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回复: 0

《码字》 / 卢兆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3 00: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码字》 /  卢兆玉


我是一个在“风景”中渐行渐远的人。

所以大凡去处,基本上没留下什么文字,那些纪念性的片片就更少了。
在群体的游历中,我同样喜欢独行,哪怕非常的寂静。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求什么?只在身临其境的潜行……一个偶然,一份惊喜,一个喧嚣之外处的发现……知道是不可求,也不可得,只在潜行而已。

那深处是一个人来去的深处吗?是黑暗还是蔚蓝?

人为的风景,人文的风景,是只能热闹而不能寂寞的,因为一寂寞就成为萧条。

其实,我是不喜欢码字的,因为字码得太多会窒息了文字的脉象,而又牵连了太多的附会,一旦附会太多便铁链般的沉重。但人类的文明固然离不开创新,那对于文明史的复述,诠释,转注,新探,人类前行中的记载又何尝不是靠码字而累积的呢?
一个作家,一个大作家,又何尝不和码字关切。述而不作是先民的事。今天,在无尽的字码堆中,不作,便更加迷失。

刻意于进取,但我们又无一不在重复昨日、从前、远古……历史的厚重,人文的积层,是自有文字以来开始的:愿意不愿意都得继续的码字下去——除非和历史和人文擦肩而过,如果还想留点什么,那就码字吧!

一张张片片,也许比码字更沉甸。


                                                                                              ——《码字》2019.2.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