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51|回复: 13

'观云 和诗有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4 15: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云 和诗有关3 ^% `! n7 j7 U. _4 J) w" ~1 K3 ~

& R% t% J3 k+ `* r文/卢兆玉
7 \% \0 Z2 \' P. x* q, H; V5 |/ U1 o* J3 ^( b3 v- I
$ b9 R9 b) `/ K1 s& S
我多想发出四方邀请
* d& Q* T& g  y
1 a- g4 Z+ P% C3 X
. W& p6 P1 W. p" L& s我多想发出四方邀请
4 X6 Y3 T+ @' `: j0 Y1 d为诗文也为中成诗文网2 Y: d# a$ S5 C  @4 `: z. n9 ?; A
然而我只有等待等待0 N; F9 B3 I: J! p! b
等待你的如期加盟
+ i" S6 G) j" S( _0 D; Y等待你的飘然而至% P; s/ s* g& E9 Y1 q

3 \2 g- r# u$ V  N- k! a7 X; x如同我长久的等待
6 Y% i# A* T" V) G- [* A只为梦醒梦灭的一天
! S1 V* F( ~* N/ j& {- @注册中成诗文网* X! h* X* o9 U9 L2 z0 h
是我人生半百的择善/ u" g5 q* x! P# }: I5 e
与诗文为伍然后终老此生0 `' V/ X+ D; b3 ^+ n7 H3 [

( L* ]3 R/ }2 F当阳光又一次抚摸我的头顶- x# c. f, f: s8 X, M% ^/ y" o' b7 ?: n
愿那新生的白发缘于忙碌
; J4 h/ j* D2 ~3 n3 M7 h7 V/ @/ J而不是我空空的期待3 E2 n- m" S9 a$ A$ q
诗人、网友、诗友、爱诗者
2 w9 |/ x4 j1 x, \2 J( {中成诗文网有观云忘我恭候您的到来
& L7 h; M; {5 m! J  |
  O2 b) t# u6 [$ {09-3-28+ A/ V$ m, v# O4 x4 s( y4 D" f
* f1 d" D( P. M6 Y+ {
2 x% `) u2 ~" O$ s
8 v& W: w, Z# ~1 e$ k! c, X; ?' f) x

6 ~7 x7 t3 p. [& s- d5 Y) A6 \) T3 q& O
正是人生的艰难" Y" a# |9 m# [# T: _! w
开启通往幸福之门的渴望
8 k, P' ^6 a5 K0 t! p0 n你,我始终的唯一8 t: ^+ ]$ i. z; B+ G* E
坚守于无言的期待
. z  m1 d5 G/ k- T! H
, D/ Z4 w2 I. T" K6 F1 R  M  r中成,不只是论坛7 C& S# h1 T& y: i3 W9 h1 G
是诗文之长亭短亭* T1 o- _, a  F& M% H8 y8 i% ~
哦,是一片片石: H8 v- E% q1 q0 c, w
自柔韧的土地里诞生
3 N+ E3 P7 r8 Z4 K8 h( s% @2 z" U5 D  m7 l7 P; |% p: _
09-08-23: [" p6 ]7 a6 [# o; A9 o& ^8 M0 u& c
1 a" `4 E" @$ E* n
9 A7 x" p$ i( ^) x' I
再致中成诗友书
6 x" O# N  S8 E, j
9 B+ g+ \( }, V+ q/ X: n& c4 C* a& I. K  d! [& ]) `$ b2 v; }) P
小小中成
+ ]% |- h2 P& ~% h要做成大的诗业* F8 Z8 P' l7 \4 d
只有锲而不舍3 q) `- P' ^1 H
以诗为念; B# ]# s/ |4 Y; ?/ `8 M

; Q  u* L# y* ?* I: [& t% P- Y不仅是写诗人
$ }3 Z! u' f9 `0 {5 H# B2 \& I" }3 m还做读诗人
0 a! n1 `7 ~2 r* _作者读者论者编者
8 d2 V( e! D7 i" f7 [( P诸身合一
. T7 O2 D8 q$ d' h. I9 _3 B
: x. S  r0 ~9 f! p- F$ H$ z6 L以诗为事
) z! K* n9 i  ?& q7 [0 v以兴论坛为作业
" v$ J, L( ~/ o  Q4 P主题帖回帖
8 P/ m) y( ]: A( S帖帖碰面
. J+ d6 u6 I4 v$ a2 z5 _0 y) Q6 L7 R* g) J
别自卑8 E6 a, m% Q- e7 \  O. C5 ?' N, J6 |
也别太过自负9 e2 {9 O: ^6 S6 i6 C* Y; x4 l/ w
网络如星云
0 e  k0 }! s% ?, K你就是恒星一颗
0 a, ^# u0 S$ f! T3 P1 C! V  ?7 W! S; k
11年9月4日" d: {( e# K) k5 M3 e9 f# Y* I, ]
8 u- |( s+ i" h- |+ K3 L( U

% Q+ v- ~) G- V8 K1 j! y关于观云
% Z# |: e. C; ]: N) P" a& p7 x" Y) j- k, ?+ I4 o

7 x$ c* ~2 u; r* Q- B! _出生于诗生活的我,
$ ]$ L3 g. Z' H2 J) q/ l- \/ o1 v" i成长于华语。
, w: v: r! J) K# F$ p) \观云是诗生活的孩子,+ g* M3 s4 A$ z4 f  ^4 H0 G. N9 o- ]
也是华语的壮丁。
; F0 M& [9 N+ ~$ x  c- D" D. R, r+ D: v+ i  Z7 ?- R
直到有一天迅速地老了,* `3 O9 {5 f3 O% b
扛不动诗歌,
5 n8 G9 }2 n& `( H( [0 U也拿不起华语——老态龙钟
# S% Y9 B/ n. v8 {* ]5 g语无伦次,跛足或者拐腿……" m8 k' C2 K) _4 ?6 L2 }

" S. O( o+ F2 \% b' {: C# l+ ^我仍然很绅士地——
) {3 r/ m0 t) l' J0 |/ K对诗歌微笑:
0 |" w9 x  s2 {6 H“我的叛逆是我很想做一个听话的孩子,
7 T+ F- v. y# D) g7 L$ @. N& I可惜我没有做到。”
1 s3 Q" E# l# \  p( W. ~& s
/ F1 n# t! q' z4 j+ G' c# H09年1月3日# i0 t& [5 a% x% O
) m& p& o+ k( G/ F
现代分行
, B* Z! H+ n2 c4 i1 k: Q——让我们展示更自由的写作方式
6 X6 {, V: g( ~$ f$ }, ]5 Q7 i
& X" c! n: h  p& \* u
' X- g% n" P. y' g1 z8 i3 |; [1 o* O6 W" A
这古老的形- e3 ~7 T0 e) @5 s" U
从言从寺
# Z! `' z" h( T' c2 [& |因而便有了几分庄严几分神秘
* I! g9 T( M" ~以口相传$ M- [4 l0 Q$ z
人类曾经历漫长无字的历史: H$ [  k1 k+ ^- \  }6 i9 [3 W
神话  r. L: N* Q  w! _
传说
8 U$ m( Q9 @5 ^3 g天文+ H/ a& z+ v; O* S1 l. P9 g; K) f
地理
7 o! R5 Y" [# V& A  }! w8 _无处不现神奇恢弘
. F! d' I5 r4 B: {7 G史诗啊4 K) I& ?  l9 Q4 `- I& ?. M% A' w
这巨人中的巨人4 N% |& h0 a: J. y
产生在人类文明童年期的恐龙
* w' N& \2 ^% o: I  g! D- }4 S- J吉尔伽美什
. c: h; v9 k/ ~1 T摩诃婆罗多
9 e, g( d$ k* b. k7 O罗摩衍那
. O: K# m; u% A1 z2 ]伊里亚特+ F* u/ {# e9 S
奥德赛# D$ {# @" C2 f, ^$ N
和后来居上的
( \/ T) i: u# M$ }2 _格萨尔王传4 J! C6 s" N: b  i% C5 ^' a9 m, n" q
至今仍在说唱艺人间流传9 ]. M% A9 r) z, [( I+ D( g! U
  ' l& M6 @, ^$ s, _
是孔老夫子2 v8 F1 u0 Q: @' p1 Y! \+ O/ e
删繁就简
8 f5 X9 Z; z/ c' {) ~编撰了中华第一部诗典  x" J5 A( N) P$ }8 g' O2 n. V
楚辞- ~$ z/ M( S& [6 w' g6 R: j
乐府
* B6 }- ^8 n) Z: O0 M( p: m唐诗. C4 |8 y- d2 b8 q6 o4 J
宋词# P6 V6 k8 w: l( L0 N3 {8 p9 i. t
元曲; T6 ~  }/ b4 k' d
一脉相承啊3 S, R0 z$ H+ j! \
四言五言七言杂言1 a6 |" }- }  P4 R
方块的汉字  {2 @5 g; F9 L) u7 i
玩味着文字的精灵. p4 q; o1 w$ [1 f
不分行不断句  B- j! C. u. ^1 S
整齐划一
2 W; w5 h( Y" c而韵居于其间+ ^' G0 i/ U( Y9 f) |# D. L' L$ ^- r
如鼓点敲击记忆- a9 Z) x4 R1 K0 p" `& y
关关睢鸠% h: Q8 n0 o" _0 k6 C% q/ G
在河之洲9 G$ J9 X1 T, K( a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
& {3 J. k& K/ F5 T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 a4 Z( X  ]& \0 g7 l* F; O  C: |孔雀东南飞
6 Q/ p" T4 P9 m: N五里一徘徊& ]; R. t# S- ^
风急天高猿啸哀
/ A* d" I1 \) T5 t; D; m渚清沙白鸟飞回9 T+ P: D0 C! Z. m! r2 q; `
人生得意须尽欢
! K) m9 o; N: m& A+ R莫使金樽空对月* I, l# h8 A( n( H( x& k0 [
更能消几番风雨
: A2 F0 N5 ^: b$ Y- G9 D0 `" b( X匆匆春又归去
9 @0 u2 ]6 S1 q: Y0 ?' c+ n我则厮守得一时半刻
8 C! Q. w/ L! g早松了金钏
! h- y7 A# \  ^0 [( E减了香肌; f8 n* l, |' c4 f
  
! w' ?; q8 `7 N7 q; l! f5 ]+ p, {一切的一,更生了。
' U6 q. p8 I9 X+ F一的一切,更生了。
3 e" J3 p+ w  z如今
. D- m3 S0 \' G6 x: e& z* K既无须韵
0 _- X- a1 V( l也不需标点3 Q7 \' s( @' u; R- m3 J. m3 Q
只有分行
  o% s6 A. x; d+ w" c5 O  |/ p分行7 U" p: y, j$ I, c- I
成为这古老行当于当下的标志+ p8 I% B7 \! `' K. z+ D3 n) c

2 N+ }, L' v8 m* G没有成为图画
2 k2 ]9 w, L  Z8 \; M, {  B用色块或线条来涂抹
9 n5 [7 s% [7 `
. X# @- y7 V2 t/ a6 q没有成为音乐
, c1 C1 M' d# d0 S) T7 h只有那高八度低八度的音符
0 c. e  i, z0 w! T, k7 X3 F$ T* ?% u! f诗还是诗啊* |! p  D  I7 o0 R4 |" o
没见过哪一个先锋: b, p" L  g4 v2 h% L. W* N& t
不用文字来书写1 j2 ~4 L2 w( x9 W
  : S# W3 f/ Z# b( E/ U: P
' y! z& \# K9 f2 r' t& B4 J
从言从寺5 r% w3 Y5 v) c4 i1 b  @0 |5 _
从当下的分行9 ^: e1 m/ x8 g; I" J2 E& c
我们生活在一个内容重于形式的时代
- q7 C* ?% L; ~$ [形象大于思想
4 k+ ~) w* C* t! i0 p1 U+ C! U行动敏捷于思考
7 N* \! ^5 M7 {1 A; t: M/ x信息置换为记忆+ @7 y- T, M/ K+ A6 N4 \: t
往上一点/ J2 d" z  g/ X( ]( k- `/ k  L
往下一点+ Q/ }' l" g% \7 e; C, X
你这是钉钉子啊3 f; e9 [% t  s( B3 l

  `7 \/ R* H" Y5 m1 \9 m  
- t- J4 @+ l% G, H1 |, C09/03/14
# X6 r2 L. ^5 A: M' _# i
+ H# `. V8 H, ?5 }/ r( F0 C
# r. E' Z0 X" I
9 M6 e* t% E" k3 W——寄李德贵老师
. J6 C3 i( V  ]8 V; I& y  `( f' \1 ^+ ?$ s
- {0 }0 D& X+ y
诗是文字堆成的山
# q& V4 X) d$ O& |5 l) w; M- Y登上山的你3 ]" C, J; K5 q* K2 b( K
携文字一起山起来/ P; Z' p0 M; ]7 n! |4 J: {
2 A4 u3 {# v1 |9 K9 ]" x0 k0 j8 m
有一个叫懒散的词
& p+ t; z4 W6 c) ^7 s+ q6 |被你捏拿着9 _, n. u5 }) k
它红了不自在的脸4 U2 m+ r. ~. K& H- \
/ C5 C9 E6 S2 [' x- O5 ]
而勤奋被你桑拿时
9 Y* V* Q( k9 F8 O0 ?: ~5 L9 V& `置换成青春6 e+ |  I1 K- }" _6 K
老人的脸填平绉纹
4 U' q) s) U8 _! T
* ]/ m0 {0 c4 |2 v2 l
; m; D8 e5 I5 ^" \: G0 |2010年8月18日
. c# g& V3 L4 Z4 x
/ X8 o7 F2 C" j; g
& N+ R# |# e8 N" K+ R3 g那时的观云2 x3 ]+ W- H& v0 o+ [5 x

: |: R! Z" B! s6 f$ Y/ J. A
9 E- \6 n  i( P: O/ u& V那时的观云不叫观云) o* B  a6 @5 k. ~$ j
也不懂得什么叫忘我) h+ }. k. v# E* }; L
那时的观云喜欢草3 p7 _4 M8 o/ G& b2 e1 S+ W
鲁迅先生所说的野草! j* L4 C9 [) ~1 E: h1 `  S1 F  N

. @, j6 T5 ~1 _  b4 n/ c7 Z. X/ B: L我也是野草- c& ]* q# J- v4 w2 k
但我要和乔木一样高1 T6 k9 h5 A& ?) w! Q/ x
于是在幻想里和时间赛跑) F1 x& N) Q- l
跑着跑着跑没了道6 d& N1 p% @# l/ e! l' b2 o
% k+ E9 @1 t( a/ f; `! f* q. b
跑没了道我还是在跑
, C/ L7 O3 }! `! q直到世界变小了我还是一棵草4 q' x9 w" G$ o; `0 U! q9 n
一棵狗尾巴草2 G+ m; Q7 g' H' a3 y  S) Q' c
长在农田里站在道路边9 B( {* \' R: r$ B  v

4 ^( `8 I; l( M+ |7 d1 o! ^想起了曾经的梦
, a0 a' e/ e) \" z# b7 u9 i观云也就忘我了……一棵狗尾巴草8 ^# B( G2 [2 W' {3 i& a

" F1 t; I) n  |, x% |' ^10年8月30日摘自《今天——2010》
8 [" n' y1 z# n. t4 n3 N- W
. K" @  b; W0 d' L
" X! o! o) K3 f' P. ^  k# f给桂荣
6 @* \( S; J9 a0 q
& s0 Y; e1 {5 X8 ]5 K3 y# D, y7 y4 U- \
这是一抹灵动的书写,* W: M$ G2 r/ ]$ D5 F
有些断裂仿佛是枯墨、焦笔。
- w8 |/ \2 v9 s1 k- _3 c/ ~  s任意的点画勾勒成线条,4 y  O+ X6 L  B! k+ P! a
不是工笔是写意。
& T8 t- M  N, |5 r" s0 p, [: }, F% G! P! ]: ]. J# H1 U( b
读穆桂荣的诗,) M) E: R  ]& c9 k# B+ Z3 a' A
如同读一个花样的女子。9 \# u& [$ N+ q, Q  M
有点任性,有点调皮,
& N1 J' V  W# X; C: b* E+ Y) I# M8 K但书写的不全是她自己。5 X& p3 K" N1 Q0 A/ n1 m8 H' {

6 r0 v4 P" x$ h) q是春天已临幸的大地,
/ W: }& t  v4 d% p花与叶共荣蜂与蝶共舞。
. ]% x( S9 C  H虚拟的开放一次次重头开始,
# }' {* n! f" ]* T; _3 t" J选择最诗美的结局浓烈成诗。
2 C3 T8 T" [! @" w3 a4 M: [* T' x7 T  a2 J& C4 R! g
当盛夏来临,# Q3 A5 M( p, j$ s7 G: f' N+ @
你一样会穿起薄衫。
( E$ ]: n+ r1 l1 A0 G* ?如同此刻的我,: Z/ L: h0 j3 F+ F0 ], `
学习人体彩绘。: ~8 u- u3 p# e" c; f9 i% k$ G; C% C
) E8 x# Y9 T5 {# {" B
每一滴油彩在身体上行走时,. Q0 u5 N. y5 T, I
也会勾勒出另外的心事。
  t$ |% {* a/ S& G" x* Q4 y+ I1 ]诗让人陶醉也让人省醒。
( V& S, b6 p# [9 L2 ?' g其实我也懂你啊!
( f: K& o$ h/ {0 [9 E- @# Q! A5 [2 a" t3 ^& D
桂荣,一个钟情于诗的女子。! J& P+ L. j6 @( |0 d' M
拨弄着那些滚烫的词汇,! [5 K0 E1 r4 F# G2 Q
抚摸身心劫后的余温。
! b3 n: c5 b6 S5 [9 w0 ?8 _让诗成为你最后的陪嫁:3 ]1 r, f  d* W1 S: Z9 d7 I
& A8 a3 U, f  w& m
“诗神娶我吧,! o" Q+ J! _* V) g/ i) M) r( b$ ]
纵然我半老徐娘。”- c0 l# k5 a$ i# I+ y! T
  A1 F# @6 G$ @
10年7月18日
' d# @8 g( e2 ?' ^1 J
8 G" g+ o7 P/ X& U9 T5 [9 h1 I* z9 |
) x/ W* o* R" u% T6 U2 w& u% c0 w致阿麦——因为读〈十月的沉思等〉) H: L) x/ `* X
1 B& a" V. |; E3 _

1 S3 V# X  a  z( X9 L8 s* t" w我应约而来
4 k' m( i3 h% s; i) ]1 M重新读你的帖子4 T: U) r0 H2 m8 X" V+ y
这些散点+ T* m* N4 C6 ~
而有激情的句子
  B: C. \( B2 G. x* ~) r这些无韵的诗: N& V) v; e9 a8 Z% F) w- w) f

, \! P, F. X- F% W! [8 B5 O0 d1 k$ p跳跃着# T8 i8 I4 k: F( |4 n+ Y' m
鲜活的语言0 S1 C' N. @% p( A. D9 ]' y
像音乐' `0 J6 Z# U* {' O3 H  k, z6 b% p
不需要思想  i* j9 U9 M6 f% E; \) r5 G/ X
只要听或者看4 h$ A/ j2 ^- _
就可以在全身游荡
- D' V5 C3 F& I) G8 M- a
9 U6 ]* Y( Y# l& g+ j0 g2 e) v沉睡的我假如是一个诗的既定的读者
: a1 A' h( I: J& M已被你激活
& X- X6 @0 Q. y' Q+ e' b/ j9 U但我还是期待更多# Z# z0 N& d8 e2 |. _" B
更多的你
2 M3 v* x; q# X- b, C如何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L9 y5 W* G3 F: p2 ?6 r5 Y
而不是神马
# Z2 ]7 @2 N% _" S7 G
' D- w- r2 F# f) |& n; T* }11年10月20日7 S/ O) `; n5 A3 B! g* O7 F

# L2 v  F3 B+ L7 s. D" |# F2 F  `
* ~; L) ]  P0 I- s: p! V+ D信手拈来中国风
2 ?+ J! n! ]- `: _# Y7 D3 S——祝《中国风》籍归中成诗界
+ G+ e6 n  A% ?5 Y7 h* g( W- o
  h# v9 _- g  t% j0 {- G( j. D% d+ i" M" m
信手拈来中国风5 J8 I( v# z9 I0 M9 f
横今贯古许不同
/ C; s( h, \! D2 d千差万别言志里: G$ H3 @1 W* M5 B
殊途同归在诗中
6 G# L& s+ Q$ Y" t* e) W1 n  k8 D) v9 @$ O+ I& T: x. Y- W
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于江苏油田
4 t& Y& l4 v$ x) b  X: ?+ K2 ~6 E5 G# D/ f; `$ x# ?
& Q# g4 Z) y& U$ q" q' ?- Y
给天荒一隅(书信体)5 c: X$ O0 z; e- x  _

. @! `. N5 g9 j5 F" i5 y
# x3 l; W3 w# q' S
4 }' e. q! Z) j! ?1 k$ e7 F- T你的足够感动
6 \* t$ {( b$ a2 f, G" A3 g6 x让我更加感动
7 b1 _8 A+ j7 {) O: w/ F% q在网络的虚拟里
! M& ]- b& p6 y! k2 C6 f  ]7 B0 j时间和空间交错
' f$ {% O- `2 d友情不能成为肌体的碰撞
2 T' r8 C0 W4 D不能喝酒唱歌击筑品茗9 w8 ^3 ]  l% N# e- T
那些发布在网上的文字不能用手去翻阅
1 p3 W& a, l! `3 e' }0 b: O' v却饱餐了我们的视野
' ]0 J4 X3 k! c+ g6 D用键盘输入的也一定带着恒定的体温
6 C0 w! g6 ?# c5 }$ B如同白纸黑字. J8 m; f0 o. e4 y( j$ m
在记忆里抹杀不去
1 g: b! J- I3 M& X我们将自己书写在网页上# s' p/ y* i! Z! g
也是写在人生的中途1 }2 I. k% g2 U: v9 D. p9 C6 q
鼠标可以点开的诗行
1 G7 ^# Y. p2 w- E$ R4 R一样沉重或轻灵地携着生活的质量
7 K7 G: I. `- B9 I8 P* d
1 a, [4 p' g0 x' J9 d: P6 y: ]2011年11月27日( g, M& b8 t7 H1 ~1 g5 [) d
# r0 t0 t8 V3 m+ P' K/ ]5 |

0 p4 d5 b) C8 `/ e& D" U写给诗: I: F. W% t! R1 F( ]

( c) K$ e1 r6 E8 e& b* e' h# T2 V  \% x" g" Q
你可以一时地拿走我的面包9 c: X3 u. D+ d) f/ W7 {
但不能拿走空气、水和阳光- W; L6 K' Z% [9 [2 s& {
这些单纯的物质是上天赋予给每一个人的
1 s6 v/ s, r3 L, f5 `6 u  X5 _! t0 h) d, W
如同你可以限制我的自由. E" \& C' P9 S7 \
但不能禁止我思想或者你可以将它们禁锢起来; G6 t" p: s+ C! D) r, w1 d. O0 h
关在一个小屋子里
- |! W2 d, {$ A8 m2 D+ H! K9 {% G6 s* b; f7 z8 i+ S! Q5 g, J
但你关不住我的诗句
: o# C6 c4 ^! i0 ?- q; u( U这些分行如同水一样流动
% N: r# o2 N; N, Q空气一样行走阳光一样照耀1 e. J/ W, s& M$ d$ W$ ^4 F

" N# S1 I' \/ a3 v11年11月30日3 u. c0 ]+ |1 L

8 C" ]" P7 W; Z$ c
* D+ ?) k3 i! k; ?7 y( V锁和匙5 ~% Y/ X% F4 o- w, I" d

, a8 k5 d6 F1 Y$ B( @5 R/ U( p. o  r% J2 M2 m. D

& N* u: O5 A: K一把钥匙
4 Y" {% U8 `9 _3 }9 [只开一把锁
# u1 {2 d1 n  p) C一把锁
; D" L8 A9 j- z) _) F9 N! l5 q可以配无数把钥匙
' e: r+ C' W$ ^# J' e5 m" ^  ]
# i9 H5 a- ]* m# j# {  U无数把钥匙( ?- _/ p( O% O9 N! X! m
插向同一把锁8 X. a2 h9 i+ C! ?" y
锁就一一拒绝了0 Y! B5 R+ o( I8 p; B

$ M- _+ @' q; R- Q( O8 _所以,一把锁
5 Z! T  p" e, P8 r( O$ N# R始终只和一把钥匙5 q9 E( u* Z3 A) g
发生关系
7 R4 {/ U7 L7 x8 A; K在它打开的一瞬间
5 {- ?  }8 u) |0 T* C或今后
' K9 z3 D( @" E2 D& b它始终只有一个匙孔0 q4 L, P4 p: I7 W/ @( q  n

* D6 }7 _- Y+ c9 t& ?+ X2 [+ x" Q5 D4 m( e6 S7 q1 c6 i3 r" E
: B# p3 B8 h+ f( l- C
无数把钥匙
# L" D# S2 ^$ F朝着同一个方向
% s+ f# i, J' o- y代表无数个人
( ~; h) P' E+ r; j: E8 I朝着同一个方向
, h, z1 `- Q! D6 I; j: }" B  m" A, s, E, s, Y' u1 i
他们打开的是各自的锁
0 L7 t2 k# o: s) j( Y6 I6 d在不同的地理位置6 }/ k, V" m" L. Y
锁与匙的关系何等暧昧) Z) J5 \5 ?2 A7 \5 U

5 W' j3 U( `$ T. j
, y. \2 _6 d, v3 x
5 f5 \8 k1 i. F* A不只是挂锁3 U8 v* _5 f7 U
还有固定在门上的锁2 h* p- t1 b" n# k" T) D- D8 v; B: T/ [* t
它们的形状不同3 n/ \' |9 S) z  ]. S2 c, r6 T
但意向是一致的
& W2 q" F  S: M& A
% i  ]- \9 q# g4 e$ @在它们打开时
( k3 ?( D) q/ ]* J/ M等待锁上
- ?* T9 p( D  W* Z5 @; y在它们锁上后$ n3 {1 }# s8 g8 ]3 _) H
期待打开1 @* |- x2 G! |( F
4 E* b1 @8 i4 `. R" k# e3 ~
9 s; z, @: V/ I! Y. \

& k0 W+ y: e0 W  v- [同一把钥匙
, f2 \& ~, M0 y6 S# [" \$ m' N无数次地打开同一把锁
% L: q2 R5 d! e' r4 s$ e它们是习惯性的
, ~, }  X3 r5 c& f; x+ u) Y8 {$ e8 J
这就是一个人
. M6 u+ [0 C: C' v. A/ N总是
* Q6 X3 g% V3 X3 T3 A2 V9 o习惯性地走向同一个房间  d" O2 @, E3 S! u
面对同一扇门
" s3 ^9 O  I: ^1 q" }' b) @; \5 N3 y& p, r0 {  Y

% ]  S8 J) C. p8 T" u5 h" e& F* R2 J! Q$ I" x( \1 C
把锁固定在门上
& r" _' V  G" [而带走钥匙的那个人
5 d/ s1 G* u. F4 a* A+ j* y+ y7 D他一定会回来
' G# U2 U" [4 G5 o7 |0 J除非
- ^5 l1 x5 r8 V. G8 Z他把钥匙扔. C4 ?5 H! _2 Q+ U* @' P
而不是丢失8 {& i! H- R( Y/ l
& s7 j- G. e, o6 H) j

% Q4 T: A' p/ R; w0 L0 U) L2 ]
0 B: W6 p6 _% z; V3 ?9 r) g在开锁的一瞬间; U3 x% L" j# C7 r/ ]
钥匙是抒情的
1 y% v7 \0 F: Z) |. ^+ \在放在口袋里或挂在腰上时7 r- }5 S. P% P: D9 L
钥匙还是抒情的; _5 z: n# Y6 L  n7 j3 T
& V7 |4 Y% b  B  J1 `4 B4 z7 N
只要有摇晃它就会有声音
) n8 C. I5 ]8 v' P只要发出声音
1 L) P# i# L! n  V/ d它一定在摇晃
/ P0 N% A+ l+ [2 U5 E
4 M0 S  {" r& ?# ?: c4 Y
# V& ~: C, L8 ?' _/ q2 S- [+ b: V/ C4 ~
都说锁的面孔始终是冷的
& ?8 ]* V8 J) a& ?, y1 C0 v“铁将军把门”2 F" x+ E# }7 E6 L
锁生就一张张飞脸
0 Z9 d9 G6 t. K: p2 B- _) P为什么不能将锁笑容起来
9 W1 @$ U$ m0 N) n0 H. m开发商和科学家们的创意呢% H# C2 O# T9 `

% U( e8 K0 J+ s4 f" r/ E$ a4 I+ ^) i- _7 I, y( z
% [1 G8 m1 s7 K% W! Q& B& Q
我听到开锁时的笑声: T1 t) u: u. K7 }1 L7 g4 d
和语音“先生,欢迎回来!1 q0 }. `7 C3 h3 b  G: W. T! N
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5 X1 n( E# }! ?' I. K无论锁上还是打开,2 v/ I, X1 E5 {
家的秘密只对你一个人开放!”* J$ e8 Q& b& k. I* i
, S7 n% `* o6 [

+ l: P# D' [' a7 @
' {7 Q8 N* @6 R5 L% t2 a3 b5 L如果只有一把锁
) H: o; L( s' X$ v7 ]2 r0 j% u7 t我只用一把钥匙
# E' @1 c  ]3 f' K6 f& d而把多余的扔掉
! k" X! r1 n1 p
: a9 t9 r7 h+ h! k如果只有一间房子( r  a8 @0 }$ o9 r: }7 t1 r& X
我将只上一把锁" ]9 C' b$ ^$ o- M8 a" ~& x

" U" Z5 k" w) N: p- c$ i5 W( I: f1 q如果房子多了
/ ]- D# M; k5 w+ J4 N锁也多了,钥匙
( z. @" U. z+ W+ f9 `也多了
3 k1 |7 i# k. @* J放在哪儿才不是个累赘: Y: O6 D- h! j' Q9 K) S3 i5 n: q
4 U+ H1 e3 ^- W! t9 ]# q

! @1 `) g3 ]1 J
& O' \3 y/ T/ |/ x你不是一把锁的象征6 E- S. n& E6 `5 C
我也不是一把钥匙
6 y7 P2 r. {& j" B我们总在试图打开对方
. d, X( B$ ?/ Z  V$ x
1 ?1 c3 L# i- m& S: Y在身体的某个部位& H' u& @/ T  c8 J  P5 J
在没有锁孔的地方
3 G* t' d; ~$ E! j& `0 z是我们最想打开的+ Q4 Z0 S2 G) y: e& U9 x. h0 m
* ]7 z8 b4 z% {+ }7 d8 Q
十一
% t$ \$ x: t" `! _6 R- {: M$ Z
面对众多的锁3 I( x+ Z) J: V
我为什么不是一把万能钥匙呢
. k2 W8 h0 F' D2 J& |5 P
% n+ J8 h; G( y( d, a如果我是一把万能钥匙8 O. c/ W) {8 r" L( F
我将会是羞愧的
- ~, m, h& @$ s5 u8 D' ~, v: |- i/ C6 W6 `: {
小偷或者大盗
! {& h5 s3 U7 L4 @2 G哪一个更万能呢
" q7 r# e5 \& r) c0 |- _市民和总统哪一个更万能呢8 @' p: ^8 L% i( A2 O& P2 ~# h  ~
/ _( w- p; t& B# k: @
他们都会说“只有上帝是万能的”
& L9 m2 ^9 ~# W2 Y3 V0 ]其实他们都希望自己是上帝3 d9 P, s8 i& U
3 b: `* c9 M: q4 n
十二
; U) S: |/ I9 O) b3 E( G5 D5 S- q4 O% G. v
我只有一把钥匙2 H' `, K+ m2 y7 o0 a0 o
我只开一把锁
$ P- w' }* s0 O& P/ E) w+ C  e" h  `走向同一间屋子; F  c" Q4 K6 H- u* `' W
面对同一扇门
9 Q) y2 U! g9 y* V6 H5 C& K我的信念是唯一的$ c% O; s5 L: e% I! u! l$ Y

7 ]3 X" i% B! I1 U  ]% J& A3 l* U$ m# ~2 |: `
12年5月7日凌晨草稿,9日午夜拟定
% D) J; ]) A: F8 ]& K# G
0 o- U; u9 s% h4 m+ _6 ]2 U" a0 ~' C8 \0 Q2 A  B, P5 z/ }

; i; V# W4 ^6 u+ |/ ^, V/ }; f
 楼主| 发表于 2012-6-24 15: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诗界群英会”专辑的应征稿是中成诗友,对《中成诗界》的积极响应,也是一次中成诗的盛会。
3 p4 c$ A8 X$ O/ {% Z) O8 P) o* v- i& {  M! G- B; u
发表于 2012-6-24 23: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一遍——很感动!!{:soso_e181:}

点评

谢谢兄台厚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5 17:14
发表于 2012-6-24 23: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文为伍然后终老此生
3 Q, N" e+ \4 j+ n! \5 ]7 R+ S: e' K8 n7 F" H, y- L5 q' M& c
诗神娶我吧,
5 Z5 N, y( \2 Q9 F& y纵然我半老徐娘" m+ M8 Y% a0 {$ Z/ A
% G* H; D" ?0 \4 W/ C6 G7 J
$ _9 Q0 {1 B5 Q4 {: }
都说诗是属于年轻人的,其实,写诗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对我说的一句话。以前吧,理解不深,而今对写诗是一种生活方式有了真切感受,写诗爱诗是不分老幼的,唯心中有诗,并愿意写出来与同好交流,便是一种很雅致的生活方式了。

点评

乙峰兄好! 其实年青时的诗性表达,也正是诗生活的突出表现。在现实社会中那些固有的另类因素也常常由青年诗人在诗中表现出来,只因其集中鲜明因此显得更为凸现。 而中老年之后,当人生再别无所求之时,诗(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5 17:34
发表于 2012-6-25 08: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 P* D$ c$ z( t+ C) D. t

点评

弟,或许也只能感动一下大哥哥、大姐姐们! 是你们的辛勤感动着我,使我不得不努力着向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5 17:36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7: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夏午,我躺在大城市上 文/ 山城子 别疑惑这个句子 语言艺术就应当这样说 因为,凉席铺在地板 地板铺在房间 房间在N层大楼 大楼伫立在大上海 大上海是大城市 抵事晴空一样明白 是要空出来想象 想象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5 17:25
发表于 2012-6-25 17: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2-6-25 17:14
  [4 ~- j0 [/ k谢谢兄台厚爱!!
0 {, t2 |# j/ L
夏午,我躺在大城市上) N9 e4 }! x6 q2 `8 O' d! N
文/ 山城子. U, ~9 ]+ H! T6 @6 k
# N% a6 J" X0 R" u% O
别疑惑这个句子
/ v7 l. t" P9 }% L  b: N7 V0 X( D# C语言艺术就应当这样说
& e* s: h/ ]* F1 `% A, V' M! R+ G$ b) ?5 B' ]* t& r' M
因为,凉席铺在地板
) U0 R4 _" q3 j2 e地板铺在房间
! m6 D6 J+ [8 }3 a房间在N层大楼3 F( v4 V2 F3 L* ^  H; R0 Q
大楼伫立在大上海1 x9 G& E/ Q9 u) j" L
大上海是大城市! o( z4 t& T/ }, i, ^: B
抵事晴空一样明白
  f1 T: ~& b# N/ Y0 W' n1 H4 m/ Y7 y4 _/ _8 _
是要空出来想象9 I8 U/ ^3 ~9 r5 M
想象脚手架上的安全帽哥哥* d; {6 V/ w$ x( d/ ?" o  B- j
或吊臂上休息一会儿的女儿身2 X  D2 I) W) ~3 R, X
有风吹过,长发飘飘…
2 j# T) T7 b8 z6 e! L% n只是不想让你知道
. j4 q, Y4 x1 k1 f" S% N1 h
! f( a0 B0 R! Q, Y( E' r躺的老头儿是闲翻新出的/ ~* C- N% S& |7 A: w
那卷《新诗》
4 g$ L' p( C0 z( F, B3 p: H$ C6 e& R( s
2012-6-25于沪
3 m4 g% {: P+ Z

点评

系诗歌流派的“新诗”吧? 它的覆盖面很广……但主持人的意识形态好像浓了点。 从某点上“无作为的诗”才是真诗。现实主义对诗来说,更主要的是还原现实的真相;而批判现实主义的作为并不是对现实的批判,其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6 07:22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7: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覃乙峰 发表于 2012-6-24 23:49 $ v" S; |$ p' T3 T4 \7 w# k
与诗文为伍然后终老此生6 @8 J# [0 `/ D: b5 n
6 M' i2 i* P4 {
诗神娶我吧,

. V: D' B0 I, v2 `6 Z乙峰兄好!
0 K5 V& S8 k1 i3 S% M# z" x( F4 g4 c0 T& I, g
其实年青时的诗性表达,也正是诗生活的突出表现。在现实社会中那些固有的另类因素也常常由青年诗人在诗中表现出来,只因其集中鲜明因此显得更为凸现。
8 r/ v5 S# ]# s7 H) x! n7 I  g0 B  E7 a4 H
而中老年之后,当人生再别无所求之时,诗(阅读、写作、交流)就可能成为一个诗作者的主要生活内容。并且精神与实体同一。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7: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12-6-25 08:24
# A- \, r6 ?8 F8 p6 y+ [" Y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 k. V! _+ `% g" r  F
弟,或许也只能感动一下大哥哥、大姐姐们!
, U& f) e2 r# X0 s8 p: H: F) r! S3 ~2 T3 U
是你们的辛勤感动着我,使我不得不努力着向前
发表于 2012-6-26 07: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2-6-25 17:25
9 l$ B# a1 `7 i. y夏午,我躺在大城市上
3 R' C% f2 p4 M文/ 山城子
6 n0 }3 u% c, U. b( u; D- Q
系诗歌流派的“新诗”吧?6 q9 w0 ]! v2 n
% K$ D' q4 z0 j9 b/ s2 _$ Z
它的覆盖面很广……但主持人的意识形态好像浓了点。& J3 [8 X* ?% h( \

' X4 o% T/ _7 G+ X+ _7 u+ X从某点上“无作为的诗”才是真诗。现实主义对诗来说,更主要的是还原现实的真相;而批判现实主义的作为并不是对现实的批判,其所展示的只是个人与现实的照应,所抒发的是现实下的个人情怀,并不代表特定群体的意见,不能也不应当代表,其批判性和颂没有本质的区别——它都是从个人发出的声音;超现实主义就在于有意识地模糊批判性与颂的界限,隐匿声音背景中的那个人,甚至重置场景,将读者引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边界,从而在不确定性中揣摩诗的本意——其实原本意就是诗人的不置可否;而未来主义除了展示所谓的”未来情绪“外(科幻除外)基本上是上述三点的分别延续或离超现实主义更近一些,诚然其个人的愤懑情绪也更强烈一些。我们现在所说的现代诗,大体上主要还是这三类。至于浪漫主义或古典主义主要的还是场景的交换和诗表达的不同技法。因此,尽可能地消化意识形态对诗生活的干扰不仅是作者的职责,更是编者的责任。在经济一体化之后的当今世界,尤其在东西方(主要取决于西方)意识形态仍然在作怪。一个本来只代表个人的声音,总是被一些团体有意识的挪着它用,从而形成对原主体的对抗,结果被牺牲的不是别的而是作者本人——不仅是作者的前程更有他的才华。
发表于 2012-6-26 12: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的是普冬主编的《新诗》第二卷,刊登了我评晴宝儿的文章。不是流派的。, c8 L5 Z; ]: c, R0 U
我主要想说,如何保证语言的诗i性。——不涉及任何流派任何主义,也不涉及政治。

点评

是的。每个诗人对人生的关注其侧重点是不一样的,这和每个人的生活内容不相等同是一致的,这就要求我们对待诗和对待诗人应当是一致的,我们不能一方面对个人的生活不加以干涉(这是对的)而又对诗人的写作内容提出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6 15:20
发表于 2012-6-26 15: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2-6-26 12:30
0 f* V, v2 }' m% ~  d我读的是普冬主编的《新诗》第二卷,刊登了我评晴宝儿的文章。不是流派的。: w, ^8 Z: |( u- W" ~
我主要想说,如何保证语言的诗 ...

9 }* s& l8 _' c# w是的。每个诗人对人生的关注其侧重点是不一样的,这和每个人的生活内容不相等同是一致的,这就要求我们对待诗和对待诗人应当是一致的,我们不能一方面对个人的生活不加以干涉(这是对的)而又对诗人的写作内容提出苛求。
! ]6 }5 r& ?" U, ?诗是生活的反映,这反映首先来自于创作者本人,没有这一个体的人,就没有来自个体反映的诗。所以对来自个体的声音,一般地不要归类(区域或艺术的分类除外)更不应当贴上意识形态的标签。但我们也不能排除受意识形态的影响,部分作者自觉或不自觉地所表达出来的群体意识,这种种群体意识站在一个宽广的视野里是当任其传播的。这就是创作的自由。但正如社会生活有底线一样(法律),带着意识形态的诗章必然地在某些地方受到欢迎,而在另一些地方受到排斥。这也是执政者的权利。(你既然认可了它——法律和政府,你就得接受它。)一般的说来(思想)在不特别激烈的情况下,个体与社会是形不成冲突的,无论这人是谁?但如果一旦被某方利用或自愿做先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另一回事就和诗脱离了关系而只是假借诗歌之名。这就是我们常常所说的非诗。
* k2 x) S+ f8 z% U# }, Z# j政治可不可以成诗呢?如果一个诗人艺术(或诗意)地处理了政治内容,并尽可能将其消解于诗的成因之中,而不是强加于诗,则我们认为是可以成诗的。但这一类诗不是意识形态领域内的人是很难诗性地完成的。这样一个纯粹的诗人就走上了政治或社会活动的人生之旅,这对诗人来说及可能就是误入歧途。而他的诗由此也就成为不纯粹的诗了……。
. C7 D% B. `1 I  x. H; L1 T7 K一个人的侧重和倾向性是两回事;意识和所构成的意识形态也是两回事。

点评

谢谢观云的宏论——心里有正确的确定方向,不受任何人干扰而独立行走,是不会被人利用,也不会误入歧途的。——我喜欢我行我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6 17:01
发表于 2012-6-26 17: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2-6-26 15:20
- Z- x7 z/ q5 H. O0 n6 ?2 T7 h是的。每个诗人对人生的关注其侧重点是不一样的,这和每个人的生活内容不相等同是一致的,这就要求我们对 ...
/ d0 V( D/ }  m. ~( {
谢谢观云的宏论——心里有正确的确定方向,不受任何人干扰而独立行走,是不会被人利用,也不会误入歧途的。——我喜欢我行我素!!

点评

我也是喜欢我行我素的。 甚至十分推崇自由。但我是平民百姓,所以我的自由和民主无关而只是老百姓式的平安即福和生活的不受别人干扰。 我前面所作的回帖是一个宽泛的议论,不指向具体的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6 18:25
发表于 2012-6-26 18: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2-6-26 17:01 . G" \0 r7 ^! `# q7 i9 b" p
谢谢观云的宏论——心里有正确的确定方向,不受任何人干扰而独立行走,是不会被人利用,也不会误入歧途的 ...

9 \' |. y/ m/ ^5 V我也是喜欢我行我素的。
+ B2 B  D5 V) o; l: k( q" ?) F9 w, W: s- Y' j, i5 \# T; _6 [- ~, L
甚至十分推崇自由。但我是平民百姓,所以我的自由和民主无关而只是老百姓式的平安即福和生活的不受别人干扰。2 b( U( p' Z- w% T
4 m8 |3 F8 w# ^; n: a# [: d
我前面所作的回帖是一个宽泛的议论,不指向具体的谁。
& D/ X  w4 }) j$ ~望共同探讨。
- m7 r' w+ Z& v" 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