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92|回复: 1

美学长诗《与美同行》(21-3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18 1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比拟王国——《与美同行-21》
作者:山城子

美,今天天气心情和谐万不可家里与时光斯摩
就逛逛比拟王国去吧我知道那里,你是常客
虽然那里的人不是人却都有了各式各样的人格
各式各样的情感,连石头都可以跟你幽默
毛毛草都可以开口说话,说着说着会把你逗乐
万事万物都狗样人模了显得比人还机灵可爱活泼
那里的物都不是个物。不是物,却可以具备
物的形象、物的本色、物的姿态、物的动作
其实大都是人(也或有动物)隐匿于物
借物以彰显某方面的性格或其它的什么
就是说原来不是人的都入了拟人格
不是物的也入了拟物格-两格合起来统称比拟格
只是它们何时成了一个王国?那就出发吧,美
我要到那儿去欣赏你进入比拟的境界
是用如何的妩媚娇媚展示你的情态与姿色

看见了那莽莽苍苍郁郁葱葱的就是比拟的国土了
这里最好去的去处是白沙庄园里的玫瑰园
不是芙蓉国里的白沙是拥有《玫瑰园》(中国文联出版社)的
侗族的精通英文的白沙
我曾单独梦游过一回那里若有若无的芳迹似隐似现的思缕
步步惊  纷然如夏雪,未曾感的一种别样灵犀:

“走出八月,天空疲惫
草因此一再穿透

“大地纵容它的疯狂,新长的爱情
带着痒、血丝和抓挠的欲望
对于大海,对于不肯歇脚的云
她仰躺的姿势,如此雍容——

“八月是一只踱行的蜗牛
拿什么倾听和眺望:它背驮的小房子里
一万台的机器轰鸣
和初潮后的月白”

哦!“草因此一再穿透”是什么草呢?是光吗,还是射线
以物拟物。美呀,这是白沙的创新哩-我是仅见
“天空疲惫”,天就人格了,可“一再穿透”什么呢?
隐隐的桂香一样不在意浓浓郁郁,在意时又觉得缥缈
(哈!效果就是这样的美妙)跳到第二节才知道
是“爱情”的“穿透”哩,且是大地“纵容”的呢
芳迹已现,湿漉漉的“带着痒、血丝和抓挠的欲望”
青春的涌动厉害哩!但面对海与云的诱惑岿然不动
很从容呀:“她仰躺的姿势,如此雍容——”
哈!大地也人格了,云也人格了,它(草)也人格了
不然诗境如何这般美好
都走出了“八月”到九月为什么又回到“八月”呢
哦!是回到女孩子必经历的“初潮”
“拿什么倾听和眺望”是用蜗牛的人格化
来暗示少女的不懂而毫无准备……妙笔生花的效果在于
诗人是以暗喻的手法为前提:
大地——有着生理和心理机能的身体
疯长的草——少女涌动的青春期
八月、九月——初潮与初潮后的时序
蜗牛——难熬的时间,一万台机器轰鸣——是惊惧
然后,然后邀来比拟,让比拟直接参与
诗文本才美成了迷离之曲

美,这个园子真大呀,竟然还有《并行的铁轨》
咱俩也走一走,品味一回并行的滋味:

“一节日子在飞
更多日子穿着镶边拖鞋
落下许多金屑
头上冥王星的天顶
此刻看起来明亮

“那是不肯熄灭的灯
抑或余晖斜照的彼岸?

“浓烟还挥舞着虚无
沿途我们放弃山河
飞驰、轰隆……
直到无物可以抛下  像我们
与岔道纠缠着的前半生

“你看他们说的沧海,不过是,车身下
我替一队走累的橘子脱下风尘
多汁的肉身
得以再次沦陷”

美,这说的是两个人的日子吧,只是这不太像咱俩
很可能是坐在火车上凭窗或没凭窗有感而发
“并行的铁轨”隐喻婚姻,然后借助系列的拟人表达
“穿着镶边拖鞋”潇洒。灯也“不肯熄灭”有了意志
浓烟也会“挥舞”什么了,岔道居然也能“纠缠”
橘子们也都“走累”了,哈!若是没有这些不时地
生动活泼新颖的穿插,你还会在两根枯燥上同我徜徉吗

哈,园子里还有个人生价值馆,有园主人的大作《成炭》
门左的壁上诗文本赫然:

“难以相信,它们的前生
曾是那些鲜活的木兰花枝

“作为活过一回的凭证
当我们捡起焦糊的一截
在大地的某处写下‘一生’
那些背向风的花瓣
已挣脱了枝头的拥抱
云髻高挽
去到远方”

美,这里白沙以成炭喻人生价值。写得太奇妙了——
开头“前生”这个拟人的运用一下子拟活了全篇
前生是木兰花枝哩,今世就是炭
前生很不错哩——那一树一树的花枝
一春一春的催开了多少花蕾呀!用“鲜活”来饰
就可以想见一个人生的青春正如这木兰花枝的烂漫
哦!“活过一回的凭证”(拟人)是一截焦糊的炭
不禁就想,迟早我们也都可以称“活过一回”的
但能留下什么凭证在人间?说“某一处”适合了一切人
或者说我们——该如何度过才能意义出人生的斑斓
这前三行如果是一种设问那么后四行就是回答了
是回答,也是一种思考、一种设计、一种体验
“背向风的花瓣”是说顺应历史潮流而动的青春年华吧?
“挣脱了枝头的拥抱”(拟人)
就是离开生己养己的父母及其呵护了
这种“挣脱”很从容,很从容是从“云髻高挽”(拟人)
之描绘呈现。“去到远方”(拟人)是指求学及尔后的求职吧?
“远方”是理想的所在。事实上这也正是白沙
及更多的知识女性走过青春历程的简洁描摹和精炼

美呀,一首好诗深层次的审美需要回头回味
——回到第一节去就是要把今世“鲜活”成木兰花枝
因为这样的人生才能孕积“成炭”的条件
可以福祉后世人类呀。领略到这里
事实上诗人已经很艺术地一面鞭策自己
一面也告诉朋友们:人生价值的高雅追求
不仅要奉献于当世,也还需要向后世蜿蜒(比如诗)
至于用什么来成就,岗位不同而必殊途同归焉

哇——收获大呀,比拟的王国比拟的玫瑰园
美呀,我今天领略到你特别的媚眼与美艳
艺高的人从来用格不轻易简单。白沙善于背景成隐喻
之后拟活主体形象的性格与情感
遂使审美效果格外地魅力,格外地令人留连
美,我还明白另一个道理:
某种表现手法,某种修辞方法,某种语言方式
之于意象、意境、思想、情感所发生的作用与影响
既是诗的创作规律,也是具体的美学规律
你应当说我对你这样的体会,其实很珍贵

2009-7-2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1修改于夏云镇



呼唤夸张——《与美同行-22》
作者:山城子

你说咱们呼唤一回夸张吧,这还用呼唤么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哦!没人比得过李白的愁了-多么具体的抽象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多么恣情的倾泻呀-身临其境了一样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可想而知那雪下的大呀-雪花竟可以当床了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哦!极言人生短促呀-为尽欢而铺垫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哦!亘古未见的大气势-谁之难还能比此更难呢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哦!伟人的——流露出多么大的气魄和志向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能离那么近吗——顾不得了,为了感觉高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极喻北极熊陈兵百万,“战备布局”要建设大三线
…………

美,主席诗词是个例外,毕竟唐诗宋词举不完
只是对于当下,确实需要呼唤
没注意时不觉得,但只要专访
比如新出的书刊寻行觅句,夸张还真成了鲜见
昨天我连翻五本直到钱志富博士的《到了舍身崖》(人民出版社2008-10)
才让我心稍稍有了喜欢

“我们举着的酒杯中/ 荡满长风/ 几万里的路程
黄昏一阵子就走完了”(摘自《把阳光全撵到悬崖上》)

尽管需要停留在直觉上,或可看作夸张的形变
因为那“几万里的路程”分明隐喻着别的内含
诚然,其实可以分开,这里的隐喻是手法的使用
而夸大了走的速度就符合了夸张格的特点

美,钱博士也有不必分开的很传统的容颜:

“三杯啤酒下肚/ 连大海也醉了”(摘自《三杯啤酒下肚》)

不在饮了多少,在于那醉了的放大与关联
与拟人融合,顿增了美感

再看,这是一节诗,几疑是诗仙:

“真想同你/ 围坐一方湛蓝/ 干杯大海”[摘自《孔孚》]

哦!“干杯大海”,何等地气魄与胸怀
新、老诗人——你可以想象他们那海阔天空的交谈
钱博士的诗,继承传统,却别样地新鲜
只要意境需要,夸张就不由自主地翩跹:

“一嗓子喊住一阵雨,一幕阴天…
/…/ 三分钟驻足/ 成三千年…”(摘自《一嗓子》)

前句的表达,美呀,让我想起四十年前
我国大兴民歌的时候有个民歌手唱道:
“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形象立刻顶天立地,就会想到王进喜
铁人曾从沈阳我当车工的那个车间走过
至今,我依然对他怀有敬意
巧的是钱博士曾在石油战线做过英文翻译
我想他一定听过那声吼才有“一嗓子”的默化潜移
后边那句仿佛说的不是时间而是极写后面
关于“西湖”关于“楼兰”的文化与历史内涵

美,我更欣赏博士那首《艾青》
特别是结尾处的激昂:

“一只手推到了修在柏林的墙
他的心在中国和全世界徜徉
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死一万次也是庞大的模样
像是一派过于宽广的海
冰冻一亿次也是汹涌澎湃的形象
一根火柴划燃了一片火海
是他烧却了地上心上的残荒”(摘自《艾青》)

美,我看见你已经在这里了,在这里
在那么有力量的“一只手”上,在“死一万次”的“庞大”上
在“死一亿次”的“形象”上,在“一根火柴”的“火海”上
要是没有这些一口气地连续激昂地夸张
你可能就不来了。我知道的你不是什么地方都到场

跳出这本书扩展来说吧,咱们呼唤夸张,
当有超越李白或者毛-泽-东的奢望

2009-7-7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1修改于夏云


戴顶草帽来逍遥——《与美同行-23》
作者:山城子

美,给你一顶草帽戴吧,然后就喊你草帽
借草帽代你这样可好?
我们辽西的草帽是秫秸篾编的遮阳挡雨都用得着
草帽!(嘿嘿!我开始称呼你了)今天咱到哪儿去逍遥?
你不妨喊我长眉毛。“长眉毛”!(你也喊你了)
你说直奔西风古道看有没有瘦马人家流水小桥
或许能遇上杜工部,或闻八月秋高风怒号
不过诗圣的“怒号”里没有借代
借代要到他的《兵车行》里找-最后六行用得很妙: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你看,工部这里把丧命沙场的人借代为“埋没随百草”
再借代为““白骨”“ 新鬼” 与“旧鬼”
全是深化意境凸显诗旨的需要

你可喜欢他的《春日忆李白》
一首五律,借代五句-可谓唐诗中借代的高标: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颌联两用官职代名
颈联双景代相互思念的情形,第七句借酒代相逢
前后的借代较常见,中间的借代特新鲜
想象中的诗仙正思念他,北望只能是树色春天
他南眺也仅见一片晚霞,南北遥远只能心灵相见
这么丰富的思念情景,借景一代何其精炼
诗圣与诗仙的友谊古今中外是典范
首联赞诗位与诗旨,颌联是语言与风格赞
颈联相互思念,尾联是对重逢的期盼
可谓句句由衷,字字情感

我知道草帽你总是喜欢在诗词里展现
我想,这一格当代于你来说更美艳
不妨咱去这里的当代诗馆看看这一格
已经被如何地拓展比如以一般代个别或者以个别代一般
比如以具体代抽象或者以形象代观念
双喜临门的山城呀,场景悠忽间转换
阿吾的诗作已摊开在面前,这是《足以安慰曾经的沧桑》
(湖南文艺出版社2007年3月版)
这首《对一个物体的描述》草帽你好好看看:

“该物体产于四川/ 八一年起归北京保管”

你看阿吾他不说自己是四川人,偏借来“物体”大概念
也不说八一年到北京读书,幽默地代之以“保管”
这样素美的诗性效果是未见的很不一般

“物体为不规则状/ 暂时称作组合式/ 有一个椭球体/
两个圆柱体/ 两个圆锥体/ 五个长方体/ 表面呈天然光泽”

草帽,你说这多么逗人的接近原始的语言
头部代之以椭球体-肢代之以圆柱体-
下肢代之以圆锥体-足身子代之以长方体
皮肤也不说皮肤,选个一般叫“表面”
草帽,你说这是不是属于你的借代诙谐美的呈现

当然,当然。阿吾当初称这为“反诗”
反的是已往雕饰的语言-执意去掉一切修饰
文本的行走就这样素面朝天

“物体有九个大开口/ 数的小开口”

这真让人忍俊不住不细想还真有些糊涂
耳鼻口眼都是大开口加上两个排泄处
相比之下毛孔确实很小然而很多所以说“无数”
也许“大词”的说法由斯而来我认定这是借代的新功夫

草帽,看这首《写雨》第一节特有借代的情趣:

“写雨的人很多/ 写雨的方式无非三种
用水写/ 用口水写/ 用泪水写”

哈情趣在于水的排比在于用写雨关照写诗
在于用方式将态度与效果代替
第一种是客观的态度效果是反映客观
第二种是无病呻吟效果是语言垃圾
第三种是抱紧真情实感效果是动情动意

草帽,你看,这里借代很有开拓与创新的意义
借水而代“反映客观”这是借个别而代一般
借口水而代“无病呻吟”这是借形象(流口水)而代观点
借泪水而代“真情实感”这是借外延现象而代本质内涵

你再看《我自己的那一部分》也借代得很新:

“我感到我自己的某一部分/ 该部分在颤抖/ 终于在一瞬间
我亲手掌握了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我这个人知道
我不能全部相信我自己/ 我只能相信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我自己的那一部分/才真正属于名叫阿吾的人
……………………/我用我身体的器官/ 同它们接触/我
和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这一段确实新鲜新鲜在“某一部分-那一部分”
他是借这两个同一部分的短语替代人的生命之根
那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有时候自己不能不过问
然而他雅避了具体才产生了这朦胧的美韵
当然,还借助了反复格一厢情愿的帮衬

美,啊啊草帽-我曾学习阿吾类似的诗作
大体也是原始话语的风格比如《颠倒的角色》:

大长方体套着小长方体/ 侧  镶着方框透光
一个大年纪台前站着/ 若干小年纪台下坐着
站着的是主角  开始发声/ 坐着的是配角  开始观看
忽然  主角让配角看他的背/配角不愿意看  悄悄动乱
又忽然  主角转回让配角看脸/ 又将脸移开  让看脸后面
后面背景很黑很黑/ 很黑里有一行行白
主角开始大段大段念白/ 配角开始大片大片痴呆
念白很累  停下/ 痴呆不再痴呆  苏醒过来
苏醒的齐刷刷站齐/ 注目念白移出小长方体外
这时声音碎片就泛滥了/ 泛滥到一个大平面

草帽,若从修辞的角度看这20行诗
就有20处借代可谓借代得厉害
有人说太朦胧其实弄清了借代立刻明白

我这首诗20年前发表于《云天》你就青睐
我纯客观的写应试教育课堂而抒发一种无奈
实际上是否定,你却否定不了以至泛滥成灾
过程简单而细腻操纵一种原始语态
这样的效果全在于句句借代:
教学楼借大长方体代、教室借小长方体代、窗户借方框代
上课的老师借大年纪代、听课的学生借小年纪代
讲课借发声代、听课用观看代、老师又借主角代
学生又借配角代、转身板书借看他的背代
学生精神溜号借动乱代、让学生看板书借脸后面代
黑板借背景代、板书又借一行行白代
老师的讲解借念白代、学生厌烦听讲借痴呆代
老师转借念白代、学生转借痴呆代
学生兴奋喧哗借声音碎片代、操场用大平面代

“长眉毛呀你代代代就是没法改变这个应试时代
尽管你个人素质了课堂十三载却没法阻止鬓毛衰
四年前你退下来你的自学互教已不再”

草帽,别哪壶不开单提哪壶来
我所以一头扎进诗进而投入你怀
不就是为了忘记那回事吗打住吧,还是说借代
借代一格前途很广阔更新更美的发展在未来

2009-7-12于黔中
2013-5-13改写于夏云



共赏花瓣诗——《与美同行-24》
作者:山城子


美,今天很想跟你说:
自从认识你,尽管一起回游驿路,甚至飘洋过海,可还是想与你山盟海誓一回;
自从喜欢你,尽管一起晨雾朦胧,甚至香径踏月,可还是想与你海誓山盟一回;
自从爱恋你,尽管一起地下捉迷,甚至天上浪漫,可还是想与你盟誓山海一回;
自从痴情你,尽管一起同舟漂流,甚至共处小屋,可还是想与你山海盟誓一回。

山,我也很想跟你说:
自从与你相逢,我就知道今生,我会与谁可心可意地,高高兴兴地相伴在一起;
自从与你相伴,我就知道今生,我会与谁相亲相爱地,情情意意地相知在一起;
自从与你相知,我就知道今生,我会与谁相幽相默地,长长久久地相嬉在一起;
自从与你相嬉,我就知道今生,我会与谁相扶相助地,永永远远地生辉在一起。

啊哈!当然是我,当然是我,当然是我,美呀!
对呀!当然是你,当然是你,当然是你,山呐!

美,那就让我想一想誓词,要由衷,要大气,要深情,要美丽。
山,那你就要用一用智慧,要长吟,要整齐,要反复,要排比。

美,那就学习,向大卫树学习,向大卫树的花瓣诗学习
学习他的由衷,大气,深情,美丽;学习他的长吟,整齐,反复,排比。

山,原来你很青睐大卫树的花瓣诗?本来我也青睐大卫树的花瓣诗。
山,我最喜欢他的[花瓣诗18],不妨拈来[花瓣诗18]到我俩的大屏幕上:

曾经,我的花瓣爱人呀,我想在你每一寸皮肤种下我爱你的种子
曾经,我的花瓣爱人呀,我想在你每一秒时间刻下我吻你的痕迹
曾经,我的花瓣爱人呀,我想在你每一种生命写下我想你的文字
曾经,我的花瓣爱人呀,我想在你每一眼心脏洋溢我拥你的泪滴

美,我记得这是第一节诗。我记得标题是《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
美,“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何等大气恢宏浪漫呀!
这比山盟、比海誓,不知扩大了几千倍、几万倍、几亿倍了呀!

山,我喜欢这全节的融合着反复的长句排比。
山,我知道在所有的修辞格中,唯排比最能生长和强壮行文气势。
山,这个4排4个“我的花瓣爱人呀”,是何等被加强的赞美呢?
山,这“每一寸”“每一秒”“每一种”“每一眼”4个排比成分,
是多么由衷地多维倾诉了先前(曾经)的爱慕?
采用第一和第二人称并举的表达,拉近了亲密无间的距离。
我们也这样地亲密无间么?我们不需要距离。

美,是的!我们无间地亲密,不需要距离,因为我们互相的抵达很深入
美,这正如《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的第二节,快看:

我也似乎看见你的每一寸皮肤生长出森林,湖泊,还有草原
我也似乎看见你的每一秒时间灿烂着健康,快乐,还有明天
我也似乎看见你的每一种生命铭记了爱情,希望,还有诗篇
我也似乎看见你的每一眼心脏充溢着激情,智慧,还有永远

山,这里大卫树紧承第一节的多维表白,继续全节的深化排比;
山,这里大卫树用“我也似乎看见你的”反复表明对爱的真意;
山,这里大卫树用诗的主体形象“我”从容又执信地深化表白;
山,这里大卫树告诉我们盲目或没有执信的爱,是不牢固的爱。

美,男女之爱,是个从古至今长写不衰的文学艺术题材和主题;
美,男女之爱,不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那样简单含义;
美,男女之爱,已经是“每一寸皮肤”、“每一秒时间”的相恋;
美,男女之爱,已经是“每一种生命”、“每一眼心脏”的默契。

山,你说的没错,男女之爱,是要真心真意深入地交流呀;
山,你说的没错,男女之爱,是要全心全意深入地理解呀;
山,你说的没错,男女之爱,是要倾心倾意深入地呵护呀;
山,你说的没错,男女之爱,是要痴心痴意深入地相融呀!

是的是的!美,你看[花瓣诗18]第三节就是这样地表达哩;
是的是的!美,你看[花瓣诗18]第三节就是这样地懂得哩:

我是如此地爱你呀,又怕我爱你的温度烧伤你,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懂得
我是如此地爱你呀,又怕我吻你的呼吸窒息你,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懂得
我是如此地爱你呀,又怕我想你的梦寐压着你,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懂得
我是如此地爱你呀,又怕我拥你的力量勒坏你,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懂得

山,“我是如此地爱你呀”——你何曾这样反复地说过?
山,“我的花瓣爱人呀”——你又何曾这样反复地喊我?
山,“你是否懂得”——你呀你又何曾这样反复体贴我?
山,“又怕我……你”——你也未曾这样反复地抚爱我!

美,不是的呀,绝对不是的!我现在不也是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地,循环着反复;
美,不是的呀,绝对不是的!我现在不也是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地,递进了排比;
美,不是的呀,绝对不是的!我现在不也是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地,26 字 相同;
美,不是的呀,绝对不是的!我现在不也是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地,5 音节相异。

山,不必表白了,你再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也不是你的技巧了;
山,不必表白了,你再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也不是你的技艺了;
山,不必表白了,你再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也不是你的开拓了;
山,不必表白了,你再下大力气的这样用心,也不是你的创新了。

美,你批评的是!我只是借鉴;美,你教训的好!我还要学习(第四节):

从此,你就别管我对自己多么残酷,我愿意站在我爱你的大地上独自承挡风风雨雨
从此,你就别理我对自己多么无情,我愿意坐在我吻你的时间里独自面对苦苦甜甜
从此,你就别问我对自己多么冷漠,我愿意处在我想你的生命里独自面对悲悲喜喜
从此,你就别问我对自己多么无理,我愿意呆在我拥你的心脏里独自面对冷冷暖暖

美,这不罢不休的全节排比,句子又长了3 个字。嗨嗨!
美,前三节已经运足了气势,这回可是要发誓了。嗨嗨!
美,一句话哟:“为了你呀,我什么都可以牺牲!”嗨嗨!
美,但说多了不诗意!于是就“残酷”“无情”“冷漠”“无理”,
就“风风雨雨”“苦苦甜甜”“悲悲喜喜”“冷冷暖暖”,
对应的排比成分缤纷而至,复沓而来——扬扬纷纷的花瓣雨!

呵呵!很聪明的山呀,还要学习第五节: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太阳也有,月亮也有,星星也都要有,你就是上帝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江湖也好,桃源也好,天南地北都好,你就是上帝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独处也行,双飞也行,自由地来来去去,你就是上帝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鲜花也开,禁果也开,风花雪月也都开,你就是上帝

美呀,如果说第四节诗是山盟,那么这第五节就是海誓了。
美呀,海誓继续膨胀着长句排比,气若长虹地扣了那标题。
美呀,“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你就是上帝”
美呀,这样4次反复排比誓词层层加深的表白多么尽致淋漓
美呀,这样如歌如泣不知什么样的女孩还能铁石心肠了呢?

山,你别是借机会说我吧?山,可是我让你学习到底: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我已臣服,向所有的潮起潮落,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明白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我已低首,向所有的悲欢离合,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明白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我已承受,向所有的日月星辰,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明白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我已接纳,向所有的天堂地狱,我的花瓣爱人呀,你是否明白

美,这最后一节,大起高潮了,一切都在继续,一切都在增长,一切都在深化。
美,这最后一节,扣住大气标题不放,再次回环意味的反复“我的花瓣爱人呀”。
美,这最后一节,无法再强烈,无法再深执,无法再动情动意动心动真格的了。
美,这最后一节,海誓山盟的花瓣雨密集悠长缠绵地弥漫了情感的天空宇宙了。
美,这最后一节,有谁还不肯毅然决然欣然的声泪俱下或心花怒放地投入“我”
的怀抱嘛?假如现实中的初恋男孩借了这首诗去写给没有读过这首诗的女孩儿,
单凭这才气也会被百分之百的征服了——当然亦须女孩儿是性情中人,如你呀!

山,我知道你不抄袭,只会字字词词句句节节段段地努力,
山,我懂得你的心意,只会秒秒分分时时日日年年地珍惜。

2009-7-24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5-14重审纳入“百读”



顶针复沓与回环——《与美同行-25》
作者:山城子

美,你喜欢使用顶针吗?(哈哈,是格不是物)

山,那是飞针走线不能离开的呀(她偏偏说物)
山,我还喜欢针脚的复沓回环呢(她在暗喻哩)
只有回环复沓绣出的花才漂亮、才别具一格、才(她在复沓了)……
别具一格就是一个成功作品了

美,我正想说作品,你就提到作品。这样“作品”“作品”的
就像你行走的针脚那样,是不是就叫复沓?

是的是的,一般就是个词,而不是要反复一句话
一句话回过头来说叫回环。“回环”尾接着“回环”头就顶针了!

哈哈!那我可没有理解差,差了多让人家笑话
你不笑话那是因为你对我。我对你(稍稍回环)也一样幽默了

山,你还是别谦虚了,尽管谦虚使人进步
其实实事求是更能使人进步。这事,不可以含糊
山,真的不可以含糊。因为你对顶针复沓与回环
实在还是有些研究。有些研究,也有些功夫
比如你的第一组“顶针诗链”总题叫《相爱之诗》的
虽然不是你我这样相爱,读起来我还真真地感觉舒服

啊哈!想起来了,美。那是我刚刚退休的夏天
刚刚退休,心里有些滋味。有些滋味不是一下子可以出口
就看一本诗刊。看着看着就看到安琪的。安琪的《相爱之诗》
很惊喜,很羡慕,于是心情就开始奔流
是的,开始奔流,就借了原题步其所有连续顶针的小标题
成为连环的“诗链”。你看《此刻》是第一个小标题:

<此刻>

此刻夕阳照红了我的心事/照红了我小小的打字间/
也一定照红了我的脸/我红着脸,读安琪的《相爱之诗》/
《相爱之诗》,安琪的/我红着脸//
其实,早在晚春四月我已读过/那时,刚接到老皮寄来的/
今年第一期《顶点诗刊》/那上,有我飘落的两枚黄叶儿
黄叶儿两枚都没有了水份//  没有了水份很干渴/
我开始寻找流经的山泉/很近,只隔一页薄薄的文字/
就听到一片哗啦啦的响声/看到流淌得很欢的孩子们的小脚//
孩子们的小脚流淌得很欢/ 因为后面,有爱的注视/
是一种可以执着一生的爱呀/ 我体会过那种亲切/
亲切撒着欢的孩子们的小脚(<孩子们的小脚>是第二个小标题)


<孩子们的小脚>

孩子们的小脚围住我/不是此刻,是十年前的一个早上/
记不清那天妻什么事很急/很急,什么事呢?/
一定把她的孩子们交给我半天//  这事儿很严重/
很严重不是那一些孩子/ 是她的心/她的心,我只能百般呵护/
不能一丝一毫不认真//  我要认真地讲一个故事/
讲《卖火柴的小女孩儿》,认真地/孩子们的小脚一齐跺起来/
说不要不要!/我们老师讲过了//  我说那就讲个《红孩妖》吧/
说不要不要!/我们老师讲过了/唉唉……我这教高中的老师/
应付不了幼儿班孩子们的小脚// 脚再小,啪啪跺起来也是复数/
我声音再大,也是个单数/ 我突然想到带他们到草地玩吧/
复数都乐了/ 也乐了单数的心

山,你赶紧停住我要体会一下这里的妙处
不必说两首之间的顶针过渡,也不必说几个小节之间的顶针过渡
单是开头一节的复沓,就复沓得令人想到你的与诗相爱的程度
看前三行里的“照红了”,看接下来三行的“安琪的”和“我红着脸”
细腻的层层加深的复沓描摹,那美的境况与心情里就已经藏着我

美,那时我还没有注意到你,一心领会安琪诗文本欢快奔走的快意
因为当时只有这种快意的诗句,才可以抚平我离开教育的失落与寡意
同时我决定学习现代诗歌了,而所发在同期的两首没法与安琪相比
这才有“…两枚黄叶儿/ 黄叶儿两枚…”这样局部的回环,是为强调
我的任务就是要向安琪学习。当她诗中出现了“孩子们的小脚”
我的爱立刻转移,转移到与我走过凸凸凹凹的发妻

山,我看出来了你在第二首里又用了个局部回环
“记不清那天妻什么事很急/ 很急,什么事呢?”
接着又用“她的心”的顶针兼复沓来表达与妻相爱的真挚与甜蜜
而后面的现场描摹的细腻,正是见证你一心为妻做好事情的证据

是的,美,单独办个幼儿班你不知道该有多么地艰难不易
我平时想帮都帮不上忙那次是撞着了一个表现的机遇
至于后面“复数”与“单数”的介入那么好的意象本是安琪的创意

美,第二首的末尾是“单数的心”,于是就作了第三首的标题:

<单数的心>

返回此刻,单数的心很寂寞/ 明天开学,我再也不能去上课/
其实课堂是个很快乐的地方/ 也是个很年轻的地方//
离开课堂就离开了年轻和快乐/ 离开了“使劲灌一些风”的/
“大地亲爱的孩子们”(安琪语)/想一想,不由我不把眼睛闭上

<眼睛闭上>

眼睛闭上的时候感觉很热/ 很热的液体悄悄地滴下两行//
眼睛张开的时候感觉很湿/ 很湿的目光盯住打开的电脑//
我决定打一首“顶针诗链”/ 同自己过不去——步诗人联袂的同题//
小孩子不高兴的时候都很任性/我多么像个小孩子,多么像……

山,第三\四首共同完成了对课堂的留恋,是你与教育的相爱
“快乐”与“年轻”的复沓与回环紧密地扣紧两节之间
“眼睛闭上”的顶针使两首诗结成一环诗之链
“小孩子”与“多么像”的复沓,立使诗主体形象纸上跃然

美,你说的很准确,当时的心情真有些四分五裂
还好,后来终于被诗歌替代,以至今天与诗与你都分不开了
美,这五、六首还算简洁,简洁的意象,简洁的抒写:

<多么像>

一行行诗被我打出来/多么像一行行座位上的学生/
我说都活泼起来吧/ 但不要跳上某某家阳台

<某某家阳台>

某某家阳台用海蓝封起来了/我家阳台也用海蓝封起来了/
隔着两重海蓝/ 相距很近也什么都看不见//
列车已经开进看不见的地段/列车已经开进隐私的地段/
当这个地段归为历史的时候/才可以公开。比如唐朝

山,我很喜欢这个《多么像》。《多么像》把打出的诗行
幻化成了对学生的想象,可见那颗心依然留恋课堂
课堂“活泼起来”是你的教育观念,限度是不要太过分哪儿都上
山,《某某家阳台》接转自然,这里的隐喻是否还是教育观念
比如暗示进入人本主义时代,因此要把学生当活生生的人来看
而不能当成器皿,一味实施那个“灌”

美,知我者——美也!其实是受“步联袂同题顶针”的牵引
才不得不这样隐喻起来。我受“步联袂同题顶针”的牵引
就有了这第七、第八首:

<唐朝>

唐朝公开了李世民逼父退位/唐朝公开了武则天杀子篡位/
唐朝公开了明皇与贵妃的事情/唐朝公开了淫乱了的宫闱//
一个好端端的唐朝何必公开?/一个盛世的唐朝何必公开?/
一个万方朝拜的唐朝何必公开?//
但,尽管公开了我也还是爱/爱李白杜甫白居易那些仙和圣们/
爱孕育无数精品珍品给了后世/也给了我的唐朝啊!我的唐朝

<我的唐朝>

我的唐朝在一本厚书中/书中的那些人都是我的朋友/
每逢风清月白星稀的时候/我就摆上草地几坛老酒……//
老酒几坛草地摆上,又摆上/每逢星稀月白风清的时候/
我的朋友都在那本书中/那本书是唐朝很厚,很厚
2005-8-25

山,这两首是铺垫在前,因“牵引”不得不转弯
相爱的题旨在最后,是回到对于诗歌的情感
妙在最后一节的回环,强化了题旨的感染……

2009-7-24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2013-5-14 修改于夏云镇


月夜联句——《与美同行-26》
作者:山城子

美,今夜的月亮真好,与你联句一定美妙
请听好:“玉兔出云夜遣心,”
——这样好的月夜还不出去把心情消遣?
——看清哟:词性为“名名-动-名-名-动-名”
句型是“主~谓宾,主谓宾”。对的不工,罚一杯酒饮

嘻嘻——有了:“金风入室意约人。”——怎么样?
“金风”对你“玉兔”工不工?“入室”对你“出云”工不工?
你“夜”是名/主,我“意”也是名/主工不工?
“约人”对你“遣心”工不工?——该我出句了
“疏离月影筛身浅,”——注意哟:
词性是“形~名~动名形”句型是“定~主~谓宾补”。

嗯——“浓郁”是形~/定~;“花颜”是名~/主~
“沁脾”是动名/谓宾;“深”是形/补
好咧——“浓郁花颜沁脾深。”

对的好,好就好在“浓郁”里含了香气
所以不说花香说花颜嗅觉合着视觉美艳
最是那“深”对“浅”!,你对的很严
山,听我出句——“喜得山兄对美联,”

哈哈—— “宜托月老订佳姻。”

看美的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月老打跑?快出句来!!

妹子别凶,就给你个顶针易句吧:“佳姻酷婿永相陪,”

嘻嘻,我收尾了吧:“素景晴阳长与亲。”

美妹你收的好美——“素景”对“佳姻”,“晴阳”对“酷婿”
“长与亲”对“永相陪”相陪相亲至永远,美与山,山与美
我铺纸,我研墨,我捧砚,请你挥毫录下咱俩的合著
——《月下情联》

好咧——我来个错综大篆与小篆:

玉兔出云夜遣心,金风入室意约人。
疏离月影筛身浅,浓郁花颜沁脾深。
喜得山兄对美联,宜托月老订佳姻。
佳姻酷婿永相陪,素景晴阳长与亲。

美,敬佩你错综的大篆小篆挂上屏风我们一起看
执手请教:古诗对仗谁典范?

山,我青睐诗圣的《绝句四首》,其三最是名篇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绝句没有对仗的要求,这两联却对的极严:
数量-名形-动-形名,数量-名形-动-形名//名动-方名-数量-名,名动-方名-数量-名。
定~主~谓补~,定~主~谓补~。//主谓定~定~宾,主谓定~定~宾。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内里规矩严而繁,读来天成极自然
“黄鹂”对“白鹭”,“翠柳”仗“青天”——四色相衬极新鲜
“窗含”“门泊”偶,“千秋”“万里”联——意境切近而辽远
缘何写得这样美,斯时工部正欣然。安史之乱初平定,回居草堂度晚年。

杜工部的例子多着呢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绝句二首》其一)

白首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三、四联)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春望》二、三联)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春日忆李白》二、三联)

挽弓当挽强,用剑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前出塞九首》其六)

美,这样的传统有继承,不妨就翻一翻第五期《北美枫》
选点例子看看排列整齐的意象

好咧,山,我手里正翻到沙漠的这首叫《生命的翅膀》:
那一刻,我们是弱小的
那一刻,你却是伟大的
——这是兼着对比、复沓格的排偶句,显得整齐而格外有力量
下面,是现实的大悲剧
上面,是壮阔的大救援(刘建功《废墟的下面与上面》)
——这也是兼着对比复沓格的排偶句,显得整齐而格外有力量
别了那夹在书本里的玫瑰花朵
别了那年麦海拄着拐棍的父母
……
北去的云啊不要扯断我的情丝
南飞的燕啊不要衔走我的遗愿。(艾鸽《爱你永不再见》)

就这样并行而走如双轨,对应的复沓流转倍增韵味

美,我们不妨再翻一翻《诗选刊》(2009年3月下半月刊)
李肇星的排偶句子也很好看:
不计归程万里,/ 不顾两鬓泛霜。(摘自《奶娘》)
珍珠像女儿般性情,/ 女儿如珍珠般晶莹。(摘自《珍珠》)
——前句在于“不”字的对应复沓,后句在于“珍珠-女儿”的逆向回环

信纸再厚/ 回不完心语的色彩
信封再大/ 装不下深情地诉说(摘自昌业廷《信》)
——词语依次地对应整齐,总有一种骈体行走的美丽
仿佛向唐诗宣告,仿佛向宋词宣告(摘自张同吾《诗魂》)
——这是反复并立式的排偶,如两座山峰并肩而走

排偶虽没有排比的气势宏大,然双推双拉的力度陡然增加
亦如对仗一样有对称美,偶尔用之也是诗文本行走的一种变化

2009-7-28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5修改于夏云


声音的笑靥——《与美同行-27》
作者:山城子

晨曦给室内铺一层素洁
美,请让我听听你醒后甜美的笑靥

山,你索性关闭耳朵,用你的鼻子嗅一嗅
晨光正闪耀着声音的轻柔赞美我香腮如雪

美,那我们就通感一回吧,权做早点
填一填我们干净的胃,你来预备

冷藏柜里现成的呀!山,待我端出两盘给你品味
第一盘是《琵琶行》里的,比什么都鲜美: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并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别有幽情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屏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啊哈!这样的弹奏绝然是美味:大弦“急雨”重,小弦“私语”轻
听觉里渗透着视觉,全是你婀娜的身影
“落玉盘”“花底滑”“冰下难”,物象参差入人眼
“冷涩”一词,触摸品尝兼“凝绝不通”“银屏乍裂”“铁骑突出”及“裂帛”
边听须边看。14行诗10处用格,听觉视觉触觉味觉均展现
美呀,你的笑靥再让我嗅嗅,那才叫全,叫大满贯

山,再给你上一盘,品名叫《李凭箜篌引》: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不错不错,玉碎也罢,石破也好,说的是箜篌声,却都如看到
不管芙蓉泣,还是香兰笑,闻听而目击的效果极妙
李贺如果不用通感,李凭的箜篌,肯定会逊色不少

美,我这儿端出的是现代产品,尽管不够集中
但在行文里边,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时候一种柔软的声音/ 在花间生长”
“花蕊随叶子/ 在花瓣缝隙倾听夜色”
(天荒一隅《在花瓣缝隙倾听夜色》刊于《澳洲彩虹鹦》第18期)

这碟产自江村,那里你原本熟悉

是的,山,我熟悉。我常常奔赴黑龙江畔与之美丽
特别是这里声音的“柔软”仿佛可以摩挲在手里
而且还“生长”听觉、触觉一起向视觉变异
而眼前浩茫的“夜色”却又悄然回归耳朵去
正是巧妙地运用了通感,行走的语言才更有诗意

美,你赶紧从东北赶来西北看黑马王子《采一片绿》
(见《澳洲彩虹鹦》第18期):
“仰望高过屋脊/问出绿色的叹息”

好的,我看见了,也听见了。听见看见都在这一句
巧在声音中流出了颜色,这样的声音如何不引动读者的注意

是的,美,再请你从西北飞到黄海来
这里有李道路的《雪之美》(见《澳洲彩虹鹦》第18期)
也展现了通感格的风采:

“是谁的琴声,静静地流淌/在这溢满青春美的雪夜之中”

哇!我仿佛看到一条琴声之河,正在流进我的耳窝
声音美与视觉美,就这样在文本中融合,轻轻地拂过……

2009-8-9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5修改于夏云



移情与移就——《与美同行-28》
作者:山城子

美,自从与你活跃在一起,就引起一些玫瑰色的注意
有人盯着隐私的关键词猜咱俩究竟是“移情”还是“移就”关系

嘻嘻!由他们猜吧山,其实移情有移情的道理移就有移就的魅力
那都不关系我俩。我俩的芳香早经建立很长久的润泽很柔软的甜蜜
你我不论走到哪里,都开颜于天籁,都洋溢于大地
猜测移情的人大概是经常走进唐诗宋词里

哈哈,你这么一说,我的脑海里就蹦出一些古色古香的记忆: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老杜忧国忧民的深情就这样移到花上移到鸟上
却不是鸟语花香,而是一片衷肠
学学这样的移情,我对你也有两句:共游草木欢,相挽崎岖笑。

好个“草木欢”和“崎岖笑”
山,我也回你两句:亲亲山欲语,欢欢溪水跳。

哈哈,美!那我们就永远不会: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语闻铃断肠声。”
而只会:“夜飞见月依依色,晨醒闻钟恋恋情。”
自然也不必:“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常向别时圆?”
而必然:“卧轻云,观彩虹,翔蓝天。双双来去,西楼月满邀嫦仙。”

不仅移情的技巧美,移就的方法更美艳:
“霜花飞窗的季节即将结束/ 我的行囊也将充实洁白的母爱”
“只一曲橙色的心情/ 就会照亮启航的渡轮”
(摘自紫心骑士《低语的乡村》见《澳洲彩虹鹦》第18期)

你瞧呀,抽了象的“情”与“爱”染上了颜色多好看
“洁白”意味着纯洁神圣,“橙色”可以让你体会温暖
“又是潇潇雨韵,濡湿/那段起伏的情感”(摘自郑安江《清明雨》
见《澳洲彩虹鹦》第18期)
这样的“情感”因移来了“起伏”就立刻连绵的群山一样凸显

美,从这些句子中可以体会到你别一种美颜
这一期的《澳洲彩虹鹦》移就格竟有频频地展现:

“那些飘过的冥想远逝/ 有人拾起了伤感的则面”(摘自wenrong《秋夜十八行》)
——这里不太具体的“伤感”就有了立体的内涵
“往事如风,淡淡远去/ 爱的天空落满相思的雨”(摘自崔珍《往事如风》)

——这里的“相思”于是就有了可视的千线万线
“青是庄稼的青/ 界是乡愁的界”(摘自奥冬《青界》)
——这里的“乡愁”,于是就有了双关的境界
美,移借而就之,至少就有了很诗性的语言

是的是的,诗是语言的艺术,语言的艺术必须有诗性的光焰
积极的修辞格应当娴熟得顺手拈来一如走入姹紫嫣红左右逢源
不论是移情还是移就抑或是比喻拟人夸张借代对仗排偶排比通感
反复顶针复沓与回环,还有词类活用都应当成为诗家的美伴

2009-8-10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5修改于夏云镇


美在非名而名——《与美同行-29》
作者:山城子

美,讨论一回你的名字好吗/ 那就讨论一回吧
你的名字原本是形容词,我称呼你,就用如名词了
山,你是在说词类活用吧,那与称呼可是两回事呀
比如说某某坚忍不拔中间加个“的”字性质就变化
是的是的美,你的温柔、你的贤惠、你的朴实
你的妩媚、你的顾盼、你的绰约…足足够一列车了
这就对了-你的聪明、你的乖巧、你的不妄自尊大
你的执着、你的忍让、你的辽远宽广也够伟大的了

美,自然不能这样敷衍要从诗中挑出句子的奇葩
比如 “犬吠声声/ 无法咬窄天安门的宽敞”
(摘山城子《观圣火媒传有感》)
山,这个我见过。嘻嘻刊载于《北美枫》第5期
所以能刊载,艺术上全在于“宽敞”这句
典型的形容词用如名词,就有了深挚的蕴意
美,你看半溪明月的《梅》开篇的前四句:
“挥一段盘虬枯墨的苍劲/ 画三两朵花团锦簇/
一笔妖娆,再笔妩媚/难写的是枝头那意蕴含苞”
山,这可是一节活用得很密集的新奇
“苍劲”“妖娆”“妩媚”词,“花团锦簇”“意蕴含苞”短语
统统都作了名词使用,仿佛召之即来的集合的美丽
“苍劲”成型为段,“妖娆”“妩媚”量化为笔
“花团锦簇”以朵计数,“意蕴含苞”把花魂代替
这绵阳的小妹子真是神了,祝福她吧
咱俩一起祝福她的诗作,越来越魅力无比

再欣赏美国的悠子《废园》的第1节也是四句:
“你的废园/我的眷恋/枯黄和苔青涂抹着
幽深的静谧和婉约”
美,悠子的五处活用,用在了更小的文字空间里
“眷恋”是动词,却物件般归属成了“我的”
(其实动词用起来也美咧
比如:你的教导、你的点拨、你的启发
还有你一厢情愿的出嫁都可以做例子的呀)
“枯黄”与“苔青”俨然人一样充当了名词主语
而“静谧”与“婉约”则被“涂抹”一下就连带成了名词宾语
这样的诗句如何不灵动起来,无论如何都散发着魅力

山,我还发现杨海军君的《稻田》
几个单音的形容词也名词得很新鲜:
“我知道稻田正趋于黄昏。从青开始走向/ 黄昏的老……”
“他向旁边望望,叹息的烟雾/ 从他的愁里向四周弥漫……”
你看那“青”那“老”那“愁”都形成了可以触摸到的实在与边沿
多么简约而朴实的美呀,非名词的用如名词真真的漂亮好看
好看漂亮的还有迪拜的《双子星座》两个动词的名词化
鲜活的灵性令人赞叹:
“你宽阔而迤逦的峡谷溢着芳香/ 冲击着我迷乱的呼吸”
“我也不能轻易丢弃你的体温/那自由的海浪使我长久隐秘的企盼”
你看他成为“冲击”因而可以触及的东西是那个动词“呼吸”
被认定“海浪”一样的物件,是另一个动词“企盼”
是不是呢,这里的动词用如名词活泼立刻就凝练成了脱俗的诗句

美,这实在是诗美学的深远深广而深邃的拓展
尽管词类活用古已有之但它闯进现代诗则格外的令人欣然
其生命的火花噼噼啪啪爆响在字里行间……

2009-8-12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6修改于夏云



酷在非动而动——《与美同行-30》
作者:山城子

美,说酷在非动而动,你可参观非动词的动作梗概
它就浅显在我的《大寒纪略》中(《绿风》2008第五期刊载):

“楼下错落冬青梧桐迎春紫荆/ 静静地都玉洁为冰挂/
坪上一窝一窝的绿草/ 一夜间僵脆成白发/
一如僵持在城市的农民工/心情不好融化/
一切生命都须凛然大寒经历/一只没有家的黑猫躬身树下”

山,也难为你了.。八行的小诗竟有四个形容词被你动作化
第一个“错落”本应跟个“着”是被你精炼掉了
第二个“玉洁”相伴着一个“为”暗藏的“冻结”就带出来了
第三个“僵脆”有个“成”跟随,同样把“冻结”藏下
第四个“凛然”,暗含了“遭受”或“遭遇”。形容的意味尚在
却也被动作了。不过,我想听听你为哪样要别致出这样的用法?

美,你为什么最喜欢烂漫在诗中?不就是因为诗是语言的艺术吗
语言的艺术就应当语言出你的灵动与潇洒
所以一定要那样别致一回,就是要技术一些含量呀
如果全都消极修辞,那么一、二行就是:
“楼下的冬青梧桐迎春紫荆错落有致/ 都静静的冻结成了玉洁的冰挂”
而第四行就是:“一夜间就被冻得如僵脆的白发”
而第七行为:“一切生命都须遭受凛然的大寒经历”
孰优孰劣,难道明显不出一个结果吗?
君不闻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语言如果都消极成一成不变的模样
诗的生命,也就归于消亡

山,现代诗中别人也这样用吗?/ 当然。我本来是从我老乡的诗中
学来的呢。请打开她寄来的那本《永远的节拍》(中国文联出版社2007年1月第一版)
翻一翻那些温馨的书页,就明媚出她的灵动了:
“太祖那不易觉察的微笑/ 时常在祖父的眼中冷寂或灼热”(摘自穆桂荣《行者》)
这块儿的“冷寂或灼热”因了前面“时常”的制约
其形容性就有了动作性,就作了“微笑”的动作性谓语
你再看这句:“……大瓶的药香/ 心不在焉地消瘦我的记忆”(摘自穆桂荣《望尽一滴秋》)
这个形容词性的“消瘦”分明地作了及物动词
从而连带了用如名词的“记忆”——这个宾语
她的《望尽一滴秋》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哩:
“一滴冷秋  落入小草的脖颈/ 他摇晃着  枯萎着  垂下不堪一击的头”
典型的形容词“枯萎”被缀上了时态助词“着”
无论如何,情愿不情愿,也有了动意

我们可以总结:凡是形容词后加上“着、了、过”
想动不想动都已经由不了自己。比如你美着,你美了,你美过
你婀娜着,你婀娜了,你婀娜过;你妩媚着,你妩媚了,你妩媚过
你烂漫着,你烂漫了,你烂漫过…嘿嘿!其实名词也可以加“着、了、过”:
你古董着,你古董了,你古董过,你马列着,你马列了,你马列过
你官僚着,你官僚了,你官僚过,你英雄着,你英雄了,你英雄过

是的。名词自古就可以动起来呀
比如“冠冠”“袜袜”前一个“冠”就是“戴”——戴帽
前一个袜就是“穿”——穿袜。不过现代诗里鲜见
更多还是形容词用如动词。咱老乡还诗意了一些句子何妨再举俩:
“夜色静好  古筝坐在乐谱中/ 灵动一束白皙的手指”(摘自穆桂荣《奔跑在夏天》)
“一只鸟飞过河面/ 水纹破碎了天空”(摘自穆桂荣《隔世的思念》)
“灵动”与“破碎”本性形容,这里都当作及物动词来用
这一用天空更其破碎,这一用手指更其灵动
这就是词类活用的妙处,这就是积极修辞的积极功能

2009-8-13于黔中文化村
2013-5-16修改于夏云
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