是如何惬意

美,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说的是安琪
她的《两双拖鞋》摆在清凉的夜里:

“清凉的夜里我们在寻找两双拖鞋
一双大红
一双青蓝

我们遇见呼市的少女,大眼睛的好孩子
白嫩的脸
清脆的嗓音
我们遇见呼市的树儿摇摆
人行道上,灯光微弱,出租车上,师傅讲话
拉高尾音

我们在寻找两双拖鞋
这是唯一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的脚
和路。我们将一起走完余生
一双大红
一双青蓝”

安琪她不说两双拖鞋那大红是女人穿的,那青蓝是男人穿的
却有“我们”在先,肯定是写配偶间的爱情了
这就隐约了一种委婉。“寻找”一词的流转
诗意一下子就窜出来引得我们也要跟着寻找了
原以为到什么地方去寻找家里或者旅馆,翻箱倒柜
谁知两人出游到了呼市漫步“树儿摇摆”的“人行道上”
观察“大眼睛的好孩子”(潜词不是觅客的坏女孩儿
——那是会破坏此时美好的心境的)
听出租车“师傅” 讲话的尾音(不用“司机”称谓,也极显出好心情)
这中间一节的细腻描摹深深婉约着两人心情的闲适、安逸
何以这样的安逸、闲适当然是两个人的美满幸福了
那么,婉约的效果是如何造成的呢?是用了象征或隐喻
那两双漂亮的拖鞋就是他们的美满爱情
事实上他们哪里是在寻找两双拖鞋呀分明是在寻找相亲相爱相牵相伴的感觉
那感觉已经在第二节巧妙地表达出来了为什么说他们还没找到呢?
其实找到了,而且要把这美好的美满的美丽的感觉
维护下去爱护下去爱惜下去直到白头偕老走不动爬不动就相依相偎着
诗情画意,多么美好呀!如果单从语言概括就是前后的婉约夹着中间的细腻

美,咱俩拖鞋就免了要穿就穿旅游鞋
一双红如夏花一双蓝若青瓦
远远地走出城市的烦嚣去漫游乡间的青山绿坝

山,知道你的心思,天人合一毕竟是神仙的日子
你追求的是内心脱离凡俗的高雅
上周你的一首诗中就婉约着这样的情感升华:

与山共生
文/ 山城子

视线平移到窗外
就记起这群起的新居原本是一座山
楼顶亲密云霄
原本的山就被偷换了概念

躺椅上想念那些原貌的山
一丛丛野菊依然生长我淡然的灿烂
在岩石与岩石的缝隙
摇曳秋风与一字路过的鸣雁

都收回体内长成厚重的意象
让我的每块肌肉苔藓成裸露的山岩
让山是我,让我是山
让思想的植被远离城市的尘烟

你不说被城市占领的山头已然没有了山野的风光与情趣
却绕个弯说“偷换了概念”。也不说热爱乡间山野
却婉约成“一丛丛野菊依然生长我淡然的灿烂”
不说追求天人合一却道“让我的每块肌肉苔藓成裸露的山岩”
进而“让山是我,让我是山,让思想的植被远离城市的尘烟”
于是也就风格出了婉约的语言

美,我的东西还不够细腻,要细腻得去承德学习远观
远观他有《临走的火车》朦胧的思维都细腻在明晰的意象里面
请看:

“从承德站前我抠出兜里的零钱
卖了一合烟
三年了,一直是蓝钻的那种品牌
我的嘴适应了它,我的鼻子一直冒着
那种古老的气味
我身边的一个大学生,拿着一本
泰戈尔的诗歌读起来
我看得出他是学中文的,他安静地读
我第一次看见我身边的人
会拿起一本诗歌刊物
认真的读起来
停车,上厕所,喝饮料
他一直拿着它,我问他是不是学中文的?
他的眼睛开始看我,小声说是
我告诉他我也写诗
在地下通道里写诗,也这么仔细地阅读
他笑了,我说火车进了隧道,然后
我掏出一本他们诗刊
他笑了,他拿过去告诉我
他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们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好,我就把他送给你”

小学生读东西不肯停下来。嘻嘻!他买一合“蓝钻”
哈哈!扣半天扣出几个毛毛钱。爸爸一买是一条大中华烟
呕呕!大学生,读泰戈尔的诗还有姓泰的呀!上厕所都在读
比漫画书还好玩吧?他给他一本他们的诗刊
他们是谁们呀?小学生在这细腻里跳跃却深入不到婉约里边

中学生读东西也很快,但比小学生要耐得住一些
承德呀!那有避暑山庄。诗人是不是旅游去来的
烟没了,钱也不多了他碰上一位大学生是文科,怪不他读泰戈尔的诗
老师好象说过老泰是诺贝尔得主来过上海,会见过鲁迅呢!
读的挺认真,喝饮料眼睛也不离开?哇!我有这个劲头就好了!
哈哈!在地下通道里写诗,地铁吧?那里更有灵感么?他们诗刊
他们诗刊?一本诗刊?反正给大学生了,车上遇知音了
中学生毕竟比小学生强点

大学生的诗歌读者比例大些吧?至少读文科的学生爱诗的多一些
翻出一看,诗性的直叙,好!省得猜灯谜了!——毕业后捡垃圾
当丐邦去也别当诗人,读读诗倒是件雅事不能陷进去,陷进去就一辈子寒酸如诗中人
烟也只能吸差的了。嘿嘿!这位完了铁定要进去,你抱着泰戈尔痴迷
莫非想创造个奇迹——为中国挣一个文学大奖来?
做梦吧?——瑞典人读不懂方块字你就是超过沈从文、老舍、王蒙、贾平凹、舒婷们
他们的汉语成绩也还是超不过一个中国中学生
现代诗变变身,谱上曲,或可借着歌星的光环走到舞台上
但那也就是歌词不是诗了因此你只能在“地下通道”进行
谁让你是当代的诗人你看众多媒体这赛那赛有过诗人当评委的么?
嗨呀“他们诗刊”,要不是那位写诗的教授提起过
还真不知道说的就是《他们》诗刊
咋连个《 》都舍不得用呢?现在怕是“第三代”的文物了吧?
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竟在火车上邂逅了,就算是文物也要相赠了
——多么执著又沉重的希冀呀!

美,现在轮到我读了体会到诗人的诗心不死
不仅做清贫的守候,还将炽热的希冀传递下来
潜台词还有外国的东西可以借鉴但还得走回民族来
土生土长的“第三代”继承也好,扬弃也罢,还是值得研究的
并不比泰戈尔逊色呀!这样,一位孜孜于今诗的诗人形象
就站立在我的面前了语言那么细腻又那么婉约

山,黄昏后的朦胧依稀确如婉约的词语
而轻柔淡静的细腻还是迪拜《成都的男孩》最可赏析:

《成都的男孩》
文/ 迪拜

他睡了
被角踢开了一部分
露出他的小腿和脚

我把被子给他盖好
但他又踢开了
两条腿交叠起来

我想偷偷地吻他
然而我坐在床边稍稍犹豫了一下
离开了床

我搬了一张椅子
坐在床边
灯光幽暗,我能静静地看他

我的男孩,他的头发睡乱了
均匀的呼吸声已经能听见了
歙动着他的鼻翼

他的三角内裤被棉被盖住了
刚才,我的嘴唇与它包裹着的肉体进行了交锋
那销魂的体液不知道我能回味到什么时候

现在,我能非常清楚地看清和仔细看的是他的脚
两条小腿上的汗毛无序地排列着
肌肤富有弹性

他把成都的水性也带来了
凝聚在他排列整齐的脚趾上
骨节闪烁着如泉

他伸手擦了擦脸
离天亮的时间短了
我起身吻了他的小腿

第二吻
在他另一只脚上
他的两只脚收缩了一下

这样的直观明白却又这样的诱人而耐读为什么呢?
罕见叙事文字这么平静的细腻仅见男色之爱这么高雅的细腻
意象主体“我”的平静自述细而入微的白描慢镜头一样
“均匀的呼吸声已经能听见了歙动着他的鼻翼”
“我能非常清楚地看清和仔细看的是他的脚
两条小腿上的汗毛无序地排列着肌肤富有弹性”
就这样地守在男孩身边就这样静静地细致地赏看
没有一个“爱”字,被婉约着的“爱”
却自始至终的在细腻里边静静地呈现

美,果然的轻柔淡静的细腻
细腻出男色挚爱的语言奇迹

2009-9-13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6-20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